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食人魚 第 3 頁


我點點頭,做了個手勢要那兩名保鏢先走,然後跟着總經理往他那輛改裝過的豪華轎車走去。這是他的私人轎車,車身呈黑色,乘客座位的四周全是茶色玻璃。我隨他上了車,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為我
作者:哈囉德·羅賓斯 譯者:慶雲、葉凡 / 頁數:(3 / 64)

我點點頭,做了個手勢要那兩名保鏢先走,然後跟着總經理往他那輛改裝過的豪華轎車走去。這是他的私人轎車,車身呈黑色,乘客座位的四周全是茶色玻璃。我隨他上了車,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為我關上車門,然後又從前門上車,在司機身旁的座位坐定下來。轎車慢慢地啟動了。時尚書屋

總經理按了下電鈕,乘客與前排人員間的茶色玻璃窗關了起來。「現在我們可以談話了,」總經理說道,「我們這兒是隔音的,他們聽不到我們說些什麼。」
我一聲不吭地望着他。
他微微笑着,一對藍色的眼睛眯縫起來。「要是我叫你傑德,你可以叫我約翰。」他向我伸出一隻手來。
我握住了他的手。這隻手結實而有力。「好吧,約翰。現在我們得討論什麼事情?」
「首先,我想告訴你,我對你伯父充滿敬意。他是個品行高尚的人,從不違背自己的諾言。」
「謝謝你的稱讚。」我說道。
「我還想對教堂裡發生的那起愚蠢的意外事件表示遺憾。薩爾瓦多·安塞爾莫是個老傢伙,腦袋瓜出了毛病。他三十年來一直嚷嚷要殺死你的伯父,但始終沒有動手的膽量。但現在已經為時過晚啦。時尚書屋
對死人下手是毫無用處的。」
「這場血仇是怎麼造成的?」我問道。
「這是多年前的事了,我想,已經沒人記得清或說得出其中的來龍去脈。」
「他現在的情況如何?」我追問道。
「沒什麼,」他毫不在意地回答說,「他們也許先把他送進了貝爾維尤的瘋人院。因為破壞治安或是其他什麼原因。但是沒人願意惹麻煩提出指控。然後他們會把他送回家去。」

「這個狗雜種。」我罵了一句。
約翰俯身向前,打開前排座位後面的酒櫃。「我這兒有上等蘇格蘭威士忌酒。你跟我一起喝一口好嗎?」
我點點頭。「加冰和水。」
他利索地取出一瓶格蘭利維特牌酒,斟了兩杯,又從小酒櫃的後部取出並排擺着的小瓶子,倒出冰塊和水。我們舉起酒杯。「乾杯。」他說道。時尚書屋
我點點頭,嚼了一口酒。這酒味道不錯。我事先可不知道我多麼需要喝上一口。「謝謝你。」

我說道。
他笑了。「現在我們來談正事吧,明天,律師將會通知你,你成了你伯父遺產的執行人。那筆遺產除了部分給你羅莎姑姑和她的家庭外,其餘全部納入一個基金會,用於捐助各種慈善活動。責任可不輕。時尚書屋
將近兩億美元呢。」
我保持着沉默。我知道羅科伯父家財萬貫,可沒想到竟有那麼多。
「你伯父認為,他沒有必要留任何錢給你。其一是因為你憑自己的能耐已家道富足,其二是因為根據遺產檢驗法庭的規定,你作為遺產執行人,將從基金會得到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的基金。」
「這筆錢我一個子兒也不想要。」我說道。
「你伯父曾說過,你會表這個態,但這純粹是法律的規定。」約翰說道。
我考慮了一下。「好吧。」我說道,「那麼,你得多少好處?」
「對他的遺產——我不沾半分,」他說道,「不過,還有其他一些人需要酬勞。十五年前,你伯父退休移居大西洋城時,他和德朗戈家族和阿納斯塔西亞家族達成協議,他們將給他大西洋城作為他的領地。那是多年前的事嘍,當時壓根兒還沒有考慮到賭博業。打那以後,那兒所有的組織和生意都由你伯父控制。時尚書屋
現在他們想接管他的部分業務。」
我看著他。「收入不少嗎?」
他點點頭。
「多少?」
「一年500萬至2000萬美元。」他說道。
我默默地坐在那兒。
約翰盯着我看。「你沒有興趣接管這個攤子吧?」
「我不想接管,」我回答說,「那不是我的行當。不過我覺得他們應當對羅科伯父的基金會捐獻點什麼——隨便找個理由也比純粹對他的鈔票感興趣要強。總而言之,依我來看,羅科伯父接管那些生意時,大西洋城還只是個衰敗的小鎮,而他幫助了這個城市的發展,使它取得了如今的重要地位。」
約翰笑了。「你的腦子不壞。要是你想維持他的組織機構,你一年之內就會送命的。」
「這倒完全有可能,」我回答說,「不過我有自己的生意要照料,而且我對羅科伯父的業務也不感興趣。但是我確實認為他們應當對他的基金會作些捐助。」
「多少數額?」約翰問道。
「2000萬也許說得過去。」我說道。
「1000萬吧。」約翰在討價還價。
「1500萬,你們寫個協議。」我說道。
「一言為定。」他伸出手來,我握了下那隻手。
「這筆錢得在我們執行遺囑之前撥到他的基金中去。」我說道。
「我明白,」他應道,「這筆錢明天就拔過去。」
他又在兩隻杯子裡重新斟上酒。「你很像你伯父,」他說道:「可你從來不參與家族的事務,這是怎麼回事?」
「我父親不喜歡這些事務,」我回答說,「我年輕時曾一度介入過,但我發現我不是幹這一行的料。」
「你本來也許會在我這個位子上的。」他說道。
我搖搖頭。「要是那樣的話,我們中間有一個就不在人世了。」我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點頭。「那時候我還很年輕。」
我說道。我想起了和安傑洛一起上亞馬孫河的情景,那是許多年前的事了……
1
即使人們認為接近傍晚時天氣要涼快得多,但我的每個毛孔都在冒汗。我用在暖烘烘的亞馬孫河河水裡浸泡過的濕漉漉的毛巾擦着身子,可是毫無用處。什麼法子都無濟於事。這不是因為炎熱,而是因為潮濕。時尚書屋
但這也不是因為潮濕,而是因為多雨,天氣也夠熱的,我來到船尾的擱板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