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人造衛星情人 第 4 頁


日本小說也好外國小說也好新的也好舊的也好前衛也好暢銷也好——只要是多少能使心智興奮的,什麼書都拿在手裡讀。進圖書館就泡在裡面不出來,去神田舊書街可以耗掉一整天時間。除了我本身,我還
作者:待考 / 頁數:(4 / 52)

日本小說也好外國小說也好新的也好舊的也好前衛也好暢銷也好——只要是多少能使心智興奮的,什麼書都拿在手裡讀。進圖書館就泡在裡面不出來,去神田舊書街可以耗掉一整天時間。除了我本身,我還沒碰上如此深入廣泛而執着地看小說的人,而堇也是一樣。時尚書屋

她從大學退學的時候,正好我從那裡畢業出來。那以後堇也每月來我住處兩三次。我偶爾也到她房間去,但那裡容兩個人顯然過于狹小,因此她來我住處的次數要多得多。見面仍談小說,換書看。時尚書屋
我還時常為堇做晚飯。一來我做飯萊不以為苦,二來堇這個人若讓她在自己做和什麼也不吃之間選擇,她寧願選擇後者。作為回禮,堇從打工的地方帶來很多很多東西,在藥品公司倉庫打工時帶來了六打避孕套,估計還剩在我抽屜的最裡端。時尚書屋
堇當時寫的小說或其片斷並非她本人認為的那麼糟糕。當然她寫東西還沒有完全上手,風格看上去也欠諧調,好比興趣和疾病各不相同的幾個舊式婦人聚在一起不聲不響地拼湊成的百衲衣。這種傾向是她本來就有的抑鬱症造成的,有時候難免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更不妙的是,堇當時只對寫十九世紀式的長卷「全景小說」感興趣,企圖將關係到靈魂和命運的所有事象一古腦兒塞人其中。時尚書屋
不過,她寫出的文章——儘管有若干問題——仍有獨特的鮮度,可以從中感受到她力求將自己心中某種寶貴的東西一吐為快的直率心情。至少她的風格不是對別人的模仿,不是靠小聰明小手段拼湊成的。我最中意她文中的這些部分,將這些部分中所具有的質樸的力剪下來強行填入整潔雅緻的模型中的做法恐怕是不正確的,她還有充分的時間由着自己東拐西拐,不必着急。常言說得好:慢長才能長好。時尚書屋
「我滿滿一腦袋想寫的東西,像個莫名其妙的倉庫似的。」堇說,「各種各樣的圖像和場景、斷斷續續的話語、男男女女的身影——它們在我腦袋裏時,全都活龍活現、閃閃生輝。我聽見它們喝令我『寫下來!』而我也覺得能產生美妙的故事,能到達一個新的境地。可是一旦對著桌子寫成文字,我就知道那寶貴的東西已經蕩然無存。時尚書屋
水晶沒有結晶,而作為石塊壽終正寢了。我哪裡也去不成。」堇哭喪着臉,拾起二百五十個左右的石子朝水池扔去。「或許我本來就缺少什麼,缺少當小說家必須具備的關鍵素質。」
沉默有頃。深重的沉默。看來她是在徵求我凡庸的意見。時尚書屋
「中國往昔的城市,四面圍着高高的城牆,城牆上有幾個壯觀的大門。」我想了一會說道,「人們認為門具有重要意義。人們相信不但是人從門出出入入,而且城市的靈魂也在其中,或者應在其中,正如中世紀歐洲人將教會和廣場視為城市的心臟一樣。所以中國至今還存留好幾座雄偉的城門。時尚書屋
過去中國人是怎樣建造城門的你可知道?」
「不知道。」堇說。時尚書屋
「人們把板車拉到古戰場上去,儘量收集散在或埋在那裡的白骨。由於歷史悠久,找古戰場沒有困難。接下去就在城的入口處修建嵌入那些白骨的非常高大的城門——他們希望通過祭奠亡靈而由死去的將士守護自己的城市。但是,僅僅這樣是不夠的。時尚書屋
門建成之後,還要領來幾隻活狗,用短劍切開喉嚨,把熱乎乎的狗血潑在門上。於是乾枯的白骨同新血混在一起,賦予古老的亡魂以無邊法力。他們是這樣認為的。」

堇默默地等待着下文。時尚書屋
「寫小說也與此相似。無論收集多少白骨、建造多麼壯觀的城門,僅僅這樣小說也是活不起來的。在某種意義上,故事這東西並非世上的東西。真正的故事需要經受聯結此側與彼側的法術的洗禮。」
「就是說,我也要從哪裡找來一隻屬於自己的狗才行,是吧?」
我點點頭。時尚書屋
「而且必須噴以熱血?」
「或許。」
堇咬着嘴唇思索了半天。又有幾顆可憐的石子給她投進池去。「可能的話,不想殺害動物。」
「當然是一種比喻,」我說,「不是真要殺狗。」
我們一如往常地坐在井頭公園的長椅上。是堇最中意的長椅。池水在我們前麵舖陳開去。無風。時尚書屋
落在水面的樹葉彷彿緊緊貼在那裡似的浮着不動。稍離開些的地方有人升起篝火。空氣中夾雜着開始走向後聲的秋的氣息。遠方的聲響聽起來分外悅耳。時尚書屋
「你需要的恐怕是時間與體驗,我是這麼看的。」
「時間與體驗。」說著,堇抬頭望天。「時間就這樣飛快地過去。體驗?別提什麼體驗!不是我自命清高,我連性慾都沒有。時尚書屋
而沒有性慾的作家到底又能體驗什麼呢?豈非跟沒有食慾的廚師一回事?」
「關於你性慾的走向,我不好說什麼,」我說,「很可能僅僅是藏在哪裡罷了。或者出遠門旅行流連忘返了也未可知。不過墜入戀情可是沒有道理好講的。它也許突然平地躥出來一把將你抓住,甚至就在明天。」
堇把視線從天空收回,落到我臉上:「像平原上的龍捲風?」
「也可以這樣說。」
她想象了一會兒平原上的龍捲風。時尚書屋
「那平原上的龍捲風,你可實際見過?」
「沒有。」我說。在武藏野根本見不到真正的龍捲風該慶幸才是時尚書屋
此後大約過了半年,一天,正如我所預言的,她墜入了平原龍捲風一般無可抑勒的戀情之中——同年長十七歲的已婚女性,同「斯普特尼克戀人」。時尚書屋
敏和堇在婚宴上坐在一起時,按世人通常的做法,兩人首先相互報了姓名。堇厭惡「堇」這個自家名字,可能的話不想告訴任何人,但對方既然問起,禮節上不能避而不答。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