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36 頁


非常湊巧的是,帕特裡克已經要求將自己的遺體火化。按照特魯迪的說法她曾于葬禮後一天接受了一次問話,帕特裡克是突然作出這種決定的。他要求死後遺體火化,並將骨灰葬于該縣最美麗的公墓——洛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36 / 108)

非常湊巧的是,帕特裡克已經要求將自己的遺體火化。按照特魯迪的說法她曾于葬禮後一天接受了一次問話,帕特裡克是突然作出這種決定的。他要求死後遺體火化,並將骨灰葬于該縣最美麗的公墓——洛克斯特格羅夫。這時離他失蹤不到11個月。時尚書屋

他甚至修改了遺囑,加上了有關火化的條款:他死後,由特魯迪負責將其遺體火化;萬一她和他一道死去,由卡爾·赫斯基負責將其遺體火化。此外,他還在遺囑中就葬禮之事做了具體安排。
他的這一動機來自某個委託人死後的家庭糾紛。由於計劃不周,該委託人死後其家人對殯葬方式爭吵不休,最後連帕特裡克也捲入其中。他甚至勸說特魯迪挑選自己的墓地。特魯迪將自己的墓地選在他的墓地旁邊。時尚書屋
但兩人都清楚,只要他先死,她會馬上另做選擇。
負責火化的工人後來告訴格里姆肖,帕特裡克的遺體火化已在那輛汽車裡完成了90%。當他把屍骸推入2000度的爐內燒了一小時後,掃出來的骨灰僅4盎司重。這是他迄今所見到的重量最輕的骨灰。而且他不能對屍骸做任何判斷——男性,女性,黑人,白人,年輕,年老,大火發生前死活,等等。時尚書屋
他並非不想說實話,而是實在沒法說。
在卡特和格里姆肖手裡,沒有屍體,沒有驗屍報告,也沒有那個屈死鬼的任何信息。帕特裡克憑藉一種最能毀滅證據的方式——火,極其出色地掩蓋了自己的一切痕跡。
那個周末,帕特裡克是在一個破舊的狩獵小屋裡度過的。該小屋在格林縣境內,離利夫鎮不遠,毗鄰迪索托國家林地。兩年前,他和傑克遜縣的一位大學校友把它買了下來,並打算略加裝修,作為度假之用。那裡太具有鄉村氣息了。時尚書屋
秋冬兩季,他們獵鹿;春天,他們打火鷄。隨着夫妻感情的逐漸惡化,他在小屋過周末的時候越來越多。從他家驅車到小屋僅一個半小時。他聲稱可以在小屋上班。時尚書屋
那裡是多麼寧靜。他的校友——小屋的另一主人——聽了沒有在意。

特魯迪假裝埋怨他周末經常不在家。但其實,蘭西就藏在附近,正等待帕特裡克外出。
1992年2月9日晚上,帕特裡克打電話給妻子,說就要離開那個小屋。他剛剛完成一份複雜的上訴辯護狀,非常疲倦。蘭西繼續鬼混了一小時才悄然離去。
在斯通縣與哈里森縣交界處,帕特裡克把車停在一家鄉村商店的門口。他買了12加侖汽油,共計14美元21美分,用信用卡付了款。他還和店主維哈爾太太聊了天。兩人已經很熟。時尚書屋
這位老太太認識許多過往的獵手,尤其是像帕特裡克這樣喜歡在商店停留、並自誇會打獵的人。後來她回憶,帕特裡克情緒很好,只是說自己很累,因為整整工作了一個周末。她聽了這話覺得奇怪。一小時後,她聽見警車和消防車從門前急駛而過。時尚書屋
帕特裡克的那輛布萊澤牌汽車被發現翻倒在8英里路之外的深溝裡。這條深溝離路面80碼,整個車身吞沒在熊熊大火中。一位卡車司機最早看見火焰。他試圖上前救火,但在離着火汽車50英呎處,眉毛就被烤焦了。時尚書屋
於是他用無線電呼救,然後坐在樹墩上,無可奈何地看著它燃燒。由於它是向右側着的,底部朝外,所以無法知道里面是否有人。
等到縣治安官起來時,火勢已經大得看不清車身。野草和灌木也燒起來了。其他志願者開來了一輛小消防車,但找不着水源。交通堵塞越來越厲害,不久圍觀的人成了堆。時尚書屋
大家默默地站在路邊,看著下面呼呼作響的火焰。因為沒有發現失事汽車的司機逃脫,每個人都相信他或她將要連同車內的一切化為灰燼。
兩輛大消防車來了,火終於被撲滅。治安官斯威尼不知疲倦地守在現場,等候汽車殘骸涼卻。差不多到了半夜,他發現一團黑糊糊的東西,心想這可能是屍體。驗屍官就在身邊。時尚書屋
最後那根髖骨證實了他的猜想。格里姆肖拍下了照片。等到屍體完全涼下來後,他們把它收拾乾淨,放進了硬紙盒。
他們用手電筒照了照牌照上凸起的字母和數字。凌晨3時30分,特魯迪接到了電話。在好歹做了四年半妻子之後,她成了寡婦。
治安官決定夜間停止清理汽車殘骸。拂曉,他帶著五個副手來清理現場。在公路上,他們發現了90英呎長的滑行痕跡。於是他們猜測,也許有頭鹿竄到車前,致使可憐的帕特裡克失控。時尚書屋
因為火蔓延到各個方向,一切可能有用的線索都被破壞了。唯一感到意外的是在離汽車殘骸131英呎處發現了一隻鞋。這是一隻沒穿多久的耐克牌運動鞋,尺碼為10號。特魯迪一下子就認出它是帕特裡克的鞋。時尚書屋
面對拿鞋給她辨認的官員,她傷心地哭了。
治安官猜測,帕特裡克的汽車準是連續翻了幾個跟頭才墜入深溝。也許在此期間,他的軀體也隨着翻滾,並將一隻鞋脫落,甩出車外。這樣解釋是非常合乎情理的。
他們用拖車將汽車殘骸拉離了現場。到了下午,帕特裡克的屍體被火化。翌日舉行了追悼會,接下來是短暫的安葬儀式。他躲在樹上用望遠鏡觀看了這一情景。時尚書屋
卡特和格里姆肖望着桌子當中那只運動鞋。在它旁邊,擺着一些證人的證詞。這些證人是:特魯迪、維哈爾太太、驗屍官、火葬場工人,甚至包括格里姆肖和治安官。他們的證詞均在人們的意料之中,唯一令人驚訝的證詞出現在那筆巨款失竊數月之後。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