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貝姨 第 5 頁


口頭禪。我常常要露出花粉商的馬腳,嚇得我不敢再想當議員。——對兩個象我們這樣的老夥計,朋友的情婦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因此,一朝男爵把我那麼卑鄙的欺騙了,我就發誓要把他的妻子弄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31)

口頭禪。我常常要露出花粉商的馬腳,嚇得我不敢再想當議員。——對兩個象我們這樣的老

夥計,朋友的情婦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因此,一朝男爵把我那麼卑鄙的欺騙了,我就發誓要
把他的妻子弄上手。這才公道。男爵沒有話說的,咱們倆應當扯直。不料我剛開口說出我心
裡的話,你就把我當癩狗一樣趕了出去;可是你那一下更加強了我的愛情,加強了我的死心
眼兒,如果你喜歡這麼說;而且你遲早是我的。”
「怎麼會?」
“我不知道,可是一定的。告訴你,太太,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的,蠢頭蠢腦的花粉商,已經告老的,別忘了!比那種念頭成千累萬、聰明伶俐的人,要強得多。我為你瘋癲
了,而且你是我報仇的工具!這等於把我的熱情增加了一倍。我這是開誠佈公對你說的,拿
定了主意說的。正如你對我說:『我決不會是你的』,我對你的說話也是一樣的冷靜。總
之,象俗語所說的,我把牌攤明在桌上打。是的,到了某一個時期,你一定是我的……噢!
哪怕你五十歲吧,你還是要做我的情婦,沒有問題,因為我,我料到你丈夫有一天……”
于洛太太對這個老謀深算的市儈,害怕得直瞪着眼,克勒韋爾以為她瘋了,不敢再往下
說。時尚書屋
「這是你自己招來的,你瞧不起我,挑撥我,教我不得不說!」他覺得剛纔幾句狠毒的
話,需要表白一下。時尚書屋
「噢!我的女兒,我的女兒!」男爵夫人嚷着,聲音象一個快要死去的人。時尚書屋
「啊!我簡直弄不明白了,」克勒韋爾接著說。“約瑟法給騙走的那一天,我好比一頭
雌虎給人搶去了小虎兒……對啦,就跟你現在一樣。哼,你的女兒!便是我征服你的手段。時尚書屋
不錯,我破壞了你女兒的婚姻!……沒有我幫忙,她休想嫁人!

不管奧棠絲小姐生得多美,總得有一份陪嫁……”
「唉!可憐,正是哪。」男爵夫人抹了抹眼睛。時尚書屋
「你問男爵要一萬法郎試試看,」克勒韋爾說著又擺好了姿勢。時尚書屋
他歇了一會,象戲子把道白特意表明段落似的。然後他尖着喉嚨:
“即使他有,也是要給替補約瑟法的女人的。走上了這條路,還會懸崖勒馬嗎?先是他
太喜歡女人了!咱們的王上說得好:一切都有個中庸之道。①再加虛榮心作怪!他是一
個美男子呀!他為了自己快活,會叫你們睡草墊的。而且,你們已經走上救濟院的路了。你
瞧,自從我不上門之後,你們就沒有能換這客廳的傢具。所有椅套的鑲邊上,都擺明着窮酸
兩字。上等人家的窮是最可怕的,你這種遮掩不了的窘相,哪個女婿見了不嚇跑?我開過鋪
子,我是內行。巴黎的生意人只要眼睛一瞥,就能看出是真有錢還是假有錢……你是沒有錢
了,”他把聲音放低了說。「處處看得出,從你們當差的衣服上也看得出。還有一件瞞着你的秘密,要不要我告訴你?……」
①法王路易-菲力浦即位初期曾經這樣說明他的不左不右的對內政策。即:「我們將努力奉行中庸之道。」巴爾扎克在這裡提到王上顯然具有諷刺意味。時尚書屋
「先生,夠了!夠了!」于洛太太哭得快把手帕都浸濕了。時尚書屋
「哎,哪,我的女婿把錢給他老子呢,開頭我說你兒子的用度,就是指這一點。可是我決不讓我女兒吃虧……你放心。」
「噢!女兒嫁了人,我就可以死了!……」可憐的女人叫着,沒有了主意。時尚書屋
「要嫁女兒,有的是辦法呀!」老花粉商說。時尚書屋
于洛太太抱著滿腔希望,瞅着克勒韋爾,按說這一眨眼之間轉悲為喜的表情,大可引起
這個男人的憐憫,而放棄他可笑的計劃的。時尚書屋
「你還可以漂亮十年,」克勒韋爾說著,重新擺好了姿勢,“只要你對我好,奧棠絲小
姐的親事就成功了。我已經說過,于洛給了我權利,可以老實不客氣的提出我的條件,他不
能生氣的。三年以來,我在調度我的資金;因為我的荒唐是有節制的。除了原來的家產之
外,我多了三十萬法郎,這筆錢就是你的……”
「出去,先生,出去,永遠不許再在我面前出現。要不是你對奧棠絲的親事行為卑鄙……是的,卑鄙……」她看見克勒韋爾做了一個姿勢,便重複一遍。“你怎麼能對一個可
憐的女孩子,一個美麗的無辜的女孩子,下這種毒手?……要不是我想知道你這種行為的動
機,要不是我受傷的母性逼得我非知道你的理由不可,你今天決不能再跟我說話,決不能再
上我的門。一個女人三十二年的名譽,三十二年的清白,決不為你屈服,為你克勒韋爾先

生……”

「克勒韋爾,退休的花粉商,賽查·皮羅托的後任,聖奧諾雷街上玫瑰皇后的老闆,前任助理區長,現任自衛軍上尉,特授榮譽勛位五級勛章,跟我的老東家一模一樣。」克勒韋
爾嘻嘻哈哈的說。時尚書屋
“先生,于洛規矩了二十年之後,可能對他的妻子厭倦,那只是我的事兒,跟旁人不相
干;可是你瞧,他還把他的不忠實瞞得緊緊的,因為我不知道在約瑟法小姐的心裡,是他接

替了你的位置……”

「噢!」克勒韋爾叫道,「用多少黃金買的,太太!……兩年之中,這個歌女花了他不止十萬。哼!哼!你的苦難還沒有完呢……」
“這些話都不用提了,克勒韋爾先生。我要在擁抱孩子們的時候,永遠沒有一點兒慚
愧,我要受全家的敬重、愛戴,我要把我的靈魂一塵不染的還給上帝:這些我決不為你犧牲
的。”
「阿門!」克勒韋爾臉上惡狠狠的,又羞又惱,正如一般害單相思的人又碰了一個釘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