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黑色警局 第 83 頁


「我不是為那事不快,雷切爾。」他頭也不回地說。「我擔心的是你告訴我關於格蘭特襲擊你的那件事,這事可能對你不利。除了為你提供了動機之外,槍殺的那天早晨我們拜訪你的時候你隱瞞了夜裡遭到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 / 頁數:(83 / 110)

「我不是為那事不快,雷切爾。」他頭也不回地說。「我擔心的是你告訴我關於格蘭特襲擊你的那件事,這事可能對你不利。除了為你提供了動機之外,槍殺的那天早晨我們拜訪你的時候你隱瞞了夜裡遭到襲擊的事實,這會使陪審團用懷疑的眼光看你。」


「行了,邁克。」她說著便抬起手擱在他的肩頭。這位檢察官沒有理睬她,自顧自沿著鋪着碎石的小徑走向涼亭,拖出一張躺椅。這是一個陰鬱的夜晚,月亮躲在壓頂的陰雲後面,空氣沉悶而陰濕。時尚書屋
雷切爾看著灰暗的天空,滾滾烏雲像龐大的陰影籠罩在她的頭頂上。這景象使她想起了茂密的樹林,她似乎聞到了熱帶森林的氣息。
「就要下雨了。」她說著便在他的旁邊拖過一張躺椅坐下。狂風把涼亭頂上的白色帆布時而吹得脹鼓鼓的,時而又緊貼在支架上。
「格蘭特·卡明斯對你下毒手使我震驚。」阿特沃特哽嚥著說道。「我看了那些照片。我知道這個男人如此歹毒地毆打了你。時尚書屋
如果出事的那天夜裡你打電話叫我,我就會立刻逮捕卡明斯,並且讓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法律對我並不意味着什麼。」雷切爾告訴他。「我不是說我不相信誠實和公正。儘管制定法律的人們是政治家,但是他們制定法律的目的是為了取悅於他們的選民。」
當一道閃電撕裂了天空的時候,她抬起頭凝視着天空。「如果制定法律的人是偽君子,執法人又是腐敗分子,公正何處可尋?」
阿特沃特否定地搖了搖頭。「不是每一個警察局都像橡樹林警局。我們有成千上萬名正派的警察,他們為了公眾的安全願意冒生命的危險。」
「不會改變的。」雷切爾說。她把手伸出涼亭,讓雨水滴在掌心內。「事情只會進一步惡化。」

「為什麼你這麼說?」他說著轉過臉看著她。
「因為我知道。」雷切爾說。「卡明斯、湯森、米勒、拉蒙尼、希契科克。即使他們會被解僱,頂替他們崗位的人還會像他們一樣。時尚書屋
那是職權,它就像一種毒品,一種疾病。警察們開始認為他們是法律管轄範圍以外的人,他們本身就是法律。而且工作就是勒索你,再勒索你。有人唾棄你,有人指責你。時尚書屋

你救了某人的生命,作為報答,他們竟企圖殺了你。」雨點開始劈劈啪啪地落在涼亭頂上。「一名警察不能和正常人在社會上共存。他們不理解你對事情的看法,永恆不變的恐懼和絶望。時尚書屋
你剛開始和其他警察度過時光,不知不覺地,尚未明白過來時每一個同事都變成了你的敵人。整個警局恰似一支為非作歹的軍隊。」
「我推測這就是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要求局長辭職的原因。」阿特沃特說。「領導的結束意味着無政府主義的開始。」
雷切爾莞爾一笑。「你真是妙語連珠。」
「還沒完呢。因為你站出來了,雷切爾,」他說,「橡樹林警察局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你是光榮的。沒有多少人具有你這樣的勇氣敢於與一群匪徒作對,正如你所描述的那樣,他們是一支為非作歹的軍隊。」

「我不是一個勇敢的人,邁克。」雷切爾說。「我甚至不是一名好警察。我不能通過這種途徑達到根除腐敗,從根本上改變警察局的目的。時尚書屋
這是不可想象的,我像每個人一樣早晨起床、工作、睡覺。我竭盡所能努力做一個好人,無論是作為一個母親還是一名警察。我不相信謊言,不相信投機取巧或其他傷害他人的行為。那些就是我自己為之奮斗的目標。」
她看著他的眼睛羞澀地笑了。「不太成熟,嗯?」
阿特沃特沉默不語,沉思着她的話。「如果每一個人都像你一樣對待人生,那世界會多麼清新、多麼美麗啊,雷切爾。」
「我必須走了。」她說著便站起身。
「下着雨呢。」他回答道。「為什麼你不能等一等?」
雷切爾走進雨中,仰起臉,讓雨水沖洗着她。她覺得坦然自若。她做了她必須做的事。她說出了事情的真相,並且捫心自問她是正確的。時尚書屋
無論在她的餘生中能否再完成其他的事業,她都應該為現在感到自豪。拉里·迪安警長會感到欣慰的。她看著深不可測的蒼穹,想知道他是否在看著她。雷切爾離開聖迭戈一年之後,在報紙上看到了他去世的消息。時尚書屋
他犧牲在他的執勤途中,一名搶劫嫌疑人槍殺了他。她駕車去聖迭戈參加了他的葬禮。警察們都穿著制服,佩戴着黑紗。他們跟在拉里·迪安的棺木後面緩緩地行進着。時尚書屋
每一名警察代表他所屬的分隊在追悼會上向拉里·迪安致敬。拉里·迪安警長為了他所熱愛的公眾事業英勇地獻出了生命。他被莊嚴地埋葬了。
英雄們去了哪裡?
「快避避雨。」阿特沃特迅速地衝到她身邊。「你濕透了。」
「我喜歡。」雷切爾說。「我覺得這兩年我像在陰溝裡游泳一樣。這是我第1次感覺清爽。」

阿特沃特感覺一陣突然而強烈的歉疚。雷切爾曾經信任他,敬仰他。「有些事我必須告訴你。」他提高了嗓門說道,為了雷切爾能透過嘩嘩的雨聲聽到他的聲音。時尚書屋
「我親近你是考慮用你提供的證據幫助我的事業發展。我不是你認為的那種好人,雷切爾。我是一個自私的混蛋。」
「我不理解。」她說。
阿特沃特解釋了布倫特伍德之案,同時列舉了他曾經掌握的與吉米·湯森有牽連的另外幾件事。「腐敗的警察是一個引人注目的焦點。」他告訴她。「我認為如果我能得到你的合作,我可能讓這件聳人聽聞的案子在我的手中解決。」

雷切爾的心裡一陣刺痛。「我想你得到了你要的東西。」她說完便掉頭離去。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