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浴室迷霧》 第 12 頁


可是,新奇並不能長久。而且,對幸子來說,購置許多衣服、提包、皮鞋,江山的收入是負擔不了的。當然,這些在結婚前她也明明是知道的。「我是逃出來的。」幸子說,「丈夫虐待我……」「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3)

可是,新奇並不能長久。而且,對幸子來說,購置許多衣服、提包、皮鞋,江山的收入是負擔不了的。當然,這些在結婚前她也明明是知道的。時尚書屋

「我是逃出來的。」幸子說,「丈夫虐待我……」
「嗅,我知道,我見過國崎了。」
「他來過?」
「是。我說的是為你好,去警察署吧,會保護你的。」
「我又沒幹什麼,為什麼要去警察署?」
「沒幹什麼?」
「是啊,我沒殺和也呀。」
「可是,國崎……」
「他老糊塗了,一點兒也不理解我。」
江山覺得理解幸子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時尚書屋
「我認為不逃走就沒命了,才離家出走的,可是想來想去又無處可去,最後想想只有這兒。」
「你倒輕鬆啊,怎麼進來的?」
「我以前在這兒的時候經常丟鑰匙,那時我就打開廚房的窗戶,從縫隙插進打掃走廊的掃帚,剛好能撥着門鎖。我想起以前的經驗,一試果然打開了。怎麼樣?」
「吹什麼牛。這兒可能已被監視了,你真是胡來。」
「啊,我不是特意不開燈等看你回來的嗎?我的努力你該看到一點兒呀。」
江山終於從驚異中清醒了一些[
「知道了,總而言之,必須冷靜地想一想。」
「算了吧,想什麼。」幸子回到鋪席上,「我一想就累。」
「可是,現在是你被追捕,不動腦筋就別想逃脫。」
「你動腦筋吧,我要休息一會兒。」
「你打算以後怎麼辦?」
「洗澡,睡覺。」幸子說,「哎,給我放洗澡水。」
「瞧你多自在……」
「那好,我自己來。」
幸子站起身向浴室走去。浴缸裡響起嘩嘩的水聲。江山絶望地抱住腦袋。時尚書屋
幸子一點兒也沒變。她還是把麻煩事讓別人干。時尚書屋
可是,這一次事關生死,同早上起來倒垃圾不同。時尚書屋
「對啦!」
高峰刑警!高峰說過,有事告訴他。他會妥善處理的。時尚書屋
江山翻開筆記本。高峰家的電話記在哪兒。在這兒。江山奔到電話機旁,撥動電話號碼。時尚書屋
「往哪兒打?」幸子走過來問道。時尚書屋
「往哪兒打都行。」
「知道了。把我出賣給國崎吧,你能得到多少錢?」
「什麼!」江山把聽筒擱在一邊兒,「你以為我會幹那種事?」

「那你往哪兒打?」
「一個我熟識的刑警。」
「報告警察也一樣。國崎只要想殺我,在拘留所也好,在監獄也好,他都能辦到。」
也許確如幸子所說。時尚書屋
「你說怎麼辦?」
「你考慮吧,你是丈夫嘛。」
「現在不是了。」
「我去洗個澡。」
幸子開始脫衣服。時尚書屋
「喂」
“怎麼?在土耳其浴室或其他地方,女人的裸體早已看慣了吧。,’
「我哪有那些錢。」
「我不是你以前的老婆嗎?到這個年紀還害什麼羞?」
幸子脫得一絲不掛,打了個哈欠朝浴室走去。時尚書屋
江山獃然地目送着她。時尚書屋
的確還像五年前那樣。纖細的身材,身段很好,現在仍不顯得胖。時尚書屋
「可能是緊張得受不了了,一定是。」江山咕噥道。被幸子那樣一說,給高峰打電話的事也擱在了一邊。但老是藏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時尚書屋
浴室裡傳來幸子用鼻子哼的歌聲。江山嘟噥了一句:「隨它去吧!」接着脫下上衣橫躺在鋪席上。時尚書屋
6
「這陣子你變乖了。」長谷沼君江一邊為直美拿出早餐一吃的鷄蛋,一邊說。時尚書屋
「是嗎,換了一顆心。」
「太好了。」
「無聊吧?你如果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事。」
「為小姐擔心都膩了。」
「真是替我說的。」直美一邊喝飲料一邊說,「你也不能識別男人吧。」
「這是什麼話?」
「我說的。嗯,今天去哪兒呢?」
「小姐,我想您是知道的,該做動身準備了。」
「我知道。」
「今天就準備好吧?我來幫您。」
「今天沒心思,藝術家就是不好對付喲。」
「一般打點行李不能叫藝術。」
「對我來說卻是藝術,簡直是奇蹟。動身前再收拾。別擔心,會掉頭髮的。」
「可是,我頭髮都白了。」
「哪裡,還黑着呢。」
「是染的。小姐沒發現?那是您粗心了。」君江笑着說。時尚書屋
可是,直美倒一本正經地盯着君江那烏黑的頭髮。是染的,我根本沒想到。時尚書屋
直美想,是我使她白了頭。心裡禁不住有些難過。時尚書屋
「您怎麼了?」
「晤……哎,來一杯咖啡。」
「來了·」
「長谷沼!」直美叫住了她。時尚書屋
「什麼?」
「行李明天收拾。」
「知道了。」
君江一走進廚房,直美便開始吃荷包蛋。上午十點,按直美平常的習慣,今天起得特別早。挑西裝費了不少工夭,離開家時已快到十一點。出了門,直美不禁感到奇怪。時尚書屋
沒有江山山的人影。時尚書屋
「奇怪……這個極端負責的人!」
難道昨天晚上心臟病發作了?她想,要是穿一套黑色衣服就好了。這時,一個從未見過的青年跑了過來。時尚書屋
如果是慢跑,穿西服戴領帶未免不大合適。時尚書屋
「對不起。」那人來到直美面前,停住腳步,「是新並直美嗎?」
“哎。時尚書屋
「我是來替換江山的,來遲了,對不起。」
「替換江山?」
「是呵。我十點左右接到電話,就急急忙忙地趕來了。」
「江山,他怎麼了?」
「他呀,不大舒服吧。」
「不大舒服?」
「不過,是他本人打的電話,我想問題不太大。他叫我向您問好。您去哪兒我都奉陪。」
「謝謝」
「那個責任感很強的江山請假了,肯定是身體有病了。」直美想。其實,直美倒是可以不把江山放在心上,可是……
「去哪兒?」青年問。時尚書屋
「呷,這……江山的住址,知道嗎?」
「知道,怎麼?」
「嗯……我有件東西存在那兒,把地址告訴我好嗎?」
「噢,那我問您一起去吧……」
「不用了。嗯……我想一個人去。」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