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針眼 第 68 頁


他掀開毯子,腳觸地面,採取坐立的姿勢。頭暈了一會又好了。他站起身子。重要的是在心理上不能把自己看成病人。他把晨衣穿起來,往浴室走去。 出了浴室以後,他發現自己的衣服已放在床
作者:肯·福萊特 譯者:郭品、濡弋 / 頁數:(68 / 105)

他掀開毯子,腳觸地面,採取坐立的姿勢。頭暈了一會又好了。他站起身子。重要的是在心理上不能把自己看成病人。時尚書屋

他把晨衣穿起來,往浴室走去。
出了浴室以後,他發現自己的衣服已放在床頭,衣服很乾淨,而且熨得很平整。是他的內衣、工裝褲和襯衫。他突然想到:早上什麼時候他曾起來過,看到洗澡間裡一個裸體的女人;當時的情景有點奇怪,他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他回想起來:她很美,這是確定無疑的。時尚書屋
他慢慢地穿好衣服,還想修一下面。不過,他想徵得主人的同意後再用放在洗澡間架子上的刀片。有的男人佔有刀片的心理猶如佔有妻子一樣。但是,他還是冒昧地動用了孩子的膠木梳子——那是他在衣櫃頂端那個抽屜裡找到的。時尚書屋
他對著鏡子看看自己,沒有得意的感覺。他不自負。他知道,有的女人以為他很有吸引力,有的則不這麼看。他認為,大多數男人的情況都像他一樣。時尚書屋
當然,他曾佔有過很多女人,而大多數男人卻做不到。但是他認為這是因為他有那種慾望,而不是外貌的功勞。鏡中的形象告訴他:他很中看,這正是他需要知道的東西。
他走出臥室,緩慢地下樓。他又感到虛弱,想再次戰勝虛弱。他緊緊扶着欄杆,謹慎地一步挨着一步,終於憑着毅力堅持走到樓下。
到了起居室門口,他停了一會兒,沒有聽到什麼動靜,便往廚房那兒走。他敲了門以後走進去,就見到年輕夫婦正坐在桌旁吃晚飯,快結束了。
女人見他進來,趕忙站起身,說道:「你起來了,有必要這麼做嗎?」
她輓着他來到椅子旁,他順從她的安排,說道:「謝謝。你真不該鼓勵我沒病裝病啊。」
「我看啦,你是不知道你那一段經歷多麼危險。」她說。「要不要吃點什麼?」
「真麻煩你——」
「沒什麼,別傻了。給你留了點熱湯。」
費伯說:「你們真是熱心腸的人。我還不知道你們叫什麼名字呢。」
「戴維和露西·羅斯。」她把湯舀在碗裡,放在他桌前。「戴維,切點麵包好嗎?」
「我叫亨利·貝克。」費伯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要報這樣的姓名,他並沒有那個名字的證件。警方正在搜捕的是亨利·費伯,他的證件上用的是詹姆斯·貝克,照理應該報那樣的名和姓。可是不知怎的,他卻希望這個女人叫他亨利——這個名字用英語說出來和他的真實名字海因裡奇讀音最接近。時尚書屋

他呷了一口湯以後,頓時感到餓極了。他一下子把湯喝完,接着就吃麵包。見他吃光喝光以後,露西哈哈笑了起來。她笑的樣子很迷人,嘴大大地張開,露出的牙齒又白又整齊,眉梢眼角還泛起了歡樂的波紋。時尚書屋
「還吃嗎?」她主動問。
「太感謝了。」
「看得出來,吃點喝點對你有好處。你的臉色也漸漸好起來了。」
費伯也感到自己的體力有所恢復。出於禮貌,他吃第2份的時候竭力吃得慢一些。但是他仍然感到又香又甜。
戴維說:「這麼大的風暴,你怎麼還出海呢?」戴維還是第1次開口說話。
「戴維,你就別打擾他了……」
「沒什麼,」費伯立即搭了腔,「說起來只怪我傻。自從戰爭以來,我這是第1次撈到了捕魚的假期,實在不想因為惡劣天氣讓假期泡了湯。你打魚嗎?」
戴維搖着頭。「牧羊主。」
「僱的人多嗎?」
「就一個,上了年紀的湯姆。」
「島上還有別的牧羊場吧?」
「沒有。我們住這邊,湯姆住在那一邊。兩邊之間只有羊,別的什麼也沒有。」
費伯點點頭。好啊——真是太妙了。一個女人,一個殘疾人,一個孩子和一個老頭……想著想著他覺得自己的身子又強壯了許多。
「怎麼同大陸上聯繫呢?」費伯在問。
「有小船來往,兩周一次。星期一船該來了,可是這風暴不停怕是來不了了。湯姆的屋裡有台發報機,不過,不到緊急情況我們並不用。比如,假使我認為現在有人可能要尋找你,或者是你需要緊急治療,那我就得用發報機了。時尚書屋
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沒這個必要。也沒有什麼作用,這風暴不停,不會有人能到島上來接你走的。風暴一停,小船總要過來的。」
「說得很對。」費伯不動聲色地說,掩飾着心中的喜悅。其實,他腦中在思考着如何與德國潛艇取得聯繫。他先前已經看到,羅斯家的起居室裡有一台普通的收音機,必要時,他能臨時改裝成發報機。時尚書屋
現在,湯姆那裡有合適的發報機,事情就簡單得多了……「湯姆要發報機有什麼用呢?」
「他現在還是皇家觀察部隊的成員。阿伯丁那兒在1940年7月遭到了轟炸,當時因為沒有空襲警報,有50人傷亡。從那時起,他們就吸收了湯姆。好在他的聽力比視力強。」

「我以為,轟炸機是從挪威起飛的。」
「我也這樣看。」
露西站了起來。「到另外的房間去吧。」
兩個男人跟着她一起走。費伯既不感到虛弱,也不感到頭暈。他拉住起居室的門,好讓戴維搖着車進去。戴維把輪椅搖到了爐子旁邊。時尚書屋
露西讓費伯喝白蘭地,他謝絶了。她給丈夫斟了一杯,自己也斟了一杯。
費伯靠在椅子上,認真打量着他們。露西的確引人注目:蛋形臉,機靈的琥珀色大眼睛非同尋常,頭髮深紅色,很濃密;上身穿男式的漁民毛衣,下身穿寬身褲,體態豐滿,綽約多姿。如果穿上絲綢長襪,加上女禮服,她可能極其嫵媚動人。戴維同樣很英俊——只是下巴上留下了很深的鬍鬚青印,否則几乎是很漂亮的。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