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貝姨 第 3 頁


「你才不知道那頭親事是怎麼成功的呢!……」克勒韋爾大聲說道。「啊!單身漢的生活真是該死!要不是我生活亂七八糟,今天賽萊斯蒂納早已當上包比諾子爵夫人了!」「告訴你,既成事實不用提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31)

「你才不知道那頭親事是怎麼成功的呢!……」克勒韋爾大聲說道。「啊!單身漢的生活真是該死!要不是我生活亂七八糟,今天賽萊斯蒂納早已當上包比諾子爵夫人了!」

「告訴你,既成事實不用提了,」男爵夫人斬釘截鐵的說。時尚書屋
“我要談的是我氣不過你那種古怪的行為。小女奧棠絲的親事是可以成功的,那完全操
在你手裡,我以為你寬宏大量,以為你對一個心中只有丈夫沒有別人的女子,一定會主持公
道,以為你能夠體諒我不招待你,免得受你牽累,以為你能夠顧到至親的體面,而促成奧棠
絲和勒巴參議官的婚事……卻不料你先生竟壞了我們的事……”
“夫人,我不過是老實人說老實話。人家問我奧棠絲小姐的二十萬法郎陪嫁能不能兌
現。我說:‘那我不敢擔保。于洛家裡把那筆陪嫁派給我的女婿負擔,可是他自己就有債
務,而且我認為,要是于洛·德·埃爾維先生明天故世,他的寡婦就要餓肚子。’就是這
樣,好太太。”
于洛太太眼睛釘住了克勒韋爾,問道:
「先生,倘使我為了你而有損婦道,你還會不會說這番話呢?……」
「那我沒有權利說了,親愛的阿黛莉娜,」這個古怪的情人截住了男爵夫人的話,「因為在那個情形之下,你可以在我的荷包裡找到那份陪嫁了。」
為表示說到做到,胖子克勒韋爾當堂脆下,捧着于洛太太的手親吻;她氣得說不上話,
他卻當做她遲疑不決。時尚書屋
「用這個代價來換我女兒的幸福?……噢!先生,你起來,要不然我就打鈴了……」
老花粉商很費事的站起身子,那種尷尬局面使他大為氣憤,立刻擺好了姿勢。差不多所
有的男人都會裝出某種功架,以為能夠顯出自己的美點。克勒韋爾的功架,是把手臂擺成拿
破侖式,側着四分之三的腦袋,學着畫家在肖像上替拿破崙安排的目光,望着天邊。他裝做
不勝憤慨的樣子,說:
「嚇!死心塌地的信任,信任一個好色……」

「信任一個值得信任的丈夫,」于洛太太打斷了克勒韋爾的話,不讓他說出一個她不願
意聽的字眼。時尚書屋
“呃,太太,你寫信叫我來,你要知道我為什麼那樣做,而你拿出王后一般的神氣,用
那麼瞧不起人,欺侮人的態度逼我。你不是當我奴才看嗎?真的,你可以相信,我有權利
來,來……追求你……因為……嘔,不,我太愛你了,不能說……”
「說吧,先生,再過幾天我就四十八歲了,我也不是什麼假貞潔的傻女人,什麼話都能聽……」
「那麼你能不能拿貞潔做擔保,——唉,算我倒霉,你的確是貞潔的女人,——你能不能擔保不提我的名字,不泄露是我告訴你的秘密?」
「假使這是揭穿秘密的條件,那麼你等會告訴我的荒唐事兒,我發誓對誰都不說從哪兒聽來的,對我丈夫也不說。」
「對啦,因為這件事就跟你夫婦倆有關……」
于洛太太立刻臉色發了白。時尚書屋
「啊!要是你還愛於洛,你要難受的!我還是不說的好。」
「說吧,先生,因為照你的說法,你應當表明一下為什麼要對我講那些瘋話,為什麼你死乞白賴,要折磨一個象我這等年紀的女人,我只要嫁了女兒,就可以安安心心的死了!」
「你瞧你已經在傷心了……」
「我?」
「是啊,我的高貴美麗的人哪!」克勒韋爾叫道,「你就是太苦了,我的乖……」
「先生,出去!要不然,放規矩些!」
「哎,太太,你可知道于洛大人跟我是怎麼認識的嗎?…… 在咱們的情人家裡哪,太太。」
「噢!先生……」
「在咱們的情人家裡哪,太太,」克勒韋爾用舞台上說白似的音調重複了一遍,同時舉
起右手比了一個手勢。時尚書屋
「那麼以後呢,先生?」男爵夫人語氣的鎮靜,叫克勒韋爾愣住了。時尚書屋
心思卑鄙的好色之徒,是永遠不會瞭解偉大的心靈的。時尚書屋
「那時我已經鰥居了五年,」克勒韋爾象講故事一般的說,“我挺喜歡女兒,為了她的
利益,我不願意續娶,也不願意在家裡發生什麼關係,雖然我當時有一個很漂亮的女賬房;
這樣,我就弄了一處俗語所說的小公館,養着一個十五歲的女工,簡直是天仙似的美人兒,
老實說,我愛她愛得魂都沒有了。所以,太太,我把鄉下的姨母接出來,跟小媳婦兒一塊
住,監督她,使她在這個……這個不三不四的地位上儘可能的安分守己。小乖乖很有音樂天
才,我替她請了教師,給她受教育。總得有點事兒給她解解悶啊。再說,我想同時做她
的父親,恩人,兼帶……推開天窗說亮話,情人;做了件好事,得了個情婦,不是一舉兩得
嗎?我快活了五年。小乖乖的嗓子可以教一家戲院發財,除了說她是女人之中的杜潑雷①,
我沒有法子形容。單為栽培她的歌唱,我每年就花上兩千法郎。她使我對音樂着了迷,為了
她和我的女兒,我在意大利劇院長期有一個包廂,今天帶賽萊斯蒂納去,明天帶約瑟法

去……”

①杜潑雷1806—1896,當時有名的男高音歌唱家。時尚書屋
「怎麼,就是那個有名的歌唱家?……」
「是啊,太太,」克勒韋爾很得意的回答,“這個有名的約瑟法哪一樣不是靠了我……
話說回來,一八三四年,小乖乖二十歲,我以為她對我永遠不會變心了,我把她也寵得厲
害,想給她一點兒消遣,介紹她認識了一個漂亮的女戲子珍妮·卡迪訥,珍妮的命運跟她有
好些地方相象。她一切都靠一個後台費盡心機培養成功的。這後台便是于洛男爵……”
「我知道,先生,」男爵夫人鎮靜的聲音,一成不變。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