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安娜·卡列寧娜 第 12 頁


「不,請照我說的辦吧,」他說,微微一笑把話放緩和了,然後簡單地說明了他對這件事的看法,就推開了公文,說:「就請你照那樣辦,扎哈爾·尼基季奇。」秘書惶惑地退了出去。列文在奧布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25)

「不,請照我說的辦吧,」他說,微微一笑把話放緩和了,然後簡單地說明了他對這件事的看法,就推開了公文,說:

「就請你照那樣辦,扎哈爾·尼基季奇。」
秘書惶惑地退了出去。列文在奧布隆斯基和秘書談話的時候,完全從他的困惑中恢復過來了。他胳膊肘靠在椅背上站着,帶著譏諷的注意神色傾聽著。時尚書屋
「我不懂,我不懂,」他說。時尚書屋
「你不懂什麼?」奧布隆斯基說,像往常一樣快樂地微笑着,拿出一支紙煙來。他期待列文說出什麼忽發奇想的話來。時尚書屋
「我不懂你們在做些什麼,」列文說,聳了聳肩。「你怎麼能鄭重其事地做呢?」
「為什麼不?」
「為什麼,因為一點意思都沒有呀!」
「這只是你的想法,我們可忙壞了。」
「都是紙上談兵!可是,你對於這種事情倒是很有才幹的,」列文補充說。時尚書屋
「你意思是說我有什麼欠缺的地方嗎?」
「也許是這樣,」列文說。「但是我還是佩服你的氣派,並且因為有這麼一個偉大人物做我的朋友,我覺得很榮幸!但是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繼續說,竭力正視着奧布隆斯基的面孔。時尚書屋
「哦,好了,好了。你等着吧,你自己也會落到這種境地的。你在卡拉金斯克縣有三千俄畝①土地,你那麼筋肉飽滿,就像十二歲小姑娘一樣鮮嫩,自然愜意得很!但是你終於有一天會加入我們當中的。是的,至於你所問的問題,沒有變化,只是你離開這麼久,很可惜了。」

①1俄畝合1.09公頃。時尚書屋
「哦,為什麼?」列文吃驚地問。時尚書屋
「哦,沒有什麼,」奧布隆斯基回答,“我們以後再談吧。時尚書屋
但是你到城裡來有什麼特別的事嗎?”
「這個我們也以後再談吧,」列文說,臉又紅到耳根了。時尚書屋
「好的,當然囉!」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你知道,我應當請你上我們家裡去,但是我妻子身體不大好。我看這樣吧:假使你要見他們,他們從四點到五點準在動物園。基蒂在那裡溜冰。時尚書屋
你坐車去吧,我回頭來找你,我們再一道到什麼地方去用晚飯。」
「好極了!那麼再見!」
「當心不要忘了!我知道你,說不定你一下又跑回鄉下去!」斯捷潘·阿爾卡季奇笑着叫道。時尚書屋
「不會的!」
列文走出房間,到了門口的時候,這才記起來他沒有向奧布隆斯基的同僚們告別。時尚書屋
「這位先生看來一定是位精力充沛的人,」格里涅維奇在列文走了之後說。時尚書屋
「是的,朋友,」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搖搖頭。“他才是個幸運兒呢!在卡拉金斯克縣有三千俄畝土地,前途無量;
而又朝氣勃勃的!不像我們這班人。”
「你有什麼可抱怨的呢,斯捷潘·阿爾卡季奇?」
「哦,我倒霉得很啊!」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沉重地嘆着氣。六
當奧布隆斯基問列文為什麼到城裡來的時候,列文臉紅了,而且為了臉紅直生自己的氣,因為他不能夠回答:「我是來向你的姨妹求婚的,」雖然他正是為了那個目的來的。時尚書屋
列文家和謝爾巴茨基家都是莫斯科的名門望族,彼此一向交情很深。這種交情在列文上大學時代更加深了。他同多莉和基蒂的哥哥,年輕的謝爾巴茨基公爵一道準備進大學而且是和他同時進去的。那時候他常出入謝爾巴茨基家,他對謝爾巴茨基一家有了感情。時尚書屋
看來似乎很奇怪,康斯坦丁·列文愛他們一家,特別是他們家的女性。他記不起自己的母親了,而他僅有的姐姐又比他大得多,所以,他第1次看到有教養而正直的名門望族家庭內部的生活,那種因為他父母雙亡而失去了的生活,是在謝爾巴茨基家裡。那個家庭的每個成員,特別是女性,在他看來好像都籠罩在一層神秘的詩意的帷幕裡,他不僅在她們身上看不出缺點,而且在包藏她們的詩意的帷幕之下,他設想著最崇高的感情和應有盡有的完美。為什麼這三位年輕的小姐一定要今天說法語,明天說英語;為什麼她們要在一定的時間輪流地彈鋼琴,琴聲直傳到她們哥哥的樓上的房間,兩位大學生總是在那間房裡用功的;為什麼她們要那些法國文學、音樂、繪畫、跳舞的教師來教她們;為什麼在一定的時間,這三位年輕的小姐要穿起綢外衣——多莉是穿著一件長的,納塔利婭是半長的,而基蒂的是短得連她那雙穿著緊緊的紅色長襪的俏麗小腿都完全露在外面——同M-lleLinon①一道,乘坐馬車到特維爾林蔭路去;為什麼她們要由一個帽子上有金色帽徽的僕人侍衛着,在特維爾林蔭路上來回散步——這一切和她們的神秘世界所發生的其他更多的事,他都不懂得,但是他確信在那裡所做的每件事都是美好的,而他愛的就是這些事情的神秘。時尚書屋
①法語:琳瑙小姐。時尚書屋
在學生時代,他差一點愛上了最大的女兒多莉;但是不久她和奧布隆斯基結了婚。於是他就開始愛上了第2個女兒。他好像覺得他一定要愛她們姊妹中的一個,只是他確不定哪一個。但是納塔利婭也是剛一進入社交界就嫁給了外交家利沃夫。時尚書屋
列文大學畢業的時候,基蒂還是個小孩子。年輕的謝爾巴茨基進了海軍,在波羅的海淹死了;因此,雖然他和奧布隆斯基交情深厚,但是列文和謝爾巴茨基家的關係就不大密切了。但是今年初冬,當列文在鄉下住了一年又來到莫斯科,看見謝爾巴茨基一家人的時候,他明白了這三姊妹中間哪一個是他真正命定了去愛的。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