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海倫·凱勒自傳 第 51 頁


現在回憶我的過去,值得安慰的是,我至少可以做一隻「只會模仿貓頭鷹的鸚鵡」。所謂「只會模仿貓頭鷹的鸚鵡」代表什麼?作家愛德華在完成《小洞的故事》這本書後,寫信給他的一位朋友說:「我的
作者:海倫·凱勒 / 頁數:(51 / 80)

現在回憶我的過去,值得安慰的是,我至少可以做一隻「只會模仿貓頭鷹的鸚鵡」。所謂「只會模仿貓頭鷹的鸚鵡」代表什麼?作家愛德華在完成《小洞的故事》這本書後,寫信給他的一位朋友說:「我的祖父養了許多鸚鵡卻什麼也不會,只會模仿貓頭鷹鼓翅的樣子。來訪的客人們總是免不了要興緻勃勃地談論鸚鵡們的精彩表演,並頻頻追問它們還會什麼新奇花招。此時祖父就會一本正經地說:」快別這麼說,否則我們的比利會不高興的,是嗎?比利,來,你來模仿貓頭鷹給他們看吧!‘我常常想起小時的這段往事。時尚書屋

現在我寫了這本書,就像那只只會模仿貓頭鷹的鸚鵡一般。“我也把自己比喻成比利,因此很認真地模仿貓頭鷹。我的能力太有限,我所能做的只有這件事,就跟小鸚鵡比利一樣。時尚書屋
我在佛立斯特家中的書房寫完自傳的最後一行,由於手很酸,暫時停下來休息一下。時尚書屋
這兒的院子裡有落葉松、山茱萸,但是沒有洋槐,至于為什麼沒有,我也不知道。我的腦海中時常浮現出洋槐夾道的小徑,因為就在那條小徑上,我消磨過許多時光,同時享受着朋友們無限的溫情,那几乎可以說是我的人生小徑。現在,這些朋友們有的還在人間的小徑上走,有的則已倘祥于天國的花園裡了,但我對他們的懷念如一。時尚書屋
認真說來,我過去曾看過的許多好書都是我的良師益友,它們代表着許多智者的智慧結晶,我同樣對它們懷着敬畏與感恩的心情。時尚書屋
我的自傳稱不上是什麼偉大的作品,如果說其中還有些價值的話,並非由於我的才能,而應歸功于發生在我身上那些不平常的事情。也許神視我為它的子女而委以重任,希望由於我的盲聾而對其他人發生一點影響吧!
神使我眼不能見,耳不能聽,因而也無法說話,是想通過這種殘缺而給世上的殘弱者一些啟示。神待我不薄,因為它為我送來了莎莉文老師,由她帶領我離開黑暗而沉寂的世界。時尚書屋
莎莉文老師自己的視力從小很差,當她擔任我的家庭教師時,也只能看到些許光線而已。一個不太健康的弱女子隻身遠離她的朋友,來到阿拉巴馬州的一個小村落,這種勇氣不能不說是受了冥冥中某種力量的支配。她為了我不辭任何辛勞,以她微弱的視力為我念了許多書,且成為我與這個世界最初也是最主要的橋樑。我與她非親非故,她為我所做的一切,豈僅是因為「喜歡我」這句話所可以解釋的。時尚書屋
直到現在,老師仍然靠着一副度數非常深的特製眼鏡來閲讀,那副眼鏡是貝連博士精心製造的。時尚書屋
由於我無法讀自己的打字稿,有關事後的修改工作,都是由老師以手語為我覆誦。當老師幫我做這些工作時,貝連博士又得伴在老師身邊,觀察她的視力,隨時加以調整。時尚書屋

老師為了我,不惜付出一切,她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呢?時尚書屋
我始終相信,只要莎莉文老師有這個心,她可以輕易地成為婦女運動的領導人物,或是一位知名的女作家。可是她卻寧願把一生的精力花在我的身上。她鼓舞了我服務社會人群的心志,遺憾的是,我一直沒有良好的表現以報答老師的一片苦心。時尚書屋
最後,我要說,雖然我的眼前是一片黑暗,但因為老師帶給我的愛心與希望,使我踏入了思想的光明世界。我的四周也許是一堵堵厚厚的牆,隔絶了我與外界溝通的道路,但在圍牆內的世界卻種滿了美麗的花草樹木,我仍然能夠欣賞到大自然的神妙。我的住屋雖小,也沒有窗戶,但同樣可以在夜晚欣賞滿天閃爍的繁星。時尚書屋
我的身體雖然不自由,但我的心是自由的。且讓我的心超脫我的軀體走向人群,沉浸在喜悅中,追求美好的人生吧!

第3十六節 背井離鄉

安妮心裡哼着:「我要走了,我要走了,我就要走了。我不在乎哪裡是我的家……」
再過幾分鐘,她就要離開這個家,乘着馬車,再轉搭火車,遠離而去。多麼令人興奮啊!
安妮知道乘馬車、搭火車這種事對於別人來說是家常便飯,但對於她——安妮。莎莉文——一個小女孩卻是一件不平凡而具有特殊意義的事。她只坐過一次馬車。時尚書屋
轆轆滾動的軸輪在腳下顫震,馬兒們向前飛馳……那種奔騰的感覺,真是令人激動不已。而那一次卻是在她母親葬禮的傷心時刻,馬車向着母親將安息的墓園路上奔跑着。時尚書屋
今天的情況迥然不同。時尚書屋
她不知道她將去何方,但她一點也不介意。她只知道那個地方,比鄰鎮西鄉更遠、更遠。她父親曾帶她去過離此地5里路的西鄉,不過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時尚書屋
安妮知道今天的路程十分遙遠,而且永遠不會回來。既然如此,何處是棲身之地又有什麼關係呢?時尚書屋
這是一條單行道,不許回頭,只有勇往前進。世界是光明的,將來應更有希望,好好努力吧!她把此時此刻無限感觸深藏心中。時尚書屋
安妮坐在馬車前座,環顧四周。空寂的碧綠原野,芳草如茵,乳白的農莊與紅色的穀倉相映成趣,烘煙葉的氣息隨風縷縷飄散。時尚書屋
寧靜安詳的村莊,祥和樸實的家宅,但畢竟都不是她的家。她只是一個暫住此地,寄人籬下,不受歡迎的人。安妮。莎莉文,父親是個酒鬼,母親已經去世,她的親戚們也都不要她。時尚書屋
他們留下她只是為了面子和僅有的一點責任心。安妮真開心今天她就要擺脫一直壓得她喘不過氣的生活陰影了。時尚書屋
如果馬車不來怎麼辦?沒有馬車,她就走不了。怎麼還不來呢?安妮目不轉睛地眺望着馬路,全神貫注,望得兩眼發疼了還不見馬車的蹤影。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