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97 頁


她接過名片看了一眼,然後放下了。對於一個已經撫養了三個少年犯的女人來說,這種令人驚訝的舉止只意味着麻煩。「1美元20美分。」她邊說邊撳收銀機按鈕,並偷偷地朝櫃檯後面看了一眼,唯恐有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97 / 108)

她接過名片看了一眼,然後放下了。對於一個已經撫養了三個少年犯的女人來說,這種令人驚訝的舉止只意味着麻煩。「1美元20美分。」她邊說邊撳收銀機按鈕,並偷偷地朝櫃檯後面看了一眼,唯恐有人察覺。時尚書屋

「我有好事告訴你。」桑迪說著,伸手去取錢。
「你想幹什麼?」她几乎是屏住氣說。
「占用你10分鐘時間,我在那邊餐桌等你。」
「可是你想幹什麼?」她接過錢,找給他零頭。
「請賞光,你不會白白浪費這些時間的。」
她喜歡男人,而且桑迪長得不錯,穿戴比多數顧客好得多。她翻了翻烤肉器上的鷄塊,又沏了些咖啡,然後對主管說,她要離開一會兒。
桑迪坐在小餐室的一張桌子旁邊耐心等候,身後是啤酒冷卻器和製冰機。「謝謝。」她坐下後,他說。
迪納四十幾歲,圓臉,抹了些淡妝。
「你是新奧爾良的律師?」她問。
「是的。不知你有沒有從報上看到或聽說這樣一個案子。在沿海地區他們逮住了一個偷了巨款的律師。」
不等他繼續往下說,她便搖頭。「我從來不看報,親愛的。每週我在這裡干60個小時,家裡還有兩個出世不久的孫子。我丈夫在看管他們。時尚書屋
他的背部有殘疾。我從不看報,從不看電視,只知上班幹活,下班洗尿布。」
桑迪几乎後悔問了那些話,多麼令人沮喪的情景!
他儘可能簡潔地敘述了帕特裡克的經歷。起初她覺得有趣,但快到結尾時她的興趣逐漸減退。
「這樣的人應該處以死刑。」她插話。
「他沒有殺人。」
「可你說他的汽車裡有人的殘骸。」
「那殘骸原本是死屍。」
「他先前殺死了一個人?」
「不,他只是偷了一具死屍放在汽車裡。」
「嗯。瞧,我得回去幹活了。請允許我提一個問題,這一切和我有什麼關係?」
「他偷的屍體是你的祖父克洛維斯·古德曼。」
她的腦袋頓時開了竅。「他燒了克洛維斯!」

桑迪點點頭。
她覷起細眼,竭力理順自己的思路。「這是為什麼?」她問。
「他得製造死亡的假象。」
「但他為什麼要選擇克洛維斯?」
「他是克洛維斯的律師和朋友。」
「很不錯的朋友?」
「是的。要知道,我不可能把一切都講得很明白。這事是四年前發生的,離開你和我都很遙遠。」
她用一隻手的手指輕叩桌子,同時咬着另一隻手的指甲。似乎這個坐在對面的律師很精明,哭哭閙閙是無濟於事的。究竟採取什麼方法,她心裡沒有底。還是讓他先說吧。時尚書屋
「你打算怎麼辦?」她問。
「毀屍是重罪。」
「應該這樣。」
「而且可以根據民法有關條例提出起訴。這就意味着克洛維斯·古德曼的家屬可以控告我的委託人犯有毀屍罪。」
哦,是的。她不由得挺直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着她笑了笑,說:「我明白了。」
桑迪也笑了笑。「因為這樣,我才來這裡。我的委託人希望同克洛維斯的家屬悄悄達成協議。」
「家屬是哪些人?」
「現在還活着的配偶、子女和他們的子女。」
「看來我就是家屬。」
「你的哥哥呢?」
「死了,兩年前盧瑟死了。酗酒,吸毒。」
「那麼你是唯一有權控告他的人。」
「多少錢?」她控制不住,脫口而出。隨後她為自己這句話感到尷尬。
桑迪傾身向前。「我們準備給你2.5萬美元,馬上就給。支票在我口袋裏。」
她也正在把身子湊上前。聽到錢數,她猛地一愣,眼眶裡出現淚珠,下唇在顫抖。「啊,天哪。」她說。時尚書屋
桑迪環顧四周,「真的,給你2.5萬美元。」
她從桌上的紙巾筒裡扯下一截紙巾,不料碰翻了調味瓶。她揩乾眼淚,又擤了鼻涕。桑迪仍在掃視周圍,看有沒有人注意他們。
「全歸我?」她好不容易才說了一句。她的嗓音低沉、沙啞,呼吸急促。
「是的,全歸你。」
她又擦拭眼睛,然後說:「我需要喝杯可樂。」
迪納默默地喝着一大杯可樂。桑迪一面啜飲劣質咖啡,一面注視來去的顧客。他並不着急。
「我想了想,」終於她開了口,恢復了鎮靜,「既然你找上門,很爽氣地說給我2.5萬美元,那麼實際願意給的數字也許不止這麼多。」
「我是不准備討價還價的。」
「我要是告狀,也許對你的委託人不利。你明白我的意思嗎?陪審團會根據我的證詞認定你的委託人是為了竊取9000萬巨款而焚燒克洛維斯的屍體。」
桑迪呷了口咖啡,點了點頭。他不得不佩服她的領悟力。
「我要是替自己找個律師,也許得到的錢多得多。」
「這是可能的,不過打官司也許得花五年時問。此外,你還有其他不利條件。」
「什麼不利條件?」她問。
「你和克洛維斯的來往不密切。」
「也許是這樣。」
「還有,你為什麼不參加他的葬禮?這在陪審團面前是很難說得通的。要知道,迪納,我是來和你協商的。如果你不願意協商,我馬上開車回新奧爾良。」
「你最多可以出多少錢?」
「5萬美元。」
「成交。」她把自己沾有可樂液體的粗壯右手伸了出來,緊緊握住了桑迪的手。
桑迪從口袋掏出一張空白支票,在上面填寫了5萬美元的數字。接着,他又掏出兩份檔案。一份是簡短的協議書。另一份是迪納給地方檢察官的信。時尚書屋
兩份檔案很快簽好了字。
終於,傅卡運河邊有了動靜。只見那位瑞典姑娘匆匆把行李放進阿歷西亞那輛汽車的行李箱,然後,驅車箭一般地離去。他們跟蹤她到邁阿密國際機場。在那裡,她等了兩個小時,登上了去法蘭克福的飛機。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