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浴室迷霧》 第 2 頁


長谷沼君江微微一笑說:「小姐也挺固執啊。」直美一愣,接着又笑了起來:「我也不好讓爸爸一輩子不娶女人,不過,她同我只差十歲,做爸爸的妻子還可以,但不能硬叫我喊她媽媽。」「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3)

長谷沼君江微微一笑說:「小姐也挺固執啊。」

直美一愣,接着又笑了起來:
「我也不好讓爸爸一輩子不娶女人,不過,她同我只差十歲,做爸爸的妻子還可以,但不能硬叫我喊她媽媽。」
「反正,令尊是想把您這位獨生女放在身邊。……吃好了嗎?」
「嗯,收拾一下吧。……不管怎樣,我都二十歲了,要是五六歲的孩子那當然應該……」
「在大人眼裡,孩子總是孩子。」
“割了二十歲已經有選舉權了,抽菸、喝酒也都
「您不是早就開始喝酒了嗎?」
君江對直美的一切瞭如指掌。直美想,這太不公平了!
「而且……對,到了二十歲,不經父母同意也能同喜歡的人結婚的。」
「那倒是。」
「對,結了婚就不用去美國了。」直美好像才明白似的,說道。時尚書屋
「離啟程還有五天時間了。」
“有五天時間就足夠了。只要情投意合,即使一天
「小姐……」君江臉色略變。時尚書屋
直美哈哈大笑起來[
「是開玩笑,我不會幹那種事的。啊,有些困了。」她站起來說,「我休學報告已經交了,不想去大學了,可是別的又沒有地方可去。如果明天中午我還沒起床的話,你就叫醒我。」
「知道了。」
直美剛要走出餐室,又回頭問道:
「你看我穿結婚禮服和新娘禮服,哪種合適?」不等回答,接着又說,「晚安!」
「晚安!」
直美順着樓梯兩階一步地往上跑去。長谷沼君江在門旁目送着直美,而後輕輕一笑,向廚房走去。時尚書屋
「難道……」她忽然表情嚴肅地自言自語道。時尚書屋
直美也許是跳到床上去的,二樓隱隱傳來咯的一聲響。君江木安地仰望着天花板。時尚書屋
「都半個月了!為什麼沒抓到一點證據?」
典型的歇斯底里症。時尚書屋
「太太,偵探是一項非常微妙的工作。」社長平本擺出一副既像兔子又像泥鰍的十分圓滑的笑臉說道,「萬一您丈夫發現被跟蹤或被監視,那就完了,因此,我們必須慎重。」
「是在慎重地敲竹杠,是嗎?」那位太太將匕首一樣尖刻的話投向平本社長。「時間越長,你們越是賺錢。」

歇斯底里變成了冷言諷刺。時尚書屋
「太太,我們絶不做那種缺德的生意。的確,在同行中有這種人存在。但是,辜負顧主信賴的事我們絶不做。」
「我父親常說,」太太打斷他的話說,「說大話的人不可信。」
平本一時閉口無言。時尚書屋
「我丈夫就是一個能說會道的人,我完全被他騙了,真的。」
太太放下二郎腿,裙子輕輕地往上一提,頓時,粉紅色的內褲映入平本的眼帘。時尚書屋
「不管怎樣,三天之內要抓到我丈夫與人私通的現場證據。」太太站起來說道,「我丈夫同那個女人隔一天幽會一次,三天時間足夠了吧。」
「可是,太太……」
「如果三天之後仍然抓不到一點證據,我就宣傳你們這個偵探社是白吃飯的。我認識的人很多,對你們的工作多少會有些影響的。」她強硬地說著,嘴邊嗤地一笑,”“但願你不是個只會說大話的人廣說完,她轉過身,叭地一下拉開接待室的門,噴嚏旺走出門去。時尚書屋
這家偵探社唯一的一位女辦事員阪下浩子兩手端着茶盤走進屋裡:
「怎麼,走了?」
「哎。這兩杯茶都給我。」平本迎合的笑臉這時轉變為對下屬的嚴肅表情。時尚書屋
「是」
啜了一口阪下浩子送上來的茶,平本說:
「喂,江山這傢伙沒電話來嗎?」
「從昨天一直沒電話。」
「這傢伙子什麼哪!」平本咬着牙說。時尚書屋
「是啊。」
阪下浩子並不知道。平本一仰脖子喝光了茶。時尚書屋
「太淡了,這也是茶?」
「您說過要節約茶葉的呀。」
「是嗎……」平本咳嗽了一聲。時尚書屋
「哦,好像有客人。」
收發室傳來門鈴聲,阪下浩子想去開門。時尚書屋
「喂,阪下君!」平本叫住她,「正好,要是客人,就把這杯茶端上去。」
阪下浩子一邊往收發室跑一邊在心裡想,必須儘快另找一個工作。時尚書屋
「請進!」她又恢復了平素的笑臉。時尚書屋
「我想來委託一件事。」
進來的是一位身着上等和服的婦女。阪下浩子想換一杯茶……。時尚書屋
「……您要委託的是為小姐當保鏢?」平本說。時尚書屋
他心中盤算,不能放走這個顧主,看她那模樣像個有錢人。時尚書屋
「不是我女兒,是我服侍了近三十年的那家主人的小姐。」
什麼?女傭人?平本心裡涼了半截。時尚書屋
「小姐還有四天就要到美國去,請在去美國之前保護她。」
「什麼,這個……這樣做有什麼原因嗎?」
「不!當然,小姐有事的時候不能讓你們保護,只是,小姐說不定會閙出什麼荒唐的事來,這種可能性是很大的。」「噢。」
「就是所謂盯梢兼保鏢吧。」
「這種差事可不容易呀。」
「我知道,費用多少都沒關係。」
平本又打量了一下對方。時尚書屋
「那麼……您是說,要一直跟在那位小姐的身旁,是嗎?」
「如果可能的話,請儘量別讓小姐知道。」長谷沼君江說,「我來委託這件事,小姐是不知道的。」
「那……太困難了。」
「萬一知道了我也沒辦法,只是請儘量隱蔽一些。」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
平本答應了,可心裡卻在想,也許拒絶她是聰明的。時尚書屋
這個偵探社最近經營不佳,優秀的人才都被人挖跑了。一句話,像樣的一個也沒有。時尚書屋
他覺得,這樣困難的差事沒人能勝任。而且,聲稱「費用多少都沒關係」,事後連杯咖啡錢都不肯付的吝嗇顧主並不少見。時尚書屋
「嗯,聽您的意思,好像是一樁非常特殊的工作。」
「當然,費用也不一般吧。」
「是啊,多少要貴一點。」
「這次我帶來五十萬元。」君江拿出一隻信封,放在桌子上,「不足的部分以後結算。」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