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安娜·卡列寧娜 第 8 頁


她正在企圖做她三天以來已經企圖做了十來回的事情——把她自己和孩子們的衣服清理出來,帶到她母親那裡去——但她還是沒有這樣做的決心;但是現在又像前幾次一樣,她盡在自言自語地說,事情不能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25)

她正在企圖做她三天以來已經企圖做了十來回的事情——把她自己和孩子們的衣服清理出來,帶到她母親那裡去——但她還是沒有這樣做的決心;但是現在又像前幾次一樣,她盡在自言自語地說,事情不能像這樣下去,她一定要想個辦法懲罰他,羞辱他,哪怕報復一下,使他嘗嘗他給予她的痛苦的一小部分也好。她還是繼續對自己說她要離開他,但她自己也意識到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她不能擺脫那種把他當自己丈夫看待、而且愛他的習慣。況且,她感到假如在這裡,在她自己家裡,她尚且不能很好地照看她的五個小孩,那麼,在她要把他們通通帶去的地方,他們就會更糟。事實上,在這三天內,頂小的一個孩子因為吃了變了質的湯害病了,其餘的昨天差不多沒有吃上午飯。時尚書屋

她意識到要走開是不可能的;但是,還在自欺欺人,她繼續清理東西,裝出要走的樣子。時尚書屋
看見丈夫,她就把手放進衣櫃抽屜裡,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直到他走得離她十分近的時候,她這才回頭朝他望了一眼。但是她的臉,她原來想要裝出嚴厲而堅決的表情的,卻只流露出困惑和痛苦的神情。時尚書屋
「多莉!」他用柔和的、畏怯的聲調說。他把頭低下,極力裝出可憐和順從的樣子,但他卻依然容光煥發。迅速地瞥了一眼,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下他那容光煥發的姿態。「是的,他倒快樂和滿足!」她想,「而我呢……他那討厭的好脾氣,大家都因此很喜歡他,稱讚他哩——我真恨他的好脾氣,」她想。時尚書屋
她的嘴唇抿緊了,她那蒼白的、神經質的臉孔右半邊面頰的筋肉抽搐起來。時尚書屋
「你要什麼?」她用迅速的、深沉的、不自然的聲調說。時尚書屋
「多莉!」他顫巍巍地重複說。「安娜今天要來了。」
「那關我什麼事?我不能接待她!」她喊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但是你一定要,多莉……」
「走開,走開,走開!」她大叫了一聲,並沒有望着他,好像這叫聲是由肉體的痛苦引起來的一樣。時尚書屋
斯徒潘·阿爾卡季奇在想到他妻子的時候還能夠鎮定,他還能夠希望一切自會好起來,如馬特維所說的,而且還能夠安閒地看報,喝咖啡;但是當他看見她的憔悴的、痛苦的面孔,聽見她那種聽天由命、悲觀絶望的聲調的時候,他的呼吸就困難了,他的咽喉哽住了,他的眼睛裡開始閃耀着淚光。時尚書屋
「我的天!我做了什麼呀?多莉!看在上帝面上!……你知道……」他說不下去了,他的咽喉被嗚咽哽住。時尚書屋

她砰的一聲把櫃門關上,望了他一眼。時尚書屋
“多莉,我能夠說什麼呢?……只有一件事:請你饒恕……
想想,難道九年的生活不能夠抵償一剎那的……”
她垂下眼睛,傾聽著,等着聽他要說什麼,她好像在請求他千萬使她相信事情不是那樣。時尚書屋
「一剎那的情慾……」他說;一聽到這句話,她就好像感到肉體上的痛苦一樣,嘴唇又抿緊了,她右頰的筋肉又抽搐起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還會說下去的。時尚書屋
「走開,走出去!」她更尖聲地叫,「不要對我說起您的情慾和您的骯髒行為。」
她想要走出去,但是兩腿搖晃,只得抓住一個椅背來支撐住自己的身體。他的面孔膨脹了,他的嘴唇噘起,他眼淚汪汪的了。時尚書屋
「多莉!」他說,嗚咽起來了,「看在上帝面上,想想孩子們,他們沒有過錯!都是我的過錯,責罰我,叫我來補償我的罪過吧。任何事,只要我能夠,我都願意做!我是有罪的,我的罪孽深重,沒有言語可以形容!但是,多莉,饒恕了我吧!」
她坐下。他聽見她的大聲的、沉重的呼吸。他替她說不出地難過。她好幾次想要開口,但是不能夠。時尚書屋
他等待着。時尚書屋
「你想起小孩們,只是為了要逗他們玩;但是我卻總想著他們,而且知道現在這樣子會害了他們,」她說,顯然這是一句她這三天來暗自重複了不止一次的話。時尚書屋
她用「你」來稱呼他,他感激地望着她,走上去拉她的手,但是她厭惡地避開他。時尚書屋
「我常想著小孩們,所以只要能夠救他們,我什麼事都願意做;但是我自己不知道怎樣去救他們:把他們從他們的父親那裡帶走呢,還是就這樣讓他們和一個不正經的父親——是的,不正經的父親在一起……你說,在那……發生以後,我們還能在一起生活嗎?還有可能嗎?你說,還有可能嗎?」她重複着說,提高嗓音,「在我的丈夫,我的小孩們的父親,和他自己孩子們的家庭女教師發生了戀愛關係以後……」
「但是叫我怎麼辦呢?叫我怎麼辦呢?」他用可憐的聲音說,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同時他的頭垂得越來越低了。時尚書屋
「我對您感到厭惡,嫌棄!」她大聲喊叫,越來越激烈了。時尚書屋
「您的眼淚等於水!您從來沒有愛過我;您無情,也沒有道德!我覺得您可惡,討厭,是一個陌生人——是的,完完全全是一個陌生人!」帶著痛苦和激怒,她說出了這個在她聽來是那麼可怕的字眼——陌生人。時尚書屋
他望着她,流露在她臉上的怨恨神情使他着慌和驚駭了。他不懂得他的憐憫是怎樣激怒了她。她看出來他心裡憐憫她,卻並不愛她。「不,她恨我。時尚書屋
她不會饒恕我了,」他想。時尚書屋
「這真是可怕呀!可怕呀!」他說。時尚書屋
這時隔壁房裡一個小孩哭起來了,大概是跌了跤;達裡婭·亞歷山德羅夫娜靜聽著,她的臉色突然變得柔和了。時尚書屋
她稍微定了定神,好像她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她要做什麼似的,隨後她迅速地立起身來,向門口走去。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