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第 5 頁


川村像是勸誘我似的喊道。這句平平常常的話裡暗含着怎樣可怕的含義,我這個非神的凡人是無法知道的。我覺得,川村這傢伙叫我到他自己都沒敢上去的邊緣那塊凸出的石頭上去,有些不懷好意。可是他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5 / 38)

川村像是勸誘我似的喊道。這句平平常常的話裡暗含着怎樣可怕的含義,我這個非神的凡人是無法知道的。我覺得,川村這傢伙叫我到他自己都沒敢上去的邊緣那塊凸出的石頭上去,有些不懷好意。可是他那樣說了,又不好畏意不前。時尚書屋

我硬着頭皮,逞能地裝着不在乎的樣子,朝邊上那塊凸出的石頭走去。時尚書屋
剛一踏上去,我猛然感到了一個天翻地覆的衝擊:腳下失去了支撐,那塊脆而易斷的小石頭斷裂開來,我以炮彈出膛之勢朝數十丈深的腳下墜去。那一霎間,我感到像站在空蕩蕩的天上一樣。時尚書屋
不用說,我一定慘叫了。可是我的耳朵已經聾了,聽不到我自己的叫聲。時尚書屋
在感到像站在空中之後的那一瞬間,我的身子像皮球一樣在懸崖上迸彈着滾落下去。時尚書屋
諸位,這是我的親身經歷,請相信好了。死是容易的,疼痛、恐怖,只是轉瞬之間的事,在從高高的懸崖上墜落的那一霎間,我做了一場夢。那也許就是神志昏迷吧。眼睛。時尚書屋
耳朵、皮膚全無知覺,只是腦子裡做着與墜落完全是兩碼事的黯淡的夢。時尚書屋
可是,另一方面,在漫漫的空間無限度地往下墜落的意識還模模糊糊地留在腦際。打個比方吧,有時候,我們會在入眠的瞬間一邊聽人講話,一邊做着夢。正是這樣,墜落的意識和頭腦裡的夢像是雙重拍攝的電影一樣重複感覺到的。時尚書屋
那麼,頭腦裡夢見了什麼?夢見我有生以來的主要事件像電影的閃回一樣,一個接一個地閃現。那是無數個夢的連續:父親的面容、母親的面容、祖父的身影,我自己兒時的面貌,小學時代的淘氣,東京的學生生活,川村等摯友的肖像,與瑙璃子愛情生活的各種場面,她那張滿是腫瘡的臉的特寫,生着汗毛像瑙璃一樣的肌膚的顯微鏡照相等等。時尚書屋
當然,那是墜落中幾秒鐘內的事情。為何能在那短促的時間內做出那麼多的夢?現在想來也覺得不可思議。時尚書屋
我做着夢的時候,朦朧感到我的身子踉蹌一下像摔到地面上。緊接着,我的意識又回到漫漫的空中。一切全沒了,沒有自己,也沒有存在的意識。只有烏有,只有空虛,就同我們沒做夢而熟睡一樣。時尚書屋
我死了。時尚書屋
過了多長時間我當然不得而知,死者是沒有空間和時間的。可是,在漫漫的絶對烏有之中,我產生了存在的意識。我開始甦醒了。時尚書屋

起初覺得沒有身子,只有心臟。接着感到雖然什麼都沒有,卻很重。這個沉重感究竟是什麼呢?是自己還是別人?即使想考慮也無力去思考。時尚書屋
少時,神志漸漸清醒起來。沉重感越來越重,我漸漸明白了我身上只有喉嚨,心和重都在喉嚨上。我感到什麼東西勒住了我的喉嚨,正要把我憋死。時尚書屋
「放開,快放開我的喉嚨!」
在心中不停地嚷叫時,我好像感到一些莫明其妙、微乎其微的分子從四面八方雲集而來,接着,它們漸漸安定下來後,我便清楚地意識到了自己。時尚書屋
然而,我還是什麼都不明白。躺在咫尺莫辨的黑暗和死一樣的沉寂中的一堆東西就是我的身子。我不知道是豎著還是橫着,也不知道哪兒是上,哪兒是下。可是不久我感覺到,脊背上有個堅硬的東西。時尚書屋
「喲,我是仰臥着的哩。眼睛什麼也看不見,看來,我現在是躺在黑暗之中。」
於是,我第1次想起過去的情形:同瑙璃子和川村三人到地獄谷郊遊,我硬着頭皮登上了地獄岩,剛踏上邊緣那塊突出的石頭,腳下突然失去了支撐。時尚書屋
「這麼說,我現在可能是躺在那座懸崖下邊的岩石上,不知不覺地天黑了。就是夜裡也該能看到星星閃光呀。」
我滿腹狐疑,先合起手來摸了摸,手是熱的;摸摸胸口,心臟在劇烈地跳動。時尚書屋
「可是,怎麼這樣氣悶?是不是有人摀住了我的嘴,不讓我喘氣?啊,我要空氣,要空氣。我如果不設法大口大口地吸點兒空氣,就會憋死的。救命!」
我拚命掙扎着,不知不覺伸出了手。於是我不由得「呀」地大叫一聲。時尚書屋
手碰到的是堅硬的木板。用手一摸,上、下、左、右都用狹窄的木板圍起來了。霎時,我恍然大悟。那是一樁明知道仍叫我不敢相信的殘酷的事實。時尚書屋
諸位,我是被埋葬了,被活活地埋葬了。圍住四周的木板就是棺材。時尚書屋
你們看過玻的小說過早的埋葬嗎?我看過那部分,對活埋的恐怖十分瞭解。時尚書屋
那部小說裡羅列了種種可怕的事實,其中,我印象最深的一段是:在數年之後,將土葬的棺材打開來看時,屍骨的姿式與裝殮時迥然不同。只見屍骨蹬着腿,彎着胳膊,指甲摳進棺材的木板裡,一副淒然掙扎之態。這不就是死者在棺木內甦醒,含辛茹苦試圖破格的遺蹟嗎?啊,世上還有比這更慘的痛苦嗎?時尚書屋
我還在別的書裡讀到更加慘烈的描寫。時尚書屋
那寫的是一位孕婦被埋葬之後,在棺內甦醒,醒來不久,生下了腹中的孩子。想一想都叫人毛骨悚然。她在黑暗中一面與空氣缺乏作鬥爭,一面明知不可能重返人世,仍出於悲慘的母親的本能,讓嬰兒吸吮她那乾癟的乳頭。時尚書屋
啊,多麼可怕的事實!
我一發覺被封在棺材裡,頓時想起了這些可怕的先例,渾身直冒汗。時尚書屋
可是諸位,活埋雖是那樣可怖,而與我那以後經歷的前所未有的痛苦、恐怖、驚愕、悲愁比起來,就實在算不得什麼了。下面我就來講述那是一個怎樣可怕的地獄。時尚書屋
02
黑暗世界 諸位,人的本能是驚人的。一發覺是在棺材裡,我的胳膊和腿便一下子產生驚人的魔力。拚死的時候會產生拚死的力氣。如果不立刻衝破棺材,好容易甦醒的我,性命連一小時,半小時,不,連十分鐘也難保。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