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浴室迷霧》 第 3 頁


平本生怕顫抖的手被對方發現,一把拿起厚厚的信封。「那麼……我給您開收據,請稍等片刻。」他出了接待室,連忙回到座位上。「走了嗎?」板下浩子問。「沒有呢!」平本從信封裡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3)

平本生怕顫抖的手被對方發現,一把拿起厚厚的信封。時尚書屋

「那麼……我給您開收據,請稍等片刻。」他出了接待室,連忙回到座位上。時尚書屋
「走了嗎?」板下浩子問。時尚書屋
「沒有呢!」
平本從信封裡取出一沓面額一萬元的新鈔票,飛快地數了起來。時尚書屋
「哦,會不會是假鈔?」
「別說喪氣話!……沒錯!五十萬!」
平本前地嘆了一口氣:“喂,阪下君,要咖啡廠
「給我也來一杯,行嗎?」
平本遲疑了一下,轉眼又顯出大方的樣子說:「嗯,好。」
可是,問題是讓誰來完成這極差事。平本逐一回想僱員們的面容。——那傢伙,這小子,還有……。嗯?還該有一個呀。時尚書屋
電話鈴響了。板下法子拿起了聽筒。時尚書屋
「啊,是江山嗎?等一下。」
對了,還有江山。時尚書屋
「江山嗎?喂,你在幹什麼啊?私通現場抓到了嗎?」
「晤,昨天夜裡,確實啊。」
聽筒裡傳來精神不振的聲音。時尚書屋
「是嗎,剛纔那位太太來過,大發了一通脾氣走了。還不錯。」
「可是,不太好……」
「怎麼?看丟了?」
「不,我親眼看到兩人一起進了飯店。」
「那麼是照相機裡又忘了裝膠捲?!」
「不是,裝了。」
「那怎麼了?」
「進去的時候是背影,看不到臉。我想拍他們出來時的鏡頭,就一直等着,可是……」
「他們發覺後,溜了?」
「不,我睡着了。剛纔一覺醒來……」

對方說到這裡,啞然無語。他早料到平本會大發雷霆。時尚書屋
實際上,平本的臉已變成豬肝色,雷已處于即將放電狀態。然而,平本沉思了一會兒後輕輕地點點頭,轉怒為笑,說道:
「那傢伙辛苦了。晤,你可能也太累了吧。」
“哦?’
「是這樣,有件差事正適合你干,馬上到社裡來一下。」
「好,好的。」
「你最適合,工作很簡單,就是監視、保鏢、照看小孩子。適合你干吧?」
「社長,這個……」
「還有呢,這差率的條件也不賴。」
「什麼條件?」
「事情要是辦糟了,就解僱你。怎麼樣,值得一幹吧?要是聽明白了就快回來!」
平本的憤怒由低變高,接着叭地掛斷了電話。時尚書屋
「喂,阪下君,咖啡要來了嗎?」
「是的,我還要了些點心。」阪下浩子說。時尚書屋
「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江山秀一面掛上電話,一面嘟噥道。時尚書屋
狹小的電話亭裡好像還迴響着平本的怒吼聲。江山_無意中將手伸到了十元硬幣的退錢口。他只投進一枚硬_幣,不該再退還出來的。時尚書屋
「嗯?」
手指碰到了一樣東西。一枚十元硬幣。可能是前一個打電話的傢伙沒發現退出來的錢。時尚書屋
「算我的了。」
江山想把那枚十元硬幣裝進口袋,轉瞬又猶豫了。——猶豫什麼,不就是十元錢嗎?時尚書屋
可是,要把這僅有的十元錢往口袋裏裝時,心裡反而覺得很可憐。江山把十元硬幣又送進了退錢口。時尚書屋
出了電話亭,江山打了個大哈欠。又累又困。老是這樣下去,平本社長大喝一聲他就無可奈何了。時尚書屋
江山秀一,四十三歲。時尚書屋
這個年齡很微妙,有的人認為正是年富力強,可是有的人又認為已漸漸衰弱了。時尚書屋
江山屬於哪種類型已不言而喻。他用手撫摸着滿是鬍鬚的下顎。時尚書屋
疲乏的不只是他本人,連裹着身子的西裝、大衣以及過去是茶褐色的皮鞋也同樣陳舊不堪。時尚書屋
然而,江山的長處是,即使被嚴厲訓斥,也不會不滿地罵社長。實際上,他處于一種任何時候被解僱都無可奈何的狀態。時尚書屋
剛纔平本也說過,好容易探到了私通的現場,卻又忘了給照相機裝膠捲;跟蹤有偷盜劣跡的主婦,反而被誤當成小偷給抓了起來;為追汽車租用「的士」,結果閙出車禍,不得不付修理費……。時尚書屋
這陣子,他接連失手,一事無成。時尚書屋
「實在是個廢物!」江山嘆道。時尚書屋
這時,腳下一條小狗汪地叫了一聲。這小狗渾身臟污,像是隻野狗,眼睛像期待着什麼似的一動不動地盯着江山。時尚書屋
「你也是孤身一個?晤,咱們是同類。」江山對小狗說。時尚書屋
江山過着單身生活,妻子——以前有過。時尚書屋
江山朝大街的方向走去。情人旅館街一帶,夜晚燈紅酒綠,繁閙異常;可是到了白天,陽光一照,那種五顏六色就顯得單調冷清,就像濃妝艷抹的女人那張剛剛起床尚未化妝的臉似的。時尚書屋
江山無意識地加快了腳步。——不想在這種地方停留,一刻也不。時尚書屋
几乎是跑出了情人旅館街。他喘着氣,放慢了腳步。留神一看,剛纔那只小狗也跟來了。時尚書屋
小狗仰望着他,搖頭擺尾。時尚書屋
「喂,算了!」江山說著又走了。時尚書屋
幹這種工作,出入那種旅館是家常便飯。每當那種時候,江山心裡就憋得難受。時尚書屋
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妻子同一個陌生的男人睡在情人旅館的床上,江山衝到了現場。時尚書屋
那情景就像電影中的一個鏡頭一樣,至今仍清晰地浮現在江山的腦海裡。所以,他不願在那種地方停留。時尚書屋
他覺得實在是個倒霉的差事。在追蹤他人私通的時候,沒想到自己的老婆竟睡在別的男人懷裡。時尚書屋
可是……還得回偵探社。要是乘出租車回去,那個小氣的社長又會發火的。時尚書屋
回頭一看,那只狗又跟來了。時尚書屋
「喂,你要適可而止喲!」江山說,「我什麼也沒有,沒什麼東西可給你!」
江山掏出褲兜拍一拍給它看。小狗搖搖頭,不聲不響地回去了。時尚書屋
「明天說不定就輪到我了。」江山嘟噥道。時尚書屋
他為找公共汽車站,在大街上走了起來。時尚書屋
2
「我去吃午飯。」平本社長對阪下浩子說了一聲,走出了偵探社。時尚書屋
「您去吧。」板下浩子從座位上應道,「您慢走。」接着又加了一句,「真是個吝嗇鬼。」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