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食人魚 第 8 頁


「哭泣無濟於事。他死了。這件事就了啦。」我轉身返回自己的舖位。「你幹嗎不設法睡一會?明天早上你會感到好多的。」 「我怕會做噩夢。」她說道。 「別害怕。」我說道,「我就在
作者:哈囉德·羅賓斯 譯者:慶雲、葉凡 / 頁數:(8 / 64)

「哭泣無濟於事。他死了。這件事就了啦。」我轉身返回自己的舖位。時尚書屋

「你幹嗎不設法睡一會?明天早上你會感到好多的。」
「我怕會做噩夢。」她說道。
「別害怕。」我說道,「我就在這兒。」
她微微點點頭,閉上了雙眼。她入睡後,我一時裡又聽到了她呼吸時嘴裡發出的輕微聲響。我取出了安傑洛放在我的舖位下的那只公文包。包上着鎖,我在他摔在椅子上的短褲裡找到了鑰匙。時尚書屋
公文包裡裝滿了一紮紮貼著銀行封條、票面為100美元的鈔票。我飛快地數了一下,10萬美元。在最上面一疊的包裝紙上是一張用打字機打出的路程表:

普卡爾巴至伊基托斯——船

伊基托斯至麥德林——DC3型機
麥德林至巴拿馬——DC3型飛機

巴拿馬至邁阿密——塞斯納機

我獃獃地望着這些鈔票,安傑洛已把一切都安排定當。他並不像他故意裝出的那樣魯莽。我拿出一紮數目為1萬美元的鈔票,關上了公文包。我把包放到舖位下面,然後打開安傑洛靠牆放的旅行袋。時尚書屋
在他的衣服下面還有一支半自動手槍和10個子彈夾。我把槍和子彈夾也塞到公文包邊上的舖位下面,然後關上旅行袋,又讓它靠牆放著。
我伸開四肢在舖位上躺下,雙手放在頭頂上方的枕頭上,獃獃地望着天花板——這時我感到十分傷心。安傑洛死了。不管我是否願意,我得實施他的計劃。更糟糕的是,當所有這一切都終了時,我還得對他父親講述他是怎麼死的。時尚書屋
他兒子的遺物中我唯一能給他的就是一隻勞力士金錶。這真叫人為難,安傑洛是他父親的掌上明珠呀。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睜開眼時,忽然聽到頭頂上方的甲板上有人輕輕奔跑,還有兩個人在低聲說話。我手持左輪手槍躡手躡腳地下了舖位,上了甲板。船長和另外一個人在船尾輕聲輕氣地交談。我悄悄地注視着他們。時尚書屋
那陌生人做了個手勢,又有兩個人從他背後上了船。他們俯身從貨艙裡拿起兩包貨物,準備下船。
我打開左輪槍的保險,繞過艙口,來到他們跟前。「怎麼啦?」我問道。
那些陌生人停止談話,一個勁兒地打量着我。「到底怎麼啦?」
「那位先生說,這筆買賣不做了。他沒有拿到你堂兄該付的錢。」船長顯得忐忑不安。
「你告訴他,我知道錢已付清,要是沒付,這些古柯葉決不會放到船上的。」我說道。
船長飛快地說著,那人用西班牙語回答,於是船長又向我轉過身子。「只付了部分錢。等古柯葉全部送到後,還得付1000美元。」

「你告訴他,等他把餘下的古柯葉送到後,他會拿到事先答應給他的款子。」
那個陌生人聽明白了我的話。他又迅速地跟船長說著,船長翻譯了他的話。「他說,他是個普通的農民,為他的作物付出了辛勤的勞動,因此他不願意他的勞動果實被人偷去。」
我看著船長。「他付給你多少錢讓你編造這些謊話?」
「什麼也沒有,先生,」船長惴惴不安地回答道,「我以家族的榮譽起誓,我對你說的全是實話。」
我盯着他看了一會兒,然後又望着那個陌生人。「你告訴那個狗娘養的,要他立即下船,要不我就宰了他。他可以在明天把餘下的古柯葉送來,他該得多少錢我們都會給他的。」
船長又急匆匆地說著。那個陌生人看看我,然後點點頭。他又和船長咕嚕了幾句,並且又點點頭。「他明天上午再來。」
船長說道。
我揮了一下手槍。「滾吧。」
陌生人和他手下的兩個人爬下了船。我看著他們消失在環礁周圍的叢林中。我向船長轉過身去。「他們怎麼知道我堂兄已經死去?」
「他們在監視我們。他們始終在盯着我們嘛。」
「你為什麼允許他們上船來取走古柯葉?」
「他是印第安人。西班牙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兒。危險得很。我要是不讓他上船,他會殺死我的。」
他說道。
「原來如此,」我思忖了一下,便說道,「那麼他明天會回來幹掉我們。」
船長沒有吭聲。
「不過,要是我們明天離開了這兒,他就無能為力了,」我說道。
船長望着我。「他們隱蔽在樹林裡監視我們,」他說道,「我們要是試圖開船,他們會聽到引擎聲的。」
「那麼我們就不發動引擎。我們使用船錨。這兒河道不深,我們可以推着船走,然後順流漂下,直到可以安全發動引擎的地方。」
船長凝視着我,臉上開始露出敬意。「你懂這一套?」
「在越南的時候。碰得多了。」我扯了個謊;過去我只是聽說,直到如今我才真的相信有這回事。
「是,先生,」他說道,「我什麼時候開始?」
「給他們一小時左右的時間好好睡一覺,」我說道,「然後我們出發。」
「要是他們追蹤我們呢?」
「你們有槍嗎?」我問道。
「兩支手槍,兩支步槍。」他回答道。
「那麼我們就幹掉他們,」我說道,「把槍拿到甲板上來,要你的手下人準備解纜。」
船長點點頭,爬進了通向船後部的艙口。我回到艙裡,拿起另一支手槍,然後把它插入皮帶,和原先的那支槍放在一起。我又迅速地把幾個子彈夾放入口袋。
阿爾瑪的聲音從船艙的另一頭傳來。「怎麼回事?」
「我們馬上就出發。」我說道。
她在舖位上坐了起來。「可是我們本該在明天上午再拿到10捆古柯葉的。」
「我們不等那些葉子了。」我說道,「那農民剛纔已經上了船,想把貨拿回去。他說,安傑洛沒有付錢給他。」
「那是假話,」她說道,「我看到他當着船長的面把錢付給了他。」
「那麼船長看到的嘍?」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