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褐衣男子 第 21 頁


「你真是一個討人歡心的傢伙,彼吉特,」我說,「我想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如果我是你,我會化裝成死人或是劊子手去參加舞會,那適合你淒苦型的美。」這使得他暫時閉住了口。我走上甲板。貝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21 / 66)

「你真是一個討人歡心的傢伙,彼吉特,」我說,「我想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如果我是你,我會化裝成死人或是劊子手去參加舞會,那適合你淒苦型的美。」

這使得他暫時閉住了口。我走上甲板。貝汀菲爾那女孩正熱烈地跟契切斯特教士交
談着。女人總是喜歡親近教士。時尚書屋
像我這樣身材的人很討厭彎腰,但是我仍禮貌地撿起一張在教士腳旁拍動的紙張。時尚書屋
我沒得到他的致謝。事實上,我無法止住自己不看那紙條上所寫的字。只有一句。時尚書屋
「不要獨自下手,否則將更不利。」
那真是教士所有的好東西。這個叫契切斯特的傢伙是誰?我懷疑。他看起來溫順得
像牛奶一般。但是人的外表都很容易叫人上當,我該問問彼吉特有關他的事。彼吉特總
是無所不知的。時尚書屋
我坐進布萊兒夫人旁邊的一張甲板椅,因此打斷了她跟瑞斯之間的密談,我順口說:
時下的聖職人員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時尚書屋
然後我請她在今晚的化裝舞會上與我共餐。瑞斯用某種方式使他自己也包括在我的
邀請裡。時尚書屋
午餐之後,那個叫貝汀菲爾的女孩過來加入我們喝咖啡。我對她的腿的看法是對的。時尚書屋
那雙腿是全船最美的。我當然也要邀請她共餐。時尚書屋
我很想知道彼吉特在佛羅倫斯遭遇了什麼不幸的事。一提到意大利,他就變了樣。時尚書屋
要不是我深知他這個人可敬,我早就懷疑他搞了什麼不名譽的桃色事件……
現在我開始懷疑了!即使是最受尊敬的人——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將多叫我開心。時尚書屋
彼吉特——不可告人的罪!太妙了!

第10三章

這是一個怪異的晚上。銷售處唯一適合我的化裝服是「玩具熊」。如果是在英格蘭
某個冬夜裝扮成熊,跟一些漂亮年輕的女孩一起玩,我是不會介意——但是在赤道地區
就很不合適了。然而,我仍製造了很多歡樂,而且得到第1獎。時尚書屋
布萊兒夫人拒絶化裝。顯然她是跟彼吉特同一看法。瑞斯上校也一樣。安妮·貝汀

菲爾為她自己編造了一件吉普賽服裝,看起來特別美。彼吉特推說他頭痛而沒參加。我
要一個叫做瑞佛斯的矮怪人代替他。他是南非工會的重要委員。他是一個可怕的矮人,
但是我想跟他在一起,因為他提供我所需要的情報。我想從雙方面瞭解南非河邊高地事
件。時尚書屋
跳舞是一件熱門的事。我跟安妮·貝汀菲爾跳了兩支舞,而她不得不假裝她喜歡跟
我跳舞。我跟布萊兒夫人跳了一支,但是她並不假裝她喜歡,因而我找了其他幾個容貌
不錯的少女當犧牲品。時尚書屋
然後我們去吃晚飯。我叫了香檳酒;服務生建議說一九一一年份的克里特是船上最
好的香檳,我接受了他的建議。我似乎正好找對了令瑞斯上校大開金口的東西,他一反
平常的緘默,變得健談起來。這令我高興了一陣子,然後我發現,我們這一群的中心靈
魂人物變成了不是我,而是瑞斯上校。他拿寫日記來跟我開玩笑。時尚書屋
「那有一天會透露出你所有的輕率言行,彼得勒。」
「我親愛的瑞斯,」我說,“恕我冒昧地說,我並不是像你所想的傻子。也許我有
過輕率的言行,但是我不會把它們寫下來。在我死後,我的遺囑執行人會知道我對很多
人的觀感,但是我懷疑他們是否能從我的日記中,發掘任何可以改變他們對我的觀感的
線索。日記的用處是在於記錄他人的習性——但不是自己的。”
「雖然如此,但是難免不自覺的自我透露。」
「在心理分析家的眼裡,什麼都是醜惡的,」我說教式地回答。時尚書屋
「你的生活一定十分有趣吧?瑞斯上校?」貝汀菲爾小姐以明亮的大眼睛盯住他說。時尚書屋
她們就是這樣,這些女孩們!莎士比亞劇本中的奧塞羅以說故事來吸引狄斯蒂娜,
但是,哦,難道狄斯蒂娜不是以傾聽的方式來吸引奧塞羅嗎?時尚書屋
不管怎樣,這女孩是替瑞斯找對了話題。他開始敘述獅子的故事。一個射殺很多獅
子的男人,總是比其他男人占優勢。似乎這也是該我講講獅子故事的時候了。一個比較
輕鬆的故事。時尚書屋
「對了,」我說,“那使我想起了一個我聽過的很富刺激的故事。我的一個朋友到
東非某個地方去遊獵。有天晚上,他為了某件事情走出他的帳篷,被一聲低沉的吼叫嚇
着了。他突然轉身,看到一隻獅子蹲伏着正要跳過來。他把來複槍留在帳篷裡沒帶出來,
情急之下,只好迅速地俯下,獅子正好跳過他的頭。獅子搞不懂怎麼沒撲到他,怒吼着
準備再一次撲襲。他又迅速俯下身子,獅子又從他頭上跳過去。如此連續三次,這時他
已靠近帳篷口,飛奔進去抓住來複槍。當他手握來複槍出來時,獅子已經不見了。那使
得他大惑不解。他匍匐前進到帳篷的後面,那兒有塊空地。就在那裡,那只獅子正忙着
練習低姿撲殺的功夫。”
這贏得了熱烈的掌聲,我喝了口香檳。時尚書屋
「另一個時候,」我說,“我的這位朋友有過第2次奇特的經驗。他正在長途旅行
中,急於在太陽熾曬之前趕到目的地,天才蒙蒙亮時,就催他的僮僕套車。他們遇到了
不少麻煩,因為騾子都很不聽話,但是最後還是套好了車上路。那些騾子像風一般地快
跑着,天亮的時候,他們才知道為什麼。原來在暗暗的天色下,僮僕把一隻獅子當成了
騾子套在車上。”
這個故事也贏得了滿堂喝彩,但是我確定最大的掌聲是來自我的朋友——那工會委
員——他一臉蒼白認真的神色。時尚書屋
「我的天啊!」他不安地說,「那誰去解開繮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