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35 頁


當聽到帕特裡克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求饒聲時,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不過這幾天本尼·阿歷西亞卻難得發笑。他已經肯定帕特裡克作了全部招供。而僅憑這些供詞,是無法找回那筆巨款的。帕特裡克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35 / 108)

當聽到帕特裡克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求饒聲時,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不過這幾天本尼·阿歷西亞卻難得發笑。他已經肯定帕特裡克作了全部招供。而僅憑這些供詞,是無法找回那筆巨款的。時尚書屋

帕特裡克知道自己終究要被逮住,於是把錢交給那個姑娘,並讓她藏了起來。除了她,誰也不知道錢在哪裡,包括帕特裡克在內。真是聰明絶頂的做法。沒有絲毫紕漏。時尚書屋
「你看找到她要花費多少代價?」本尼·阿歷西亞問斯特凡諾。兩人正在房內用午餐。這個問題,他已經提了無數次了。
「你是指錢,還是別的什麼?」
「恐怕是錢。」
「很難說。我們只知道她是哪裡人,不知道她藏在何處。不過她很可能會在比洛克西一帶露面,因為她的情人就在比洛克西。這方面可以想想辦法。」

「要多少錢?」
「我想想看。大概10萬美元吧,不能保證一定成功。把這筆錢划出來,花光了我們就停止。」
「聯邦調查局會不會察覺?」
「不會。」
阿歷西亞攪拌着他的午餐——西紅柿湯麵。那筆巨款已經追出一點眉目,就此罷休未免太傻。雖說幹下去困難很大,但得到的回報也更大。這四年來他一直在打這個主意。時尚書屋
「假如你找到了她呢?」他問。
「那就讓她說話。」斯特凡諾答道。想到他們要用對付帕特裡克的那套辦法來對付一個女人,兩人相互做了個鬼臉。

「他的律師那裡呢?」阿歷西亞最後問,「我們能不能在他的辦公室和電話線上安裝竊聽器,偷聽他和委託人的談話?他們肯定要談到我那筆錢。」
「這是可能的,你真想偷聽他們的談話?」
「還用說嗎?想想看,傑克,9000萬美元。扣除三分之一給那幾個吸血鬼律師,也許有6000萬美元,我當然想這麼幹。」
「事情並不那麼簡單。你是知道的,那律師可不笨,他的委託人也很謹慎。」
「得了吧,傑克。你的本領我是知道的,你準有辦法對付。」
「我們先盯梢他幾天,看他有什麼安排。事情急不得,反正他的委託人一時也動不了。眼下我關注的是聯邦調查局不要礙我的事。有幾件事,像撕掉辦公室的封條,拆除電話裡的竊聽器,我需要他們馬上替我辦。」

阿歷西亞揮手不讓他說下去。「你要多少錢?開個價吧。」
「說不上,這事我們以後再說,先吃你的午飯,那些律師正等着我們呢。」
斯特凡諾先離開套房。他走出飯店,朝一輛違章停在I街的汽車裡的兩名特工客氣地揮了揮手,然後加快步子,向相隔7個街區的律師的辦公室走去。過了10分鐘,阿歷西亞叫了輛出租車,也離開了賓館。
斯特凡諾在擠滿律師和律師助理的會議室裡獃了一個下午。雙方的律師——斯特凡諾的律師和聯邦調查局的律師——用傳真機來回傳送協議。最後各方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聯邦調查局同意不對斯特凡諾和他的客戶進行起訴,而斯特凡諾也答應把有關搜捕帕特裡克·拉尼根的一切情況告訴他們。時尚書屋
斯特凡諾確實打算把自己掌握的大部分情況告訴聯邦調查局。既然搜尋到此終止,也就沒有必要隱瞞什麼了。審訊收效甚微,只問出了一個藏錢的女律師的名字。鑒於該女律師已經失蹤,聯邦調查局未必願意耗費時間和精力來尋找她的下落。時尚書屋
幹嘛要找她?那筆巨款並不屬於他們。
儘管他裝得若無其事,心裡其實非常希望聯邦調查局停止對他的騷擾。斯特凡諾太太整天嘮嘮叨叨,家庭壓力非常大。倘若他不能很快恢復使用辦公室,公司就得關門了。
所以他打算滿足他們的願望,把大部分情況告訴他們。不過他花了本尼·阿歷西亞的錢,總得繼續設法尋找那個姑娘。要是運氣好,也許能將她逮住。他還派了一些人去新奧爾良監視拉尼根的律師。時尚書屋
這些具體事情都不必讓聯邦調查局知道。
鑒於聯邦調查局比洛克西分局沒有任何合適的地方,卡特要求治安官斯威尼在縣看守所替他找一間辦公室。想到聯邦調查局要把觸角伸進他的管轄地,斯威尼感到極不舒服,不過他還是勉強同意了。他騰出一個雜物間,搬進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拉尼根專案室算是掛了牌。時尚書屋
然而他們卻沒有多少材料。帕特裡克詐死時,沒人把車禍和謀殺聯繫起來,因而沒有努力蒐集一些物證。後來那筆巨款被竊,懷疑產生了,但破案的熱情早已降了下來。
卡特和哈里森縣探長特德·格里姆肖仔細清點了他們少得可憐的材料。他們有10張車禍現場的彩色照片。這些照片是當年格里姆肖拍攝的。兩人一道把照片釘在一面牆壁上。時尚書屋
現在他們知道了火勢特別旺的原因。顯然,帕特裡克在車內放了幾塑料桶汽油。正因為這樣,鋁質座位架熔化,車窗毀壞,遮泥板斷裂,屍體不像人樣。那10張照片當中,有6張是關於屍骸的。時尚書屋
它位於前排右側座位,看上去像一團黑乎乎的焦炭,僅露出半截髖骨。那輛汽車連續翻了幾個跟頭,離開公路,翻人一條深溝。它是從右側開始着火的。
治安官斯威尼將汽車殘骸保留了一個月,然後將它連同其他報廢的失事汽車,賣給了廢品收購商店。之後,他為這事感到非常後悔。
那10張照片中,還有幾張是關於失事汽車周圍的現場。樹木野草均燒成了黑色。志願者戰鬥了一小時才把火撲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