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貝姨 第 10 頁


○九年上把她叫出來,預備替她找個丈夫,免得在鄉下受苦。可是這個黑眼睛,黑眉毛、一字不識的姑娘,不能象阿黛莉娜的心意,一下子就攀上親,男爵只能先給她弄個生計,送她到供奉內廷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31)

○九年上把她叫出來,預備替她找個丈夫,免得在鄉下受苦。可是這個黑眼睛,黑眉毛、一

字不識的姑娘,不能象阿黛莉娜的心意,一下子就攀上親,男爵只能先給她弄個生計,送她

到供奉內廷的刺繡工場,有名的邦斯兄弟那裡去學手藝。時尚書屋
大家簡稱為貝特的這位小姨子,做了金銀鋪綉的女工之後,拿出山民的狠勁來學習,居
然識了字,會寫會算;因為她的姊夫,男爵,告訴她,要自己開一個綉作鋪,非先學會這三
樣不可,她立志要掙一份家業,兩年之內換了一個人。到一八一一年,鄉下姑娘已經是一個
相當可愛、相當伶俐、相當聰明的女工頭。時尚書屋
這一行叫做金銀鋪綉的職業,專做肩章,飾帶,刀劍柄上的繸子,以及花哨的軍服與文
官制服上五光十色的零件。拿破崙以他喜歡穿扮的意大利人脾氣,要大小官員的服裝都鋪滿
金綉銀綉;帝國的版圖既有一百三十三州之廣,成衣匠自然都變了殷實的富戶,而這個供應
成衣匠或直接供應達官巨宦的工藝,也成為一樁穩嫌錢的買賣。時尚書屋
等到成為邦斯工場中最熟練的女工,當了製造部門的主管,可能成家立業的時候,
帝國開始崩潰了。波旁王室的號召和平,使貝特大為驚慌,她怕這行買賣要受到打擊,因為
市場的範圍已經從一百三十三州減縮到八十六州,還要大量的裁軍。同時她也害怕工商業的
變化,不願接受男爵的幫助;他簡直以為她瘋了。男爵希望她跟盤下邦斯工場的裡韋先生合
伙,她卻跟裡韋吵了架,仍舊退回去做一個普通工人:
於是人家更以為她瘋了。時尚書屋
那時,斐歇爾一家又回頭去過他們艱難的日子了,跟于洛男爵沒有提拔他們的時候一樣。時尚書屋
拿破崙第1次的遜位把他們的事業斷送了之後,斐歇爾三兄弟在一八一五年上無可奈何
的當了義勇軍。老大,貝特的父親,戰死了。阿黛莉娜的父親,被軍事法庭判了死刑,逃到

德國,一八二○年上死在特里爾。最小的一個,若安,到巴黎來求一家之中的王后,據說她
吃飯的刀叉都是金銀打的,在應酬場中頭上頸上老戴滿了小核桃大的、皇帝御賜的金剛鑽。時尚書屋
若安·斐歇爾那時四十三歲,向于洛男爵要了一萬法郎,靠前任軍需總監在陸軍部裡的老朋
友的力量,在凡爾賽鎮上作些小小的糧秣買賣。時尚書屋
家庭的不幸,男爵的失勢,叫貝特屈服了;在營營擾擾,爭名奪利,使巴黎成為又是地
獄又是天堂的大動亂中,她承認自己的渺小。體驗到堂姊的種種優越之後,她終於放棄了競
爭與媲美的念頭;可是妒火依然深深的埋在心底,象瘟疫的菌,要是把堵塞的棉花捲兒拿
掉,它還會捲土重來,毀滅整個城市的。她常常想:
「阿黛莉娜和我是一個血統,咱們的父親是親兄弟;她住着高堂大廈,而我住着閣樓。」
可是每年逢到本名節和元旦,貝特總收到男爵夫婦倆的禮物;男爵待她極好,供給她過
冬用的木柴;于洛老將軍每星期請她吃一次飯,堂姊家裡永遠有她的一份刀叉。大家固然取
笑她,卻從來不引以為羞。再說,人家也幫她在巴黎有了一個立足之地,可以自由自在的過
活。時尚書屋
的確,這個姑娘怕一切拘束。要是堂姊請她住到她們家裡去,貝特覺得依人籬下就等於
戴了枷鎖;好幾次男爵把她結婚的難題解決了;她先是動了心,然後又擔心人家嫌她沒受教
育、沒有知識、沒有財產把人家回絶了:最後,倘使男爵夫人提議她住到叔父那邊去管理家
務,免得花大錢僱一個大權獨攬的女管家,她又回答說,她才不樂意這種方式的嫁人呢。時尚書屋
在思想上所表現的那種古怪,在一般晚熟的性格,和思想多而說話少的野蠻人身上
都有的。由於工場中的談話,與男女工人接觸的關係,她的鄉下人的聰明又染上一點兒巴黎
人的尖刻。這姑娘,性格非常象科西嘉①人,強悍的本能,照理是喜歡軟弱的男人的;但因
為在京城裡住久了,京城的氣息把她表面上改變了。頑強的個性給巴黎文化磨鈍了些。憑着
她的聰明狡獪,——那在真正獨身的人是很深刻的——再加她思想的尖刻,在任何別的環境
中她準是一個可怕的人物。狠一狠心,她能夠離間一個最和睦的家庭。時尚書屋
①科西嘉:法國島名,為拿破崙出生地,以民風強悍著稱。時尚書屋
早期,當她不露一點口風而抱著希望的時候,她曾經穿胸褡,注意時裝,在某一時居然
收拾得相當光鮮,男爵認為她可以嫁人了。貝特那時頗象法國舊小說裡的火辣辣的黑髮姑
娘。鋭利的眼神,橄欖色的皮膚,蘆葦似的身段,大可叫什麼退職的少校之流動心;但她笑
着對人說,她只預備給自己鑒賞。並且,物質方面不用操心之後,她也覺得生活很美滿:從
日出到日落做完了一天的工,她總在別人家裡吃晚飯,這樣,她只消管中飯和房租的開支
了;人家供給她衣着,也給她不傷體面的食物,例如糖,酒,咖啡等等。時尚書屋
一半靠于洛夫婦和斐歇爾叔叔支持的生活,過了二十七年之後,到一八三七年,已
經死心塌地不想再有什麼成就,也不計較人家對待她的隨便;她自動的不參加宴會,寧願在
親密的場合露面,還可以有她的地位,而不致傷害她的自尊心。在於洛將軍家裡、克勒韋爾
家裡、男爵夫人家裡、小於洛家裡、在她吵過架又和好而又很捧她的裡韋家裡,到處她都象
自己人一樣。到處她懂得討下人們的好,不時賞他們一些酒錢,進客廳之前老跟他們談一會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