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31 頁


我們要給他們戴上手銬,拉到街上,投進囚車。你知道,把這透露給傳播媒介,途徑實在太多了。我們還要大造輿論,說這兩個傢伙與阿歷西亞一道拿錢僱你到巴西抓帕特裡克。想想看,斯特凡諾,你所有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31 / 108)

我們要給他們戴上手銬,拉到街上,投進囚車。你知道,把這透露給傳播媒介,途徑實在太多了。我們還要大造輿論,說這兩個傢伙與阿歷西亞一道拿錢僱你到巴西抓帕特裡克。想想看,斯特凡諾,你所有的客戶都將被捕,都將進監獄。」


斯特凡諾感到納悶,聯邦調查局是怎麼知道這些出錢搜捕帕特裡克的幕後人物的。但後來他想,這也並不太難。只要把丟錢數字大的人找出來就行了。
「這樣一來,你的生意就做不成了。」傑恩斯裝出同情的樣子。
「你要我幹什麼?」
「我們的要求很簡單。你把一切都告訴我們。你們怎樣找到他的,他招供了什麼,等等,一切都告訴我們。我們有很多問題要你回答。時尚書屋
然後我們不對你提出起訴,不逮捕你的客戶。」
「這只能說是威脅。」
「完全正確。我們寫過這方面的書。你的問題是,我們可以羞辱你的客戶,使你無法營業。」
「還有嗎?」
「有。要是我們有點運氣,你也得去蹲監獄。」
看來做這個交易的理由很多,尤其是能安撫斯特凡諾太太那顆煩躁的心。近來她覺得很丟人,因為人人都知道她家24小時有聯邦調查局特工監視。她的電話也被竊聽,這點她很清楚,因為她丈夫每次打電話都躲在後院玫瑰叢附近。她感到精神快要崩潰了。時尚書屋
他們是體面的人,她不停地對丈夫嘮叨。
靠着裝出知道一些他其實並不知道的東西,斯特凡諾已經準確地把聯邦調查局定在他所需要的位置上。他可以使自己免受指控。他可以保護客戶不受侵害。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利用聯邦調查局的眾多特工來追尋那筆巨款的下落。時尚書屋

「我得和我的律師商量一下。」
「最遲明天下午5點鐘前你要給我答覆。」
在美國有線新聞電視網深夜播放的新聞節目中,帕特裡克看見了自己傷口的可怕模樣。只見他的朋友桑迪朝周圍揮動着那兩張放大了的照片,如同一個衛冕拳王在向世界展示剛贏得的金腰帶。這些鏡頭出現時,當天一小時的新聞提要差不多播放了一半。聯邦調查局目前沒有作出任何反應,一位記者站在華盛頓胡佛大廈前面說。時尚書屋
這則新聞播放時,盧斯剛好在房內。他不覺一愣,一面凝神傾聽,一面將目光移向帕特裡克。此時他正滿臉笑容地坐在床上。盧斯很快把幾件事聯繫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拍的照片?」他用帶有濃重口音的英語問。
「是的。」帕特裡克說著,忍不住要發笑。
「我拍的照片。」他自豪地重複了一句。
帕特裡克的經歷已被大多數西方報刊編成消遣讀物。他們繪聲繪色地述說他如何裝死,如何窺看葬禮,又如何從法律事務所竊取9000萬美元逃竄,並在巴西隱匿了四年後被抓獲。在艾克斯,伊娃坐在自己常去的路邊咖啡館的遮陽傘下,一面啜着咖啡,一面閲讀最新出版的一份美國報紙。該報登有這樣的一篇文章。時尚書屋
天下着細雨,持續的霧氣濕透了她旁邊的餐桌和椅子。
儘管這篇文章登在頭版不顯眼的位置,並且沒有照片,但詳細介紹了他的三度燒傷情況。伊娃的心都碎了。她連忙戴上太陽鏡,遮住奪眶而出的淚水。
帕特裡克即將回國。他將帶著遍體鱗傷,如同動物一樣被捆綁着,踏上他預料終究逃脫不了的行程。她也要去美國。她將獃在隱蔽的地方,悄悄地為他分優,為兩人的安全祈禱。時尚書屋
14
為這次回國,帕特裡克選擇了一套外科醫生用的淺綠色工作服。該工作服非常寬鬆,不至于使傷口的疼痛加劇。儘管飛機是直達,但在路上也要熬過兩個多小時,他需要儘可能地穿得舒適些。醫生給他一小瓶止痛藥,以備急用;此外還給了他一個裝有醫療檔案的卷宗。時尚書屋
帕特裡克向醫生表示感謝。他同盧斯握手告別,還向一個護士道別。
特工邁爾斯和四個全副武裝的憲兵在門外等候。「帕特裡克,我們做個交易。」邁爾斯說,「我不給你戴手銬腳鐐,你也儘量守規矩。不過,飛機一着陸,我就沒有選擇餘地了。」

「謝謝。」帕特裡克說著,開始小心翼翼地朝過道走去。他的兩條腿自上至下發痛,雙膝也因久未使用而顯得無力。他一面昂首挺胸向前移步,一面客氣地朝護士點頭。時尚書屋
幾個人乘電梯到了底層停車場,那兒停着一輛藍色囚車,還有另外兩個憲兵。他們荷槍而立,冷冰冰地注視着兩輛停在附近的汽車。在他們的攙扶下,帕特裡克上了囚車,坐在凳子上。一個憲兵遞給他一副飛行員用的廉價太陽鏡。時尚書屋
「飛機上需要它,」他說,「空中光線特彆強。」
囚車沒有離開基地。它以不到30英里的時速沿著發燙的瀝青路緩緩行駛,穿過一個個守衛不嚴的檢查站。車內寂然無聲。透過厚實的帷簾和有色的車窗,帕特裡克看見一排排營房、辦公樓和飛機庫。時尚書屋
四天前,他就是在這裡下飛機的,他想。由於剛來時麻醉藥還在起作用,他記得不是很清楚。儀表盤下面的空調器瑟瑟作響,車內顯得很涼爽。他緊緊抓着那個裝有醫療檔案的卷宗,這是他目前僅有的物件。時尚書屋
他想起蓬塔波朗,想起那裡的家。現在他們是否會惦記他?他的房子現在情況怎樣?女傭是否還會去打掃?大概她已經不去了。還有那輛汽車,他非常喜歡的紅色甲殼蟲牌汽車,不知現在情況怎樣。他在鎮上只認識幾個人,這幾個人會不會議論他?大概他們什麼也不會說。時尚書屋
不過現在這一切已經不重要。無論蓬塔波朗鎮的人怎樣對他說三道四,比洛克西的鄉親還是會惦念他的。浪子回家了。全世界最有名的比洛克西人回家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