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鐵爪虛空魔 第 42 頁


「詹姆斯!」海妮身子一軟,滑了下去。她抱住邦德的腿,悲喜交加,嘴裡一個勁地喊着:「詹姆斯,詹姆斯!」邦德俯下身去,把她摟在懷裡:「海妮,你沒事吧?」「沒事,詹姆斯,沒事。」
作者:伊恩·弗萊明 / 頁數:(42 / 44)

「詹姆斯!」海妮身子一軟,滑了下去。她抱住邦德的腿,悲喜交加,嘴裡一個勁地喊着:「詹姆斯,詹姆斯!」

邦德俯下身去,把她摟在懷裡:「海妮,你沒事吧?」
「沒事,詹姆斯,沒事。」她撫摸着他的頭,「詹姆斯,我親愛的!」然後靠在他懷裡,輕輕地抽泣起來。時尚書屋
「別難過,海妮,一切都過去了。」邦德也用手撫摸着她的頭髮。「虛空大夫死了。現在我們得趕快逃出去。時尚書屋
起來吧。」他扶起海妮,「你知道從哪兒能出去嗎?你是從哪兒送來的?我們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海妮喘着粗氣說:「前面有條岔道,一直通到裝甲車停車的那間屋子。’傳送帶突然停了。海妮慌張地問:“是不是他們來抓我們了?」
邦德顧不上回答一把拉起她:「快跟我走!」他們跑到隧道的岔口,讓;想拐進去,突然聽見說話。他們趕緊躲了起來。時尚書屋
邦德把海妮拉在身邊,掏出槍,低聲說:「對不起,海妮,我可能又得殺人了。」
「把他們通通殺死!」海妮低聲道。她躲到邦德身後,用手摀住耳朵。時尚書屋
邦德檢查了一下槍。眼前的情形很危險,要麼殺死對方,要麼被對方殺死。看來不止一個敵人走過來,他必須掌握好時機,趁他們不注意時把他們幹掉。他握緊槍,眼睛盯着前方。時尚書屋
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們的說話聲都能聽清楚了。「你還欠我十元錢呢,薩姆。」「別急,今天晚上我就能翻本。」「哈、冷哈……」
出來了。一個,兩個,三個。邦德看清楚了,一共三個傢伙,各自手裡都提着槍。時尚書屋
邦德大喝一聲:「你們別做夢了。」話落槍響,先撂倒了一個傢伙。不等另外兩個反應過來,邦德又擊斃了一個。第3個傢伙立即還擊,子彈擦着邦德的身子飛過去,邦德又是一槍,三個傢伙沒命了。時尚書屋
「咱們快走,」他拉著海妮,鑽進岔道口,飛快地跑起來,隧道里迴響着他們的腳步聲。這裡的空氣好多了,沒有鳥糞的臭味。邦德一邊跑,一邊考慮着下一步的計劃。他不敢肯定是否有人聽見剛纔那幾聲槍響,也難預料前面還會遇到什麼情況。時尚書屋
現在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遇到敵人就立即開槍,一定要設法把那輛裝甲車弄到手。光線很暗,海妮不小心摔倒了。邦德急忙把她扶起來:「摔傷了嗎?海妮。」

「沒,我沒事,我只是太累了。我的兩隻腳都劃破了。這兒有道門,那輛裝甲車就停在裡面。我們現在進去嗎?」
「是的,海妮,只有靠那輛裝甲車能幫我們逃走了。你要挺住,我們一定能找到機會。」邦德摟住她的腰,扶着她慢慢走。他來不及察看她腳上的傷情,但他估計肯定傷得不輕。時尚書屋
她每走一步,身子一歪,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時尚書屋
他們終於挪到一扇小門跟前。邦德一手握槍,一手輕輕地推開一條門縫。裡面沒有人。那輛偽裝成龍的裝甲車就停在裡面,車門大開着。時尚書屋
他心中暗自祈禱,上帝保佑,但願油箱有油,發動機也沒有毛病。時尚書屋
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同時夾雜着幾個人的說話聲。聽起來正在朝他們這邊走來。邦德拉起海妮迅速朝前跑去。他們別無選擇,只有趕緊藏進那輛裝甲車。時尚書屋
他一把將海妮推進去,然後他自己也鑽進去,把車門輕輕關上。外面的說話聲已經能聽得很清楚了。時尚書屋
「你為什麼說那是一定槍聲?」
「不可能是別的聲音。」
「還是小心點為妙。」
「走吧,我們過去看看吧。」
雜亂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了。邦德接住海妮的手,在嘴唇上豎起一根手指,示意她不要吱聲。然後他輕輕推開門,側耳一聽,沒有動靜。他伸出頭去四下觀望了一陣,沒有看見人,只看見一排槍掛在左邊牆上。時尚書屋
他飛快地取下一支卡賓槍和一支手槍,檢查了一下,子彈裝得滿滿的。他把槍遞給海妮,然後跑到通往隧道的那道門前,把插銷插緊。他又跑回裝甲車,看了一眼油表,油是滿的。上帝保佑,成敗就在此一舉了。時尚書屋
他把裝甲車發動起來,一聲轟鳴,象是打起了炸雷。接着車身一抖,開動了。時尚書屋
「有沒有人追我們?」邦德大聲問道。時尚書屋
「沒有。嗅,等等,跑出來一個人,又出來一個。朝我們開槍了。又跑出來一些人,有個傢伙拿着步槍,他趴下了,正朝我們瞄準。」
「關上瞭望窗,趴下!」邦德加大油門,裝甲車一聲怒吼,衝了出去。時尚書屋
「再看一下,海妮,小心,只把瞭望窗開一道小縫。」
「他們不打槍了,只站在那兒看我們。瞧,那是什麼東西?狗,狗來了,跟在我們後面追。能追上我們嗎?」
「用不着擔心了。過來,坐在我身旁,當心,別碰頭。」
裝甲車開進湖裡,走了大約五十碼後,邦德把車停下來,拿起那支卡賓槍,瞄準跟在車後的那群狗,一槍一個,外面傳來一聲聲淒厲的狗叫。最後一隻狗也被打死了。他放下槍,說,「海妮,這下沒事了。」然後開動裝甲車,朝他們上岸的那個河口開去。時尚書屋
邦德撫摸着海妮的膝蓋:「現在,我們完全脫險了。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發現虛空大夫已經死了。群龍元首,他們各自忙於逃命,不會來管我們了。等到天黑,我們就乘船回牙買加去。時尚書屋
天氣看來不錯,晚上說不定還有大月亮呢。怎麼樣,你能堅持到晚上嗎?」
她摟着他的脖子,說:「我當然能,可是你呢?瞧你身上傷痕纍纍,沒有一塊好肉。哎呀,你胸口上怎麼會有這一圈紅點?」
「等會告訴你。放心吧,我很快就沒事了。現在告訴我你昨晚上的情形,你是怎樣從黑蟹嘴下逃生的?我一夜都在為你擔心。一想到成千上萬的黑蟹正在撕咬你的身體,我的心直髮緊。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