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浴室迷霧》 第 8 頁


「對,這兒就住我和長谷沼兩個人,地方太浪費了。」「我的家可能只有你家的車庫那麼大。」「咱B放三輛外國車?」「微型汽車還差不多。」江山說,「今天不出去了吧?」“哎。還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3)

「對,這兒就住我和長谷沼兩個人,地方太浪費了。」

「我的家可能只有你家的車庫那麼大。」
「咱B放三輛外國車?」
「微型汽車還差不多。」江山說,「今天不出去了吧?」
“哎。還不到十一點,這麼早回來,長谷沼~定會大吃一標。時尚書屋
「小孩子要早睡早起。」
「失禮了。」直美笑着說,「明天要起早,得趕快睡覺。」
「哎,星期天嘛。」
「是啊,早上八點要出去。」
「真的?」
「你不來就把你扔下了。」
「知道了。」
直美撤下了內部對講機按鈕。時尚書屋
「長谷活,我回來了。」
「這就來了。」裡面應道。時尚書屋
「好了,明天再見!」直美愉快地說。時尚書屋
江山站到一邊,目送直美進門後,便朝車站方向走去,他餓得要死。時尚書屋
看到一家快餐麵館,他飛奔進去,大喝一聲:「辣麵米飯,」
「哈夫回來得早呀。」長谷活君江說。時尚書屋
「我要做好孩子了。」直美說。時尚書屋
「等會兒還要出去?」
「我要洗澡睡覺了。明天七點鐘叫我。」
長谷沼君江有些納悶[
「是晚上七點嗎?」
「早上七點!」
「法哪兒?」
「晤,朋友們為我開歡送會,給我做一盒盒飯。」說著,直美轉身上樓。長谷沼君江愕然地目送着她的背影。時尚書屋
4
「混蛋!」江山早上醒來的第1句話很不帶勁。時尚書屋
渾身痠痛,那是長期不鍛鍊而突然猛跑的結果。可是,沒法子,那也是工作。時尚書屋

一看閙鐘,六點半了。——醒得正好。江山暗暗誇獎自己。時尚書屋
「嗯……那姑娘說她八點鐘出去。」他一面自言自語,一面在洗臉他將水往臉上噴。頭腦清醒了許多。時尚書屋
今天再來法國菜可就吃不消了。快到吃晚飯的時候,就買好盒飯。在餐館裡吞嚥飯糰也是挺有趣的。時尚書屋
年紀一大,早上的事就很費時間。年輕的時候,從睜開眼,跳下床,啃麵包,系領帶,到離家出門,十五分鐘足夠了。而現在,不慌不忙地打開報紙,喝一杯牛奶,刮刮鬍子,到離開家,要四五十分鐘。就像一台生了銹的引擎,發動起來頗費時間。時尚書屋
可是,今天早上不能那樣從容不迫。到新井家要一個小時。「七點來鐘再不走就……」
然而,生了銹的齒輪怎麼也轉不快,好容易辦完事離家出門,已是七點十分。時尚書屋
外面很靜。平常這個時候,上班的職員們正魚貫地朝車站方向走去。時尚書屋
「對了,今天是星期天。」
知道是禮拜日,就越來越沒勁了。混蛋,我為什麼要去照看那姑娘呢?時尚書屋
牢騷再多工作還要干,這就是江山這代人的特點。他加快腳步朝車站走去。時尚書屋
正要從一輛黑色大轎車旁走過時,車門一下開了,一個男人擋住了去路。時尚書屋
「讓開!」江山說。他已猜到對方是什麼人。時尚書屋
「提江山吧?」
對方是個四十歲左右皮膚微黑的小個于男人,寬大的身材把黑西裝撐得鼓鼓的,看上去比江山寬一倍。時尚書屋
「是的。」
「請上車,有話說。」
話說得還客氣,但那語氣卻不容拒絶。時尚書屋
後車門被打開了。無奈,江山上了車。時尚書屋
同偶爾因公乘坐的出租車不一樣,坐席十分豪華,就像坐在高級飯店裡的大廳裡一樣。小個子男人坐在駕駛席上。時尚書屋
後排座席上已有客人。是一位年過花甲的老人,身上穿著筆挺的三件套西裝,繫著領帶。同是西裝,比起江山的來可高級多了。時尚書屋
江山覺得老人可能內臟不太好,臉色土黃。時尚書屋
「去上班?」老人問。比起他的樣子來,老人的聲音很有力。「是的,找我有什麼事嗎?」
「星期無還工作,真辛苦。」
「沒法子呀,吃的就是這碗飯嘛。」
老人過了一會兒說道[
「我姓國崎。」
江山禁不住身子縮成一團,頓時徹底清醒了。時尚書屋
「耽誤你的時間,對不起。」叫國崎的老人說,「要去哪兒?」
「這這個……」
「說出地址。我要知道地址。」
江山說出了直美家的地址。時尚書屋
「是高級住宅區呢。」國崎道,「喂,開車。」
汽車開始滑動,不知不覺疾駛起來。時尚書屋
「知道我的事了嗎?」
「精到了。昨天高峰刑警來說過。」
「那就不用兜圈子了。也許給你添麻煩了,我要找到殺死我兒子的兇手。」
「警察在搜查。」
「是嗎,不管他們的事,我要自己找到。」
「我同幸子五年前就離婚了。」
「知道。可是,經過多方調查,能幫她逃走的,唯有你有可能。」
「她嫌棄我,跟人跑了,現在不會來找我的。」
「也許吧,不過,說不定會來的。」
「你要我做什麼?」
「不要包庇,也不要隱匿,並不要你通知我們。你可能不忍心給過去的妻子套上絞索。」
江山無言以對。時尚書屋
「總之,我們一定要找到她。到那時別妨礙我們,不要撥110什麼的。」國崎盯着江山,又叮囑道:「明白嗎?」
「我懂了。」江山說,「可是……說是幸子殺的,沒錯嗎?」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如果她被錯殺了,那就太可憐了。」
「沒錯,是她殺了我兒子。」
江山目不轉睛地盯着車前方,過了一會兒又問:
「幸子……是你的女人?」
國崎微微聳了一下肩,說道,「是我老婆。」
江山驚異地望着國崎。時尚書屋
「可是……她比我太年輕了,我兒子竟同幸子勾搭上了。你也知道,幸子不是個貞潔的女人,同我兒子進行危險的戀愛。可是……兒子太痴心了。」國崎嘆了口氣,苦笑道,「算了,老頭子的牢騷真叫人難為情。」
「可是……你兒子是被刺死的吧?」

“晤

「在你家,幸子不下廚房吧?在我那兒的時候,她就不喜歡下廚房,有時也做一做。可是,她一見到血就會引起休克而暈倒。有一次手切破了,她就昏倒在地……。這樣的幸子會殺人?找不大相信。」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