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追風箏的人》 第 17 頁


爸爸告訴我有一天他割斷了十四隻風箏的綫。我不時微笑,點頭,大笑,一切恰到好處,但我几乎沒有聽清他在說什麼。現在我有個使命了,我不會讓爸爸失望。這次不會。巡迴賽前夜大雪紛飛。哈桑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48)

爸爸告訴我有一天他割斷了十四隻風箏的綫。我不時微笑,點頭,大笑,一切恰到好處,但我几乎沒有聽清他在說什麼。現在我有個使命了,我不會讓爸爸失望。這次不會。時尚書屋

巡迴賽前夜大雪紛飛。哈桑和我坐在暖爐桌前玩一種叫做「番吉帕」的撲克遊戲,寒風吹着樹枝,打在窗戶上嗒嗒作響。當天早些時候,我要阿里替我們佈置暖爐桌——在一張低矮的桌子下面,擺放電暖片,然後蓋上厚厚的棉毯。他在桌旁鋪滿地毯和坐墊,足夠供二十個人坐下,把腿伸進桌子下面。時尚書屋
每逢下雪,哈桑和我經常整天坐在暖爐桌邊,下棋或者打牌,主要是玩「番吉帕」。時尚書屋
我殺了哈桑兩張方塊10,打給他兩條J和一張6。隔壁是爸爸的書房,他和拉辛汗在跟幾個人談生意。其中有個我認得是阿塞夫的父親。隔着牆,我能聽到喀布爾新聞廣播電台沙沙的聲音。時尚書屋
哈桑殺了6,要了兩條J。達烏德汗在收音機中宣佈有關外國投資的消息。時尚書屋
「他說有一天喀布爾也會擁有電視。」我說。時尚書屋
「誰•」
「達烏德汗,你這個傢伙,我們的總統。」
哈桑咯咯笑起來,「我聽說伊朗已經有了。」他說。時尚書屋
我嘆了一口氣:「那些伊朗人……」對多數哈扎拉人來說,伊朗是個避難所,我猜想也許是因為多數伊朗人跟哈扎拉人一樣,都是什葉派穆斯林。但我記得夏天的時候有個老師說起伊朗人,說他們都是笑面虎,一邊用手拍拍你的後背示好,另一隻手卻會去掏你的口袋。我將這個告訴爸爸,爸爸說我的老師不過是個嫉妒的阿富汗人,他嫉妒,因為伊朗在亞洲聲望日隆,而世界上多數人看世界地圖的時候還找不到阿富汗在哪裡。「這樣說很傷感情,」他說,聳着肩,「但被真相傷害總比被謊言安慰好。」
「有一天我會給你買的。」我說。時尚書屋
哈桑笑逐顏開:「電視機•真的嗎•」
「當然,還不是黑白的那種。到時我們也許都是大人了,不過我會給我們買兩個。一個給你,一個給我。」
「我要把它放在我畫畫的桌子上。」哈桑說。時尚書屋
他這麼說讓我覺得很難過。我為哈桑的身份、為他居住的地方難過。他長大之後,將會像他父親一樣,住在院子裡那間破房子,而他對此照單全收,讓我覺得難過。我抽起最後一張牌,給他一對Q和一張10。時尚書屋
哈桑要了一對Q,「你知道嗎,我覺得你明天會讓老爺覺得很驕傲。」
「你這樣想啊•」
「安拉保佑。」他說。時尚書屋

「安拉保佑。」我回應,雖然這句「安拉保佑」從我嘴裡說出來有些口不由心。哈桑就是這樣,他真是純潔得該死,跟他在一起,你永遠覺得自己是個騙子。時尚書屋
我殺了他的K,扔給他最後一張牌:黑桃A。他必須吃下。我贏了,不過在洗牌的時候,我懷疑這是哈桑故意讓我贏的。時尚書屋
-
第6章
(4)
-
「阿米爾少爺•」
「怎麼啦•」
「你知道……我喜歡我住的地方。」他總是這樣,能看穿我的心事,「它是我的家。」
「不管怎樣,」我說,「準備再輸一局吧。」第4部分
到下午三點,陰雲密佈,太陽躲在它們後面,影子開始拉長,屋頂那些看客戴上圍巾,穿上厚厚的外套。只剩下六隻風箏了,我仍是其中之一。我雙腿發痛,脖子僵硬。但看到風箏一隻隻掉落,心裡的希望一點點增大,就像堆在牆上的雪花那樣,一次一片地累積。時尚書屋

-
第7章
(1)
-
次日早晨,哈桑在泡早餐紅茶,他告訴我他做了一個夢。「我們在喀爾卡湖,你,我,爸爸,老爺,拉辛汗,還有幾千個人。」他說,「天氣暖和,陽光燦爛,湖水像鏡子一樣清澈。但是沒有人遊泳,因為他們說湖裡有個鬼怪。時尚書屋
它在湖底潛伏着,等待着。」
他給我倒了一杯茶,加了糖,吹了幾下,把它端給我。「所以大家都很害怕,不敢下水。突然間你踢掉鞋子,阿米爾少爺,脫掉你的衣服。『裡面沒有鬼怪,』你說,『我證明給你們看看。時尚書屋
』大家還來不及阻止你,你一頭紮進湖裡,游開了。我跟着你,我們都游着。」
「可是你不會游泳。」
哈桑哈哈大笑:「那是在夢裡啊,阿米爾少爺,你能做任何事情。每個人都尖聲叫喚:『快起來!快起來!』但我們只是在冰冷的湖水裡面游泳。我們游到湖中央,停下來。我們轉向湖岸,朝人們揮手。時尚書屋
他們看起來像小小的螞蟻,但我們能聽到他們的掌聲。現在他們知道了,湖裡沒有鬼怪,只有湖水。隨後他們給湖改了名字,管它叫『喀布爾的蘇丹阿米爾和哈桑之湖』。我們向那些到湖裡游泳的人收錢。」
「這夢是什麼意思呢•」我說。時尚書屋
他替我烤好饟餅,塗上甜果醬,放在盤子裡。「我不知道,我還指望你告訴我呢。」
「好吧,那是個愚蠢的夢而已,沒有什麼含義。」
「爸爸說夢總是意味着某種東西。」
我喝着茶,「那麼你為什麼不去問他呢•他多聰明呀。」我的不耐煩簡直出乎自己意料。我徹夜未眠,脖子和後背像繃緊的鋼絲,眼睛刺痛。即使這樣,我對哈桑也太刻薄了。時尚書屋
我差點向他道歉,但是沒有。哈桑明白我只是精神緊張。哈桑總是明白我。時尚書屋
樓上,我聽見從爸爸的衛生間傳來一陣水流的聲音。時尚書屋
街上新霽的積雪銀光閃閃,天空藍得無可挑剔。雪花覆蓋了每一個屋頂,矮小的桑椹樹在我們這條街排開,樹枝上也堆滿了積雪。一夜之間,雪花塞滿了所有的裂縫和水溝。哈桑和我走出鍛鐵大門時,雪花反射出白晃晃的光芒,照得我睜不開眼。時尚書屋
阿里在我們身後關上門。我聽見他低聲祈禱——每次他兒子外出,他總是要祈禱。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