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99 頁


「別說了,那叫毀屍。刑事法典裡能找到。到現在,你該熟悉這個詞的。」 「不錯。我想,這屬於重罪。」 「比較輕的重罪。」 卡爾一面攪動自己的秋葵湯,一面注視着清瘦的朋友邊吃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99 / 108)

「別說了,那叫毀屍。刑事法典裡能找到。到現在,你該熟悉這個詞的。」

「不錯。我想,這屬於重罪。」
「比較輕的重罪。」
卡爾一面攪動自己的秋葵湯,一面注視着清瘦的朋友邊吃餅乾邊凝視窗外的情景。無疑,他又在思考下一步計劃。
「我能跟你去嗎?」他問。
「去哪裡?」
「你去哪裡,我也去哪裡。你從這裡出去,會女友,取錢,逛海灘,開遊艇,我也想跟在後面開開心。」
「那還早着呢。」
「但一天天地近了。」
卡爾關掉電視機,將吃剩的東西移開。「我很想瞭解一件事。」他說,「克格維斯死了,後來被埋葬,或者被形式上埋葬。這當中的時間你幹了些什麼?」
帕特裡克撲哧一笑。「你想知道詳細情況,對不對?」
「我是法官,看重事實。」
帕特裡克坐下來,把自己的一雙光腳擱上了辦公桌。「要知道,偷一具屍體是不容易的。我差點被發現了。」
「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
「克洛維斯在世時,我再三要他對身後安葬之事作出安排。我甚至在他的遺囑末尾加了一段關於殯葬要求的附註——不用無蓋棺材,謝絶向遺體告別,不奏放音樂,守靈持續一夜,用簡單的木棺,安葬禮儀從簡。」
「木棺?」
“是的。克洛維斯喜歡那種塵歸塵土歸士的殯葬方式。用廉價的木棺,不建墓穴。他的祖父就是這樣安葬的。時尚書屋
反正,他死後,我繼續獃在醫院,等候威金斯的殯儀館老闆開靈車來拉屍體。這人叫羅蘭,確實和常人不一樣,他擁有全城唯一的殯儀館,還出售壽衣等全套設施。我把克洛維斯的遺囑給他看,該遺囑授權我處理一切殯葬事宜。羅蘭看了並不在意。時尚書屋

這時到了下午3點左右。羅蘭說過需要幾個小時做屍體防腐處理。他問克洛維斯有無壽衣。這事我們從未考慮過。時尚書屋
於是我說沒有,沒看見他有壽衣。羅蘭說他那裡有幾套舊的,這事他會去辦。
“克洛維斯想葬在自己的農場上。我反覆向他解釋,在密西西比州,這是辦不到的。死後必須葬在經政府核准登記的公墓。他的祖父曾在南北戰爭中打過仗,而且據他說,是個了不起的英雄。時尚書屋
他7歲那年,祖父死了。家人按照傳統的方式,給他祖父守了三天靈。他們將他祖父的棺材擱在前廳的桌子上。各位鄉親排成隊,依次和遺體告別。時尚書屋
克洛維斯喜歡這樣。他決定做些類似的事。他要我發誓,一定為他守一天靈。我把這些說給羅蘭聽了。時尚書屋
羅蘭說了幾句話,大意是,這種事他見得多,並不奇怪。
「我坐在克洛維斯的家門口等候靈車。天剛黑,靈車來了。我幫助羅蘭把棺材卸下車,搬進屋,擱在電視機前面。我記得當時還想過棺材的份量為什麼這樣輕。時尚書屋
克洛維斯死前已經不到100磅了。」
「這兒就你一個人?」羅蘭看了看四周。
「是的,只守一天靈。」我說。
“我請他開棺,他遲疑了一會兒。我對他說,我忘記把南北戰爭的紀念品放入棺內。克洛維斯希望有這些東西陪葬。我在一旁看他用什麼工具打開棺材。時尚書屋
那是一把普通的小扳手。有了它,什麼棺材都能打開。克洛維斯看上去和以前沒有兩樣。在他腰部,我放上了他祖父的步兵帽和一面破爛的密西西比十七團的團旗。時尚書屋
羅蘭重新關上棺材後就走了。
“沒有其他人來守靈。除了我,什麼人也沒有。半夜時分,我關了燈,鎖上門。開棺工具不過是一把普通的扳手,而我早就買了一套。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我打開了棺材,把克洛維斯搬了出來。屍體很輕,已變得僵硬,腳上無鞋。我想你就是出3000美元也無法給他配一雙鞋。我把他輕輕放在沙發上,將四塊煤渣磚放進了棺材,然後合上了棺蓋。時尚書屋
“我把克洛維斯搬出屋,放到我的汽車的後排座位,驅車去我的狩獵小屋。一路上我很小心。倘若碰見巡邏的警察,那將是無法說清的事情。
「一個月前,我買了一隻舊冰櫃,放在小屋的門廊下面。我剛把克洛維斯的屍體塞進冰櫃,就聽見樹林裡有什麼動靜。原來是佩珀,悄悄地走了過來。雖說這是凌晨兩點,但他察覺我到了小屋。時尚書屋
於是我對他說,我剛剛和妻子大吵了一通,情緒很壞,請他不要打擾。我認為他沒有看見我把屍體搬上小屋的台階。在這之後,我將冰柜上了鎖,遮了一塊油布,併疊上幾個舊箱子。我一直等到天亮,因為佩珀就在附近某個地方。時尚書屋
然後我溜出小屋,驅車回家,換了衣服,于上午10時回到了克洛維斯家裡。羅蘭興沖沖地來了。他想知道昨晚守靈的情況。挺好,我回答說,悲痛已經控制到最低限度。時尚書屋
我們一道把棺材放回靈車,去了公墓。」
卡爾凝神傾聽,一面微笑,一面慢慢搖頭。「你真是個狡猾的傢伙。」他輕聲說。
「謝謝。星期五下午,我去小屋過周末。我先是和佩珀一道搜索了一會兒火鷄,然後打開冰櫃察看克洛維斯的屍體。他似乎躺在那裡很安寧。時尚書屋
星期天,我沒等天亮就出了小屋,藏好了山地摩托車和汽油。接着,我驅車送佩珀去傑克遜的汽車站。天黑後,我把克洛維斯的屍體從冰櫃搬了出來,放到壁爐旁邊化冰,並于10時左右裝入汽車的行李箱。過了一小時,我就死了。」

「有沒有感到害怕?」
「當然了,這是可怕的。但我已經決心失蹤,總得想出一個辦法。我需要一具屍體,又不能去殺人。事實上,這樣安排是合情合理的。」

「無懈可擊。」
「克洛維斯一死,我失蹤的時候也就到了。很多事情是碰運氣,要不然,我不會這麼順利。」
「你一直很走運。」
「到目前為止,是這樣。」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