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32 頁


他們會拿什麼來迎接他?大概拿腳鐐和傳票吧。何不在海濱90號公路列隊歡迎這位比洛克西的成功者?是他使他們出名,使他們的城市出名。在他們當中,有多少人擁有竊取9000萬美元的智慧?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32 / 108)

他們會拿什麼來迎接他?大概拿腳鐐和傳票吧。何不在海濱90號公路列隊歡迎這位比洛克西的成功者?是他使他們出名,使他們的城市出名。在他們當中,有多少人擁有竊取9000萬美元的智慧?

對於自己這些荒唐的想法,帕特裡克覺得好笑。
他們會將他關在哪所監獄?過去他當律師時,曾多次去過當地的各個監獄——比洛克西市和哈里森縣的各個監獄。他甚至還去過聯邦政府設在比洛克西基斯勒空軍基地的單人牢房。看來他不會有住這種牢房的運氣。
他是獨自住一間牢房,還是與一般的竊賊、瘋子共住一間牢房?驀地,他想到一件事。他打開那個裝有醫療檔案的卷宗,迅速瀏覽了醫生簽署的出院意見。只見這一欄醒目地印着一行黑體字:
「該病人至少應該繼續住院治療一星期。」
感謝上帝!先前他為什麼沒有想到看一下出院意見?麻醉藥的作用。由於過去一星期裡他被注射了超常劑量麻醉藥,他思維繫統出現了紊亂。記憶的錯漏和判斷的失誤皆緣于麻醉藥之故。
他極需將這份出院意見覆印給桑迪,以便下飛機後,能有一張舒適的單人床歇息。最好能有一間單人病房,一切讓護士料理。這才是他所需要的監禁。至于門外站上一些警察,那不礙事。時尚書屋
只要能將他安頓在一張可調節的床鋪上,接受遠距離監控,並與一般的罪犯分隔開,就達到目的了。
「我需要打個電話。」他直接朝司機的方向說,但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在一個大型飛機庫前,囚車停了下來。這兒停着一架噴氣式運輸機。帕特裡克和邁爾斯去了機庫內的小辦公室,爭論憲法是否賦予一個被指控者這樣的權利,即他不但可以給他律師打電話,而且還能給他傳真檔案。而憲兵在機庫外陽光下等候。時尚書屋
帕特裡克威脅說要對邁爾斯提出最嚴厲的法律訴訟。邁爾斯讓步了。那份醫療檔案被傳真給新奧爾良桑迪·麥克德莫特辦公室。

接下來帕特裡克在廁所裡獃了很長時問。然後他會同押送者,慢慢登上這架空軍運輸機。
11時40分,該運輸機降落在基斯勒空軍基地。使帕特裡克既感到吃驚又有點失望的是,並沒有出現那種慶典似的場面。沒有蜂擁而至的記者和攝像機,也沒有眾多老朋友衝上前向他提供他所需要的支持。
該機場已經接到上級命令,實行臨時性封閉。記者一律不得入內。僅在1.5英里之外的正門附近,一大群記者擠成一堆,並攝下飛機越空而降的鏡頭。他們也感到非常失望。時尚書屋
說實話,帕特裡克很想讓記者看見他是如何穿著自己精心挑選的外科醫生用的工作服,蹣跚地走下飛機,並拖曳着手銬腳鐐向前移步。這個亮相極其重要,因為那些將來的陪審員們會通過電視看到這一情景。
如他所料,《沿海日報》在頭版頭條登載了帕特裡克對聯邦調查局的訴訟,並配有大幅彩色照片。只要是還有一點同情心的人,都會對帕特裡克的遭遇表示同情,至少在目前是這樣。他的對立面——政府、檢察官和調查人員——因這一擊而鋭氣大減。按理說,這是執法部門值得慶賀的一個日子;一個大盜,而且是律師出身的大盜,已經緝拿歸案。時尚書屋
然而,聯邦調查局比洛克西分局卻大門緊閉,電話機被拔去插頭,唯有卡特在悄悄地活動。他的職責是,帕特裡克一下飛機,立即與他會面。
同卡特一起等待的還有哈里森縣治安官斯威尼、空軍基地的兩位軍官和桑迪。
「你好,帕特裡克,歡迎你回來。」治安官說。
帕特裡克伸出戴着手銬的手,想同他握手。「你好,雷蒙德。」帕特裡克笑着回答。兩人是老相識。時尚書屋
由於辦案的緣故,當地律師和當地警察、司法部門的人都很熟。早在九年前,帕特裡克剛來比洛克西時,雷蒙德·斯威尼就是哈里森縣的治安官。
卡特上前作了自我介紹。帕特裡克一聽到「聯邦調查局」幾個字,便轉過臉,朝桑迪點了點頭。附近停着一輛囚車,這輛囚車看上去同波多黎各那輛送他上飛機的囚車一模一樣。他們依次上車,帕特裡克和自己的律師坐在最後。時尚書屋
「我們去哪裡?」帕特裡克小聲問。
「去基地醫院,」桑迪小聲回答,「作進一步治療。」
「你幹得不錯。」
囚車緩緩向前行駛。只見在某個檢查站上,衛兵正入迷地看著報紙體育版,他只對囚車瞥了一眼。緊接着前方出現一條僻靜的街道,兩邊立着一幢幢軍官宿舍。
大多逃亡生活均離不開夢。有些夢是夜間睡眠時發生的,可以說是真正的夢。有些夢卻發生在大腦尚未停止工作、但已經處于漂浮狀態的時候。無論哪種夢,內容多半很恐怖,而且代表恐怖勢力的那重陰影越來越濃,越來越活躍。時尚書屋
也有一些夢表達了對結束過去、創造未來的嚮往。不過,帕特裡克知道,這樣的夢很少。逃亡生活是與過去緊密相連的一種生活。沒有人例外。時尚書屋
還有一些夢交織着對返回故土的種種遐想。哪些人會來歡迎他?墨西哥灣的空氣是否還是那樣清新?有多少朋友會主動來看他?有多少人會避開?他能想起一些需要見面的人,但不知這些人會不會來見他。現在他是一個人人躲避的麻風病患者,還是一個受歡迎的名人?也許兩者都不是。
隨着追尋的終結,會有某種細微的輕鬆感產生。儘管前面有可怕的事情等待着他,但此時他可以對很多東西不加以考慮了。事實是,帕特裡克過去不可能完全鬆弛,也不可能真正享受新的生活。即便是那筆巨款,也無法平息他的恐懼。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