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第 12 頁


“我立刻就去自首了。後來服滿刑期,終於在兩年前出了獄。有過前科的人即使隱姓埋名,說不定什麼時候又會為世人知曉的。一知道底細,以前還打招呼的人就會走頂面也把臉扭過去,就是親戚也不願意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12 / 38)

“我立刻就去自首了。後來服滿刑期,終於在兩年前出了獄。有過前科的人即使隱姓埋名,說不定什麼時候又會為世人知曉的。一知道底細,以前還打招呼的人就會走頂面也把臉扭過去,就是親戚也不願意看上一眼。時尚書屋

我沒有朋友,沒有老婆,也沒有孩子。時尚書屋
「生活實在沒有意義,我覺得還不如死了算了,好幾次想要自殺,到現在還沒死成,就這樣過着貧苦的日子。先生,女人真是惡魔啊。我暗自同情地想,要是大牟田先生的夫人也是那類女人,那他也會遭到那種結局的。」
聽了這段驚人的經歷,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感。什麼人不好比,偏偏要把那個姦婦同天真的瑙璃子相提並論。這傢伙真是個無禮的瘋老頭兒。時尚書屋
「不過,儘管你老婆是那樣的壞女人,卻不該誹謗大牟田的夫人呀。聽說瑙璃子夫人是一位非常貞潔的女士哩。」
我應酬道。於是老頭連連搖頭:
“不過傳說與事實卻迥然不同哩。我正好那天從街上路過,突然遇上了為大牟田先生舉行葬禮的隊伍。夫人坐的那輛車的車轅撞到我腰上,由於衝力很大,我一下被撞倒在地。在隊伍旁邊轉來轉去,這固然是我不好,可是見到一個老人摔倒了,至少總該問候一句吧。時尚書屋
車伕同情地望着我,想停下車,可是夫人那漂亮的臉蛋微微一笑,不讓停車,就那樣走了。時尚書屋
「她在車上看到我倒在地上痛得直皺眉頭,那樣微笑着好像說,活該!那張笑臉!我吃了一驚,我老婆也愛那樣笑。我簡直覺得像碰上了老婆的幽靈。」
老掌柜說著,好像十分驚恐似地渾身直顫。時尚書屋
這個可惡的瘋老頭的話我實在聽不下去了,便跑出了舊衣鋪,然而,卻怎麼也放不下心來。時尚書屋
以前,社會上沒有一個人不誇讚瑙璃子,都以為她是個十全十美的佳人,萬萬沒想到平民階級中卻有辱罵瑙璃子的敵人。時尚書屋
“哼,還有比他更蠢的嗎?是瘋子,他是瘋子!難道唯獨瑙璃子對別的男人有意?怎會有這種淫亂的事?時尚書屋

更想一笑置之,卻又讓人忐忑不安。時尚書屋
「唉,真可惡,聽了一番沒趣的話。快回家吧,回去見到瑙璃子的笑臉,那些擔心即刻便會煙消雲散的。好了,快回去吧。」
我把肚子餓忘得一乾二淨,踉踉蹌蹌地往家裡趕。軟綿綿的雙腿實在叫人着急,我真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回去。不巧,那一帶也看不到黃包車。我懷着思念妻子的急切心情,拖着眼看就要摔倒的身子往前走去。時尚書屋
兩條人命 雖說是從市街的一頭走到另一頭,但小城市畢竟地方有限,半病的我不多會兒便來到不太遠的家。時尚書屋
到了家門口,只見大牟田府的正門鎖得緊緊的,亮如白晝的月光將扁柏大門照得通亮。門裏邊一點兒動靜也沒有,的確使人感到是一所失去主人的喪中宅邸.瑙璃子想必正躲在一間屋子裡,美麗的臉蛋上掛着眼淚,在同我的靈牌竊竊私語吧。唉,真可憐哪。不過要是知道我死而復生,她會多高興,準會哭喊着撲進我的懷抱。時尚書屋
見到變成了另一個人的我,她一正會大為驚愕,一定會悲傷難過吧。然而雖然容貌、形象變了,那樣愛她,又那樣為她所愛的心卻絲毫沒變。瑙璃子見到我這副可怕的面孔,只會驚訝而不會害怕和感到討厭的,她決不是那種薄情的女人。時尚書屋
不過,這樣從正門進去,太突然了,也不便讓傭人們看到這樣一身打扮,還是從後門穿過庭院,偷偷地走近秒璃子的臥室,悄悄地敲她的隔扇吧。她會多麼驚訝,又會多麼欣喜呀!
我沿著高高的樹籬,搖搖晃晃地朝後面走去。越往後去,樹越密。樹叢遮住月光,暗得路都看不清。我一推後門,像平常一樣不費勁地開了。時尚書屋
川村常來玩兒,要是玩到夜深,就把後門開着,讓他從後門回去。看來,他今天晚上也來安慰瑙璃子了。時尚書屋
進了後門,兩邊是兩排茂密的灌木叢,中間是一條白天也有些陰暗的小道。我在天氣熱的時候,常帶上我愛看的哲學書,在這條小道上徘徊,同先哲交談。時尚書屋
我像是在夢裡,不像是在現實中,迷迷糊糊地朝前走去。走到小道的盡頭,來到要進寬闊庭院的地方,忽然聽到樹叢那邊兒有講話聲。時尚書屋
哎,先生們,你們以為那是誰的聲音?我還沒有細聽,便像腦袋被猛擊一下似地突然獃立不動。時尚書屋
是瑙璃子,是瑙璃子的聲音,是被治理這五天中一刻也沒曾忘記過的我的愛妻的聲音。時尚書屋
我按着怦怦跳動的心臟,從樹叢中悄然窺探。時尚書屋
是的,是的,真是瑙璃子,真是我的妻子瑙璃子。她穿著潔白的衣服,那喜滋滋、笑眯眯的美麗的臉蛋兒沐浴着銀色的月光,正飄然朝這邊走來。時尚書屋
我禁不住想喊着“瑙璃子’,一下跳出樹叢。危險,真危險,我差一點兒叫喊着跑出去了。時尚書屋
在那一瞬間,有個東西從後面拉住了我。不是人,是我自己的心——,一種異樣的疑心拉住了我。時尚書屋
這是因為,失去了丈夫而應日夜悲嘆的瑙璃子,竟悠然地微笑着漫步在月夜的庭院中,這不是有點地反常嗎?我做夢也沒想到她會這樣啊。時尚書屋
不,別急。過度的悲傷會使人一時發瘋的。嬌弱的瑙璃子也許是因為失去了我,悲傷得神經錯亂了。時尚書屋
真糊塗,我竟傻到如此地步!
要是瘋了,那很好辦。我從樹叢中跳出去,把她緊緊地抱住,她一高興,準會又變成原來的瑙璃子的。時尚書屋
於是,我想從藏身的地方走出來。正在這時,我的兄弟,不,是比兄弟還親的我最好的朋友川村義雄映入我的眼帘。他緊挨着竭璃子朝這邊走來。時尚書屋
川村一隻手握著瑙璃子的手,另一隻手摟着瑙璃子的腰,一副連夫妻也要避忌人眼的姿態,異常親昵地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