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溫泉驚殺》 第 21 頁


「誰曉得。最近的殺手部很蠱惑的。」是誰蠱惑來着?珠美第1次破人搞錯是「殺手」。「那就到這銀色的主人那裡討個公道好了。」話是這麼說,卻不知道是誰的。總之,他們在走廊上邁步
作者:待考 / 頁數:(21 / 31)

「誰曉得。最近的殺手部很蠱惑的。」

是誰蠱惑來着?珠美第1次破人搞錯是「殺手」。時尚書屋
「那就到這銀色的主人那裡討個公道好了。」
話是這麼說,卻不知道是誰的。總之,他們在走廊上邁步了。時尚書屋
「別搞花樣哦。」中田
-不,田中說。時尚書屋
「你說我會搞什麼?你們是來幹什麼的才惹人思疑!」
珠美豁出去了,邊走邊間。時尚書屋
「我們跟蹤一名欠債的傢伙來的。」
「欠債?你們是出租公司的人?」
「沒趣的笑話。」田中
-胖的那個說。時尚書屋
「哎,今早吃飯時,那傢伙不是找你說話了麼?」
「嘎?」
「那是另外一個吧。」
「是嗎?」
「你說我姐姐?」珠美說。「那麼
-你們是在監視那個精神病羅。」
「他叫增瀏干夫。」
「哎.誰是中田?田中?」
「我教你怎麼記名字好了。」瘦子說。『中田』是下面大,『田中』是下面小。所以,中田是胖子,田中是瘦子。”
「是嗎?」
「記住它的相反就可以了。」
麻煩!那樣子誰能記住?時尚書屋
「總之,增瀏干夫那小子欠了錢,對吧?」珠美說。時尚書屋
「是的。你也是一夥的?」
「我幹嘛跟他一夥?不要胡說八道。」珠美髮怨言。「啊,是他!」
踏破鐵鞋無覓處。剛纔那個男人回到走廊土來了。時尚書屋
「怎麼,不是井口嗎?」度的說。時尚書屋
「你的朋友?」
「喂,井口。你在這種地方幹什麼?」
珠美停下來。有點
-怪異。時尚書屋
叫井口的男人好像喝醉酒似地腳步不穩。還有
-他怎會結「紅色」圍巾?時尚書屋

當井口走近時,連珠美也屏息後退。時尚書屋
井口頸上的不是圍巾,也不是領巾,而是從脖子蔓延到胸前的鮮血。他的喉嚨裂開一個大洞,血水溢出。時尚書屋
然後,井口的手伸向空中,彷彿要捉住眼睛着不見的吊環似的「不好了……」珠美雙腿頭抖,好不容易站住。「快叫……呼人:」

回頭一看

-不見中日或田中的影子。時尚書屋
去了什麼地方?珠美正要轉身邁步時,踢到什麼差點跌倒。時尚書屋
原來那兩個殺手嚇得跌坐在地上……
接着栽倒地上。時尚書屋

第10二章 地下室

「不錯。」增劉光子點點頭。「我是三宅光三郎的女兒。」
「太意外了。」水口警員說。時尚書屋
「家兄真的會來這裡嗎?」光子問。時尚書屋
「不曉得。」國友搖搖頭。「可是沒有其他地方可以找到他。他捉了夕裏子的姐姐做人質。時尚書屋
為了本身安全,所以會來這裡。」
「難以置信。」光子嘆息。「哥哥竟然做那種事……當然,我知道他並無正業,但他不是那種會傷害人或殺人的人。」
「我也希望他不是。」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人是會變的。」干夫說。時尚書屋
「干夫,你不要出聲。」光子說。時尚書屋
三宅老先生應該住在這裡的。”國友打量一下毫無情趣可言的房間說。時尚書屋
「可是……他到什麼地方去了?」
房裡有張睡床,卻是空的。此外只有一張木椅,一張木桌。時尚書屋
「他應該有錢的……怎會過這種生活啊?」光子震地說。時尚書屋
夕裏子留意到,當光子提到「錢」時,干夫地抬一抬臉。時尚書屋
「看來有必要更仔細地搜尋這幢建物的每一個角落了。」水口說。時尚書屋
「我們來做。是不是?媽。」干夫馬上接腔。時尚書屋
「可是,家父究竟怎麼了?我想找找看有些什麼線索。」
「光子女土。」國友說。「這次你們怎會到這裡來呢?」
「我接到一封信。說家父快死了,請來一趟。」
「寄信的是誰?」
「沒有寄信人的名字。我猜多半是照顧家父起居的人吧,所以也不怎麼在意。」
「那封信……」
「我扔掉啦,我認為沒必要收藏。」
夕裏子走近窗邊。時尚書屋
釘上木板的窗。現在拆掉好幾塊板,所以室內很亮。三宅光三郎躲在這種地方,連陽光也避開,究竟為什麼?時尚書屋
當然,世上怪人多的是。也許三宅光三郎只不過是其中一個……
夕裏子望望桌面。時尚書屋
桌面蒙了一層薄薄的白色塵埃。時尚書屋

當中有個痕跡留下

-一個直徑二十公分左右的圓形痕跡。那是什麼?時尚書屋
「夕裏子。」國友說。「我們分頭去找找着。三宅克已不一定沒有藏在這裡。」
「好。」
「可是……」干夫一臉困惑。「媽,可以嗎?讓別人隨便在家裡到處窺望。」
「現在不是說那種話的時候。」光子說。「外子
-跑到哪兒去了?」
在門口倏地出現的就是增瀏。時尚書屋
「老公。你去了哪兒?警察先生
-」光子說到一半。「怎麼啦?臉青青的。」
「噢……地下室……」
增瀏靠在門邊喘一口氣。時尚書屋
「地下室?從樓梯下面下去的地方?」
「嗯。那裡有一道門,我過去窺望……然後走進去。」增瀏閉開眼。「你還是別看的好。」
光子用力捉住手袋。時尚書屋
「我爸爸

-」

「噢……大概是他吧。」增瀏搖搖頭。「好像……死了很久啦。」
光子露出堅定的表情,說:「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更是非看不可,他是我父親啊。」
「一起去吧。」不知何故,干夫突然顧念親情起來,捉住母親的手。時尚書屋
「沒事的。你留在這兒
-刑嘗先生。」
「地下室嗎?可以請你帶路麼?」國友說。光子點點點頭,走出房間。時尚書屋
夕裏子也想跟着去,國方阻止她。時尚書屋
「我先去看看。」
她只好等着。時尚書屋
夕裏子看看正在不耐煩地踐來踐去的干夫,以及不太舒服似地坐在椅子上的增瀏。時尚書屋
「看什麼?」干夫察覺夕裏子的視線說。時尚書屋
「沒有哇。我在想,你竟也有流露感情的時候。」
夕裏子走到走廊。時尚書屋
「什麼意思?」干夫也跟出來。時尚書屋
「你不是很煩躁嗎?我以為你任何時候都冷冷淡淡。」
「多管閒事。」干夫盤起胳膊。時尚書屋
世上就有這等人。一副自鳴清高不理別人的神態,實際上給周圍的人添麻煩。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