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浴室迷霧》 第 7 頁


「滾出去!權力的走狗,滾出去!」有人一喊,於是一呼百應。「滾出去!滾出去!」一時間成了大合唱。當然,她並沒真的生氣,只是為瞭解悶,覺得有趣。可是,教授倒挺認真,繃著臉說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3)

「滾出去!權力的走狗,滾出去!」

有人一喊,於是一呼百應。時尚書屋
「滾出去!滾出去!」一時間成了大合唱。時尚書屋
當然,她並沒真的生氣,只是為瞭解悶,覺得有趣。可是,教授倒挺認真,繃著臉說:
「你!過來」
江山朝嗤嗤直笑的直美瞪了一眼,連忙逃出教室。時尚書屋
「……啊,你還沒走呀,」走出正門的直美對不知何時來到身邊的江山說了聲,「你辛苦啦!」
「我說過,這關係到我的生活。」
「你的生活,我不感興趣,看你那樣子,老婆跟人跑了吧?」
江山咳嗽一聲。時尚書屋
「謝謝你的關心。」
直美瞪大眼睛盯着江山。時尚書屋
「哦?這麼說,真跑了?嗅,真開心,」
直美笑得直打滾。不,因為是在路上,並不是真的在地上滾。她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又蹦又跳。時尚書屋
“有什麼可笑的廣江山滿臉通紅,怒聲說道。時尚書屋
「要是……怎麼不可笑!老婆跟人跑了的人,還調查別人的私情!真叫人好笑?」
她竟毫不在乎地捅別人的痛處!江山瞪着直美,轉眼間,自己也苦笑了。的確,在別人看來,一定很可笑。時尚書屋
直美真的是在開心地笑,並沒有冷嘲熱諷。時尚書屋
「喂,別傻笑了,人家看著哪。」江山說。時尚書屋
「怕什麼。不笑還能哭?惹姑娘哭,人家會認為你是個壞男人的。」
「精原諒,這實在是我的工作。你上廁所我當然不會跟着去,除此以外,就讓我跟着吧。」
「好吧,隨你的便。」直美說,「不過,別妨礙我,今天我要會朋友。」
「啊,知道了。我躲在一邊,不惹人注意。」
「真的?」
「我是專幹這一行的,最擅于不引人注目。」
「是嗎?謝謝你。」
「哎,那人是幹什麼的?」直美高中時的好友大津智子說。時尚書屋
「誰?」
「略,就坐在那個桌子上,那個勝乎乎的男人。」
水果兼小吃店裡都是女孩子。直美望着一本正經地坐在女孩子中的江山,美爾一笑。江山面前擺着堆得老高的水果凍糕。時尚書屋
「準是個愛管閒事的,討厭。」直美說。時尚書屋
「瞧,他的眼神好像跟一般人不一樣,不會是管我們的吧。」
「是啊,有什麼問題了吧?」
「那樣的話,女孩子可要帶手槍了。」
「可是,那樣一來,又沒志氣了,別擔心。」

江山不知道她們是在說自己,正在對溶化了的凍糕進行決戰。時尚書屋
「哎,直美。」
「嗯?」
「我同她們說好了,為你開個歡送會。」
「什麼歡送會,不用了。」
「可是,畢竟好久不能見面呀,要找個地方,來個一醉方休,或是叫上一個男孩子,開個欺負男生會。」l「有意思。」
「哎……」智子略微壓低聲音,「你要保密啊,如果喜歡大麻,也搞一點來。我的他就是這一路的人,我知道。」
「真的?」
「乾脆開個大麻茶會吧?反正到了美國,要多少都會搞到的。」
「既然這樣,來個亂交晚會吧?」
「說得對!」
頭腦聰明過人的智子扶了扶眼鏡,探着身子,「要是真干,人一旦聚齊,怎麼辦?」
直美暖昧地微微一笑。她想反正要離開日本,一時回不來,幹什麼都沒關係。可是,她又不想那樣糟蹋自己。也許是她太守舊了吧。時尚書屋
直美回頭朝江山那邊一看,他正在狠吞虎嚥地吞吃凍糕。時尚書屋
一定是用出差費買的,他覺得不吃木行。——那個年代,在這一點上還是非常守規矩的。時尚書屋
「哎,直美,你在想什麼?」智子問。時尚書屋
「哦?晤,沒想什麼。哎,智子,剛纔說的倒是挺有趣,但是我想開得健康點兒。」
「健康點兒?那就開家庭舞會?」
「嗯,再健康點兒。」
「再健康點兒?想做美容操?」智子雙目圓睜地問。時尚書屋
「您來了。這位是新井先生的小姐。」
這是東京都內屈指可數的法國餐館之一。直美常常同爸爸一起到這兒來。時尚書屋
「有座位嗎?」
「有,小姐的座位我們隨時準備着哩。」
經理親自把直美帶到靠窗戶的餐桌前。時尚書屋
「今天有什麼好吃的?」
「有最好的鹿肉。」
「好啊,來一份。」
「哦馬上把菜譜送來請您過目。要什麼飲料?」
「嗯,雪利酒。」
「明白了。」
直子把杯子裡的雪利酒喝下去一半,頓感心裡一陣發熱。無意中往店門口一看,那個偵探手裡拿着大衣正往店裡探頭探腦,受到店裡人的指責。時尚書屋
直美不覺微微一笑。時尚書屋
「艱,」她叫經理,「把在門口轉悠的那個人帶到這兒來。」
「是您帶來的?」
「算是吧。」
「明白了。」
江山莫名其妙地來到店裡。時尚書屋
「在這兒監視更方便些。」直美說。時尚書屋
「是啊,腿都走酸了。」江山嘆道。時尚書屋
「年紀不饒人哪,真可憐。您也該吃晚飯了吧?一起吃gB?」
哦,晤,這個……,,
江山接過菜譜一看,頓時目瞪口獃。大概連菜的名稱都看不懂,再看價錢,更讓人咋舌。時尚書屋
“選好了嗎廣經理來問。時尚書屋
「我要蝸牛、洋蔥奶汁烤菜湯,再來個鹿肉。」
「明白了,這位先生呢?」
江山乾咳一聲:「嗯……清飩肉湯。」
「清燉肉湯?」
「只要這一個。」
“哦?’
「我要湯就行了。」
「知道了…」
直美不解地望着江山[
「在減量?」
「偵探社發的伙食費只的七百元,這個湯就超過一百元了。」
直美噗啼笑了起來。_“你真有趣。時尚書屋
江山一點兒也不覺得有趣。在直美享用美味佳餚時,_他乾巴巴地喝看涼湯。時尚書屋
「喝點葡萄酒吧?」直美說,「再要一個杯子。」
「不,不用了。」
「不讓你付錢。」
「偵探接受跟蹤對象的款待等於被收買,這不行。」
直美聳聳肩。時尚書屋
「那好,隨你的便吧。」
咕喀咕嗜,一陣奇妙的聲音。江山肚子叫了。時尚書屋
江山慌忙扭過臉去。時尚書屋
「這就是你家?」江山說,「好闊氣呀!」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