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5 頁


蓋伊一面仔細閲看從丹尼小子家查抄到的各種單據,一面對從中無法找到蛛絲馬跡感到驚訝。那張當地銀行的賬單上面,登錄著3000美元的月收支賬,與他們估計的大不一樣。餘額僅1800美元,月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5 / 108)

蓋伊一面仔細閲看從丹尼小子家查抄到的各種單據,一面對從中無法找到蛛絲馬跡感到驚訝。那張當地銀行的賬單上面,登錄著3000美元的月收支賬,與他們估計的大不一樣。餘額僅1800美元,月開支不到1000美元。丹尼小子的生活非常節儉。時尚書屋

電費、水費均未交付,但沒超過規定期限。此外,還有十餘張欠款單,數額都不大。
蓋伊的一個部下查看了丹尼小子的備忘錄上所有的電話號碼,但一無所獲。另一個部下細查了那台家用電腦的硬碟,發現丹尼小子遠非一個電腦愛好者。硬碟上錄有他在巴西內地的多篇日記,最後一篇的日期差不多是一年以前。
丹尼小子保留的單據如此之少,這本身就非常值得懷疑。難道他只有一個銀行賬戶?有誰會像他那樣僅僅保留上個月的收支賬?其餘的月收支賬究竟怎樣?除了這個家,他還有藏身地。對於一個在逃的人來說,情況應該是這樣。
傍晚,依然昏睡不醒的丹尼小子被剝得只剩緊身棉褲衩。他的臟跑鞋和臭短襪也被扯掉了,露出白得近乎耀眼的雙腳。這雙腳和身上曬黑的皮膚形成鮮明的反差。他被置於床邊的一塊厚膠木板上。時尚書屋
木板上面挖了許多洞。他的踝部、膝部、腰部、胸部和手腕,都牢牢縛着尼龍繩,前額還緊緊地綁着一條黑色的寬塑料帶。他的面部上方懸掛着一隻輸液袋;輸液管向下延伸,橫在他左手腕的靜脈上面。
他的體內又被注射了一種藥液。這次注射的部位是左臂,目的是讓他速醒。只見他呼吸吃力,而且逐漸加快。不一會,他張開佈滿血絲的眼睛,獃望那只輸液袋。時尚書屋
一位巴西醫生映入他的眼帘。這位醫生默默地走到他面前,將針頭刺入他的左臂。輸液袋內裝着硫噴妥鈉。這是一種天然藥液,常用來治療抑鬱症,讓病人能一吐為快。時尚書屋
倘若該俘虜有許多事情要坦白,那是極有效的。目前再也沒有比它更好的坦白劑了。
十分鐘過去了。他想移動一下腦袋,但沒有成功。睡床兩側,他能看見幾雙腳在走動,房內漆黑,唯有後面角落透射進來的幾絲亮光。
門被推開,然後又被關上。蓋伊獨自走了進來。他徑直走到丹尼小子的睡床前,把手擱在厚膠木板的邊緣。「你好,帕特裡克。」
他說。
帕特裡克閉上了眼睛。現在,達尼洛·席爾瓦這個名字已經成為歷史,一去不復返了。一個值得信賴的密友就這樣消失了。達尼洛隨着魯阿蒂拉頓茨街單純生活的結束而消失,這一珍貴的名字隨着「你好,帕特裡克」的出現而離去。時尚書屋
四年來,他不只一次納悶,萬一被逮住,心裡會是怎樣的滋味。是徹底解脫?罪有應得?還是臨危不懼,猶如視死如歸般?
當然不是!此時此刻,帕特裡克的心裡感到的是懼怕,是恐慌。事實上,他已經赤身露體,像牲畜一樣被綁在床上。而且他知道,以後的幾個小時將是難以忍受的。
「帕特裡克,你聽見我的話了嗎?」蓋伊一邊問,一邊俯身窺探動靜。帕特裡克露出了微笑。這並非他想笑,而是體內有股無法遏制的力量,使他非笑不可。

藥生效了,蓋伊心裡想。疏噴妥鈉是一種短效藥,劑量必須控制得當。一般來說,要剛好造成那種易受誘導的意識狀態是特別困難的。劑量小了一點,反抗意識未能完全受到破壞;而劑量大了一點,被詢問者又會陷入昏睡。時尚書屋
門打開又關上。另一個美國人悄悄進了房問。他站在一旁靜聽,但帕待裡克無法看到他的身影。
「帕特裡克,你已經睡了三天了。」蓋伊說。事實上,帕特裡克只睡了將近五個小時,但他如何知道真相?「你感到餓還是渴?」
「渴。」帕特裡克說。
蓋伊拿來一瓶礦泉水,旋開蓋,細心地將水灌入帕特裡克的嘴裡。
「謝謝。」帕特裡克說。然後,他再次面露微笑。
「你餓嗎?」蓋伊又問。
「不餓,你要我幹什麼?」
蓋伊把那瓶礦泉水慢慢放到一張桌子上,然後湊近帕特裡克。「首先讓我把事情挑明,帕特裡克。你睡着了的時候,我們取了你的指紋,我們已經完全清楚你是誰,所以我們有話直說,用不着兜圈子了。」
「我是誰?」帕特裡克齜牙咧嘴地笑着問。
「帕特裡克·拉尼根。」
「從哪裡來?」
「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你出生在新奧爾良,畢業于圖萊恩法學院,已婚,有一個女兒,今年6歲。到今天為止,你已經失蹤四年多了。」
「嗯,一點不錯。」
「帕特裡克,告訴我,你是不是看到了自己的葬禮?」
「有人認出了我?」
「不,只是有傳聞。」
「是的,我看到了。我很感動,想不到我有那麼多朋友。」
「很好,在那之後,你躲在哪裡?」
左邊閃出一個人影。這個人把手伸向輸液袋底部,調整了一下閥門。「那是什麼?」帕特裡克問。
「混合飲料。」蓋伊說著,朝那個人點了一下頭。那個人退到了角落。
「帕特裡克,錢在哪裡?」蓋伊笑着問。
「什麼錢?」
「你帶走的錢。」
「哦,那些錢。」帕特裡克說著,深深吸了口氣。突然,他雙眼緊閉,軀體放鬆,片刻之後,胸膊的起伏也減緩了。
「帕特裡克。」蓋伊輕輕搖動他的手臂。沒有回答,只有熟睡的聲音。
藥的劑量立即被減小。他們在一旁等待。
聯邦調查局迅速對傑克·斯特凡諾的檔案材料進行了研究。傑克·斯特凡諾,前芝加哥警察局偵探,有犯罪學兩個學位,曾為高額賞金追捕歹徒,擅長射擊,精通搜尋和刺探技術,現在華盛頓開有一家公司,秘密接受高薪僱用尋訪失蹤人員,並實施以巨額金錢為代價的監視活動。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