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第 4 頁


我馬上採納了他的主意。剛好在從S市乘火車加黃包車約二小時可以到達的幽靜的溫泉附近,有我的一座別墅,干是便決定將那裡拾掇一下,讓妻子住在那兒。我說我也去好看護她,增璃子卻執拗地反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4 / 38)

我馬上採納了他的主意。剛好在從S市乘火車加黃包車約二小時可以到達的幽靜的溫泉附近,有我的一座別墅,干是便決定將那裡拾掇一下,讓妻子住在那兒。時尚書屋

我說我也去好看護她,增璃子卻執拗地反對說,她討厭每天在一起被我看到她的臉。沒辦法,只好決定讓她從娘家帶來的心腹乳母跟隨她去。時尚書屋
真怪,那些種瘡几乎過了半年時間才好透。性喜交際的瑙璃子,在那期間謝絶所有人的來訪,僅同那個老媽子作伴,實在是迫不得已的。時尚書屋
我在那段漫長的時間裡,不堪忍受與愛妻分居的寂寞,屢屢前往溫泉。可是,瑙璃子卻總是躲在一間屋裡,關緊隔窗,隔着窗扇勉強地與我說話,極不好意思讓我看到她的難看了的臉,怎麼也不同我照面。時尚書屋
其中叫人欣慰的是,她終於還是化名請當地的大夫看了看。我急忙去拜訪那位姓住田的大夫,向他打聽病情。據他回答說,病不太要緊,因為腫瘡十分頑固,除了靜心療養外別無他法;而且,比起藥物,還是這兒的溫泉更為有效。諸位,請好好記住住田大夫這個名字。時尚書屋
在見不到瑙璃子的煩惱驅使下,我經常去拜訪那位大夫,覺得能見到每天看到她的大夫,至少也是一種安慰。我間接地從他那兒瞭解瑙璃子的情形,當知道她病情似乎已開始好轉,才暗暗放下心來,每日裡焦慮不安,憂心如焚。時尚書屋
然而,那般頑固的腫瘡也終於該痊癒了。瑙璃子連腫瘡輕微的痕跡也感到害羞,一直等到那些腫瘡完全好透,因此,正好花了六個來月的時間。不過,到底是痊癒了,又變成原來那個美麗的瑙璃子了。我對時隔許久的見面是何等欣喜,就不必嘮叨了吧。時尚書屋
我好像覺得我重新得到了失去的寶物;而且,失而復得的寶物比以前更加美麗,更加可愛,更加光彩奪目了。時尚書屋
諸位,你們知道我為什麼絮絮叨叨地敘說什麼傷寒啦,腫瘡啦這些無聊的事嗎?屈指數來,從我住進醫院到瑙璃子的腫瘡痊癒,經歷了正好一年的時間。那期間,暗地裡發生了什麼樣可怕的事?那整整一年的歲月意味着什麼?聽了我的話,敏感的人會立刻就意識到的。時尚書屋
說來簡直叫人難以置信,對於那些我絲毫未曾發覺。痴心迷戀着瑙璃子的我,對她如同盲人一般,一點意志也沒有。時尚書屋
我們夫妻接連不斷地患病,是走向那個可怕的悲慘結局的前奏,是我命運的不祥之兆。臉璃子的怪腫瘡痊癒後,還沒等我放下心來,不是什麼病痛,而是前所未聞的地獄的折磨,就突然降臨到我的頭上了。時尚書屋
活地獄 先生們,在此之前我沒有機會談及這一點,我只不過是一個老早以前就命赴黃泉的亡靈,一個在世上沒有戶籍的死鬼。因為我曾一度真的離開了人世,這一點沒有任何人懷疑。雖然死而復生,而我卻沒有再用大牟田敏清這個名字出頭露面。時尚書屋
現在的我雖年齡並沒那麼大,可密厚的頭髮卻統統變成了銀針似的白髮。那是我一度死去,又從地獄裡復活過來的一個證據。就是說,我從那時以來,就變成了一個白髮鬼。時尚書屋

那麼,怎麼會死的呢?又得了什麼大病嗎?不,不是。要是病我也就死心了。我的死因竟是無論如何也不能使我甘心的極其愚蠢的過錯。時尚書屋
就從這裡說起吧。時尚書屋
瑙璃子回到家裡不久,有一天,我出於心中抑制不住的喜悅,在川村的提議下,三人一起到近郊的地獄谷遊玩。時尚書屋
地獄谷是到S市的人必去遊覽的一處名勝,是流經S市西郊G河上游、都市附近少有的宛如深山似的山谷。在高高聳立的懸崖之間,清清的溪流衝撞到形形色色的岩石上,激起無數泡沫,滑旋而流。兩旁的群山春天櫻花盛開,秋天紅葉滿山,風景秀麗迷人。每到春秋季節,攜帶水壺、乾糧的遊客,在懸崖上面的小道上,像螞蟻一樣摩肩接踵,絡繹不絶。時尚書屋
我們去的時候是櫻花季節已過的暮春時節,因此,那裡一個遊客也沒有,分外幽寂,要欣賞山谷的安監氣氛倒是個好時機。時尚書屋
夾在兩邊的大山中間,像一條寬頻子似的天空晴朗無雲,碧藍如洗,莫測高深;山路上映射着耀眼的日光,散髮着嫩葉的芳香;小鳥清脆悅耳的歌聲在山洞發出迴響,令人心曠神信。時尚書屋
在地獄谷風景最好的地方,聳立着一座叫做地獄岩的巨大岩石。登上那座岩石,站在邊緣俯瞰下面的溪流,那景色實在美不可言。可是,那塊岩石不愧叫做地獄岩,爬到上面是極其危險的,因而,很少有人上去。時尚書屋
不過我和川村在結婚以前來這裡遊玩時,也曾上過地獄岩。登上去一看,也並不像從下面看上去那樣危險。我們倆站在岩石的邊沿,朝對面的山上齊聲高呼萬歲。時尚書屋
我們三人好容易爬到了以前來過的地獄岩下。時尚書屋
「你敢像上次那樣爬上去看看嗎?」
川村道。時尚書屋
「不要莽撞吧。」
「哈哈哈,一有了夫人就變成這樣了?」
川村笑着,獨自爬上了岩石。時尚書屋
「啊,真美。太太,你也上來吧。」
他在岩頂上快活地叫着。時尚書屋
「不行啊,我很……」
瑙璃子羡慕地仰望着站在天上的英雄的身影答道。時尚書屋
我很不高興。我覺得瑙璃子好像在讚賞川村的勇氣,暗暗蔑視不敢上去的我。常言道愛情愚弄痴者。出於不願在我所愛的瑙璃子面前負于川村這種孩子般的競爭心,我終於動心想爬上地獄岩了。時尚書屋
我在川村下來的時候,與他交錯着登上岩頂,接着站在上面,似乎很得意地朝瑙璃子喊話。啊,我是多麼傻呀!我做夢也沒想到,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她。時尚書屋
「站在那兒可以眺望遠方,不過再往外站一點,俯瞰下面的流水就更美啦。」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