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貝姨 第 8 頁


關革命大軍的一切,一向是崇拜得五體投地的。安德烈和若安,提起於洛司令都敬重非凡,並且他們的地位是全靠這位拿破崙的親信得來的;因為于洛·德·埃爾維覺得他們聰明誠實,把他們從運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31)

關革命大軍的一切,一向是崇拜得五體投地的。安德烈和若安,提起於洛司令都敬重非凡,

並且他們的地位是全靠這位拿破崙的親信得來的;因為于洛·德·埃爾維覺得他們聰明誠
實,把他們從運輸隊中提拔起來,當緊急工程的主管。在一八○四的戰役中,三兄弟立了
功,戰後,于洛替他們在阿爾薩斯弄上這個供應糧秣的差事,當時並沒想到自己後來會奉派
到斯特拉斯堡準備一八○六年的戰事。時尚書屋
①維桑布爾,德國城名,一八七○年八月四日普魯士軍隊大破法軍于此。時尚書屋
這門親事,對年輕的鄉下姑娘簡直是白日飛昇。美麗的阿黛莉娜,從本村的泥淖中,平
步青雲,一腳踏進了帝室宮廷的天堂。那時後勤司令是一軍中最能幹、最誠實、最活躍的一
個,封了男爵,被拿破崙皇帝召入中樞服務,編入帝國禁衛軍。美麗的鄉下姑娘愛丈夫愛得
發瘋一般,竟然為了他而鼓足勇氣把自己教育起來。並且于洛就好似阿黛莉娜在男人身上的
翻版。他是屬於優秀的美男子群的。高大、結實、金黃頭髮、藍眼睛裡那股熱情,那種變
化,那些微妙的表情,自有不可抵抗的魅力。身腰秀美,在奧爾賽,福爾班,烏弗拉爾一流
人中獨具一格,總之他是帝政時代美男子隊伍中的人物。情場得意的男子,對於女人又抱著
十八世紀末期的觀念,他為了夫婦之愛,居然有好幾年把風流艷事擱過一邊。時尚書屋
因此,在阿黛莉娜心目中,一開場男爵便似神明一般,不會有錯失的。她的一切都得之
于丈夫:先是財富,她有了府第,有了車馬,有了當時一切奢華的享用;然後是幸福,人人
知道丈夫愛她;然後是頭銜,她是男爵夫人;然後是聲名,在巴黎大家稱她為美麗的于洛夫
人;最後她還很榮幸的謝絶了皇帝的青睞,他賜了她一條鑽石項鏈,常常在人前提起她,不
時問:「美麗的于洛夫人,還是那麼安分嗎?」言下大有誰要在他失敗的事情上成功,他會
加以報復的意思。時尚書屋

所以,于洛夫人除了愛情以外對丈夫的迷信,用不到什麼聰明的人,就能在她純潔,天
真,優美的心靈中,找出它的動機。她先是深信丈夫永遠不會對不起她,而後她對她的創造
者存心要做一個謙恭、忠誠、盲目的僕人。她生來就極明事理,象平民那樣的明白事理,使
她的教育更紮實。在交際場中她不大開口,不說任何人壞話,不露鋒芒;她聽著人家,對每
件事情加以思索,以最規矩最有身分的女人為榜樣。時尚書屋
一八一五年,于洛和他的知交維桑布爾親王採取一致行動,幫着組織那支臨時湊合的軍
隊,就是滑鐵盧一仗把拿破崙的事業結束了的那支軍隊。一八一六年,男爵變成了費爾特大
人①的眼中釘,直到一八二三年才重新起用,進了軍需機構,因為對西班牙的戰爭需要他。時尚書屋
一八三○年,路易-菲力浦起用拿破崙舊部時,于洛又在內閣中出現。他是擁護波旁王室的
幼支②的,對路易-菲力浦的登台特別出過力,所以從一八三○年起,他成為陸軍部中一個
必不可少的署長。同時他已經得了元帥銜,除了任命他做部長或貴族院議員之外,王上也沒
有別的方法可以寵遇他了。時尚書屋
①費爾特1765—1818,即克拉爾克將軍,當時的陸軍大臣。時尚書屋
②即路易-菲力浦的一支。時尚書屋
在一八一八到一八二三這段賦閒的時期中,于洛男爵在脂粉隊裡大肆活動。于洛夫人知
道,她的埃克托最早的不忠實要追溯到帝政結束的時代。由此可見男爵夫人的寵擅專房,一
共是十二年功夫。之後,她照樣受到往日的溫情:凡是妻子自甘隱忍,只做一個溫柔賢淑的
伴侶時,丈夫當然會對她保持一種年深月久的感情。她明知只要一句埋怨的話,無論哪個情
敵都打發得了,可是她閉上眼睛,蒙着耳朵,不願知道丈夫在外邊的行為。總之,她對她的
埃克托有如一個母親對待一個驕養的孩子。在上面那段對話的前三年,奧棠絲瞥見她的父親
在多藝劇院正廳的包廂裡陪着珍妮·卡迪訥,不由得叫道:
「呦!爸爸!」
「你看錯了,孩子,他今晚在元帥家裡呢,」男爵夫人回答。時尚書屋
其實她明明看到珍妮·卡迪訥;雖然發現她很美,男爵夫人並沒感到醋意,只暗忖道:
「埃克托這壞東西一定很快活哩。」可是她仍免不了心中難受,常常暗裡氣憤得要死;但一
見埃克托的面,她又看到十二年純粹的幸福,連一點點埋怨他的勇氣都沒有了。她很希望男
爵對她推心置腹,但為了尊敬他,從來不讓他覺察她知道他的荒唐。這種過分的體貼,只有
受了打擊不還手的、平民出身的女子才會有,她們的血裡還保留一點兒初期殉道者的血統。時尚書屋
世家出身的女人,因為和丈夫平等,存着睚眥必報的心,覺得需要把他們折磨一下,把她們
的寬容象記錄撞球的輸贏一般,用幾句辛辣的話記下來,以便顯出自己的優越,或是保留日
後回敬的權利。時尚書屋
欽佩男爵夫人到極點的是她的大伯于洛將軍,前帝國禁衛軍榴霰兵司令,德高望重,晚
年眼見要晉陞元帥的。一七九九到一八○○年之間,這位老人曾經在布列塔尼各省作過戰,
一八三○到一八三四年之間又當了一任同一地區的軍司令長官,然後回到巴黎住下,靠近着
兄弟,那是他一向象父親對兒子一般關切的。老軍人對弟媳婦極有好感,稱讚她是女性中最
聖潔最高尚的一個;他沒有結婚,因為想找一個阿黛莉娜第2,而在他南征北討跑過的地方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