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8 頁


半夜時分,他們撇下了帕特裡克,任其在未來的幾分鐘裡想象下一輪折磨的痛苦。他的身上佈滿了汗珠,皮膚的紅,胸部膠布底下還滲出了血,這是因為電極貼得太緊,燒傷了肌肉。他急劇地喘氣,不停地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8 / 108)

半夜時分,他們撇下了帕特裡克,任其在未來的幾分鐘裡想象下一輪折磨的痛苦。他的身上佈滿了汗珠,皮膚的紅,胸部膠布底下還滲出了血,這是因為電極貼得太緊,燒傷了肌肉。他急劇地喘氣,不停地用舌頭舔着乾枯的嘴唇。手腕和腳踝也被尼龍繩磨破了皮。時尚書屋

蓋伊獨自返回房內,在緊靠膠木板的一張凳子上坐了下來。周圍一片沉寂,唯有帕特裡克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聲。
「你很倔強。」蓋伊終於開了口。
沒有回答。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沒有產生任何效果。每一個問題都與錢有關。而他也一口咬定,不知道。錢是否存在?不知道。時尚書屋
還剩下多少?不知道。
蓋伊拷問俘虜的經驗是非常有限的。他曾經請教過一位專家。那人是個真正精神扭曲的怪物,似乎很樂意幹這種折磨人的事情。他也讀過一本操作指南,但發現將其付諸實踐非常困難。時尚書屋
既然帕特裡克已經嘗到了厲害,那麼下一步就得讓他開口。
「舉行葬禮時,你在哪裡?」蓋伊問。
帕特裡克呈現稍稍放鬆跡象。終於,不提錢的事了。他猶豫了一會兒,思索着要不要對這個問題作答。他已經被逮住,免不了要回答過去的經歷。時尚書屋
也許他採取合作的態度,可以避免遭受電刑之苦。
「在比洛克西。」他說。
「是隱蔽的?」
「一點不錯。」
「而且你看到了自己的葬禮?」
「是的。」
「躲在什麼地方?」
「躲在樹上,用望遠鏡看。」他依然閉着眼,雙拳緊握。
「在那以後,你去了哪裡?」
「莫比爾。」
「那是你的藏身地?」
「是的,是一個藏身地。」
「你在那裡獃了多久?」
「加起來有幾個月。」
「有那麼久?在莫比爾,你住在哪裡?」
「廉價的汽車旅館。我去過許多地方,沿墨西哥灣一帶亂轉如德斯廷、巴拿馬城,後又回到莫比爾。」
「你改變了外貌?」
「是的。我剃去了鬍鬚,染了頭髮,減重50磅。」
「你是不是學習了語言?」

「是的,葡萄牙語。」
「那麼你是有意識地要到這裡來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是指巴西。」
「是的,我認為這是一個好的藏身地。」
「在那以後,你去了哪裡?」
「多倫多。」
「為什麼去多倫多?」
「我總得去一個地方,那地方不錯。」
「你在多倫多得到了新的身份證件?」
「是的。」
「於是你成了達尼洛·席爾瓦?」
「是的。」
「你又學習了另一種語言?」
「是的。」
「還繼續減重?」
「是的,減了30磅。」他繼續閉着眼睛,想忘卻胸部的疼痛哪怕是暫時的。眼下深陷的電極正在悶燒,燒灸他的肌肉。
「你在多倫多獃了多久?」
「三個月。」
「是不是92年7月前後離開的?」
「大概是那個時候。」
「接下來你去了哪裡?」
「葡萄牙。」
「為什麼去葡萄牙?」
「總得去什麼地方,那地方不錯,我從未去過。」
「你在葡萄牙獃了多久?」
「兩個月。」
「後來呢?」
「去了聖保羅。」
「為什麼去聖保羅?」
「那個城市有2000萬人口,是藏身的好地方。」
「你在聖保羅獃了多久?」
「一年。」
「說說你在那裡幹了什麼。」
帕特裡克深深吸了口氣,然後苦笑着挪動一下腳踝。他完全放鬆了。「我迷了路,僱了嚮導,後來學會了那裡的語言。又瘦了幾磅。時尚書屋
租了一套小寓所,又租了一套小寓所。」
「那些錢拿來幹什麼?」
一陣沉默,然後是肌體的退縮。那根該死的小鉻棒在哪裡?為什麼他們不能暫時將錢的事放一放,繼續談談追蹤和躲避呢?
「什麼錢?」他問,竭力不流露內心的絶望。
「聽著,帕特裡克。9000萬美元,你從自己的法律事務所和委託人那裡竊取的9000萬美元。」
「我已經說過,你抓錯人了。」
蓋伊突然對外面喊了一聲。門旋即被推開,其餘的美國人衝了進來。那個巴西醫生又將注射器的針頭刺入帕特裡克的靜脈,注入了兩管藥液。隨後,他離開了房問。時尚書屋
角落裡的兩個人又在忙碌地調試那個裝置。磁帶錄音機被扭開了開關。蓋伊豎直拿着鉻棒在帕特裡克身邊走來走去。他一臉怒氣,大有不叫帕特裡克招供誓不罷休之勢。時尚書屋
“那9000萬美元是電匯到你們法律事務所在拿騷一家銀行的賬戶上的。款匯到的時間為東部標準時10點15分,日期是1992年3月26日,也即你所謂死後的第45天。但實際上你就在拿騷,化裝成別的人,看上去身體很好,曬得黑黑的。我們有銀行自動攝像機拍攝的照片為證。時尚書屋
「你持有偽造得天衣無縫的證件。那9000萬美元匯到後不久就沒了,被電匯到馬爾他一家銀行。帕特裡克,是你偷走了那些錢。那些錢現在哪裡?說出來,你就能活命。」

帕特裡克看看蓋伊,又望望鉻棒。最後他緊閉眼睛,鼓足勇氣說:「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帕特裡克,帕特裡克——」
「請別放上去!」他哀求說,「請別放上去!」
「帕特裡克,這只是第3級,真正難受的還在後面。」蓋伊一面把鉻棒抵住接觸點,一面注視帕特裡克痛苦地扭曲身子。
終於,帕特裡克抑制不住,放聲大叫。他叫得那麼慘,那麼可怕,連守在門廊的奧斯馬爾和其他巴西人都愣了片刻。他們在黑暗中停止了談話。其中一個人還默默地做起了禱告。時尚書屋
在100碼開外,一個巴西人荷槍實彈地坐在荒野小道,注視着漸漸駛近的汽車。沒有一輛汽車會在這裡停下。最近的村莊也有數英里之遠。當慘叫聲再度響起時,他也做了簡短的禱告。時尚書屋
4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