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復仇的女神 第 5 頁


她筆直地坐著。穿的是一套素色的蘇格蘭呢衣裳,並掛着一串珍珠,戴着一頂紫的色邊女帽。勃洛尼心裡估量着:「有點土氣,但人可能蠻好,腦筋不知道怎麼樣,眼睛好鋭利。真不知道拉斐爾是在什麼地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第 / 頁數:(5 / 63)

她筆直地坐著。穿的是一套素色的蘇格蘭呢衣裳,並掛着一串珍珠,戴着一頂紫的色邊女帽。勃洛尼心裡估量着:「有點土氣,但人可能蠻好,腦筋不知道怎麼樣,眼睛好鋭利。真不知道拉斐爾是在什麼地方遇見她的?」他一面想著,一面閒扯着天氣。時尚書屋

瑪柏兒得體的回答,平靜地等待這次會見的初步開始。
「你可能會奇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勃洛尼移動了一些檔案並給了她一個得體的微笑。
「我想,你已經知道拉斐爾先生的噩耗了吧!」
「是的。」瑪柏兒說。
「他是你的一個朋友,是嗎?」
「我們是在一年前認識的。」瑪柏兒說:「在西印度。」
「啊,我想起來了,他為了健康原因,才到那裡去的。那次旅行對他有點好處。不過當時他身體已經很壞,快要殘廢了。」
「是啊!」瑪柏兒說。
「你和他很熟吧?」
「不,我們只是住在同一家旅社的觀光客,偶爾談談話。我回英國後,就沒見過他了。我一直靜居在鄉下。而他呢?我猜想,他完全專心在事業上。」

「呃,我几乎可以說,一直到他去世的那一天,他還在進行他的事業。」勃洛尼說:「他有個很棒的、會賺錢的頭腦。」
「我體會得到。」瑪柏兒說:「他是一個很出色的人物。」
「你是否清楚—不知拉斐爾先生有沒有和你談過—這件事情?」
「我無法想象,」瑪柏兒說:「拉斐爾先生要向我表示的,到底是怎樣的一件事情?我完全無法想象。」
「他很欽佩你呢。」

「他太過獎了。」瑪柏兒說:「我只是比較樸實罷了。」
「我想你一定知道,他是個很富有的人。在他逝世前一些時候,他已把遺產安排好了,例如一些委託人和旁的受益人什麼的。」
「這是目前一般的做法,」她說:「雖然我自己對錢財的事,不太在行。」
「這次會面的目的,」勃洛尼說:「是要告訴你,拉斐爾給你留了一筆錢,在一年後便完全是你的了。不過,是有條件的,你得接受某種建議,我必須讓你知道這些建議。」
他在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一隻長信封—封好的信封,遞給她。
「我認為這比較好,你應當自己去看裡面的內容。不必急,慢慢看好了。」
瑪柏兒用勃洛尼遞給她的一把裁紙小刀,慢慢拆開信封,取出信紙,是張打字的紙張,她看了一遍,疊好,再看一下,望着勃洛尼。
「我還是不太清楚是怎樣一回事。沒有更明確的指示嗎?」
「就我來說,到目前還沒有。我必須把這封信交給你,告訴你遺贈的總數。這筆錢有兩萬磅,免扣遺產稅。」
瑪柏兒望着他,吃驚得說不出話了。一時勃洛尼也沒再說什麼,只是緊盯着她看,心裡在猜測她頭一句話會說些什麼。她說話時几乎是用譴責的語氣。
「這真是一筆巨款呢。」瑪柏兒說。
「其實也不多。」勃洛尼說。他正想說:在今日這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我必須說,」瑪柏兒說:「我真是大吃一驚。坦白地說,非常的吃驚。」
她拿起這封信,仔細又看了一遍。
「我推想,你知道這條件了?」她問。
「是的,拉斐爾先生親自和我說的。」
「他沒有向你提示什麼嗎?」
「沒有,他沒有。」
「如果他告訴你了,你的建議可能會更清楚?」瑪柏兒說。現在她口氣有點酸溜溜的了。
勃洛尼悠然一笑。
「你說得對。那便是我要做的。我說,你可能會覺得困難—要完全明白他想要做些什麼事。」
「那倒是真的。」瑪柏兒說。
「好啦!」勃洛尼說:「現在你要給我一個回答了。」
「不,」瑪柏兒說:「應當讓我先想想。」
「象你說的,這確是一筆巨款呢。」
「我老啦,」瑪柏兒說:「象我這樣上了年紀的人,的確老了。也許我可能活不到能拿到這筆錢的時候。」
「在任何年紀,金錢總是不用蔑視的。」勃洛尼說。
「的確,」瑪柏兒說:「而且我以為,拉斐爾很明白,他這種出人意料的做法,會讓我這個上了年紀的人有說不出的喜悅。」
「是啊,的確。」勃洛尼說:「或許你可以到國外做一次遊歷?安排一次適當的旅行,參觀劇院、音樂會等地方。」
「我的胃口比較小一點,」瑪柏兒說:“我想享受一隻松鷄—完完整整的一隻;一匣糖炒栗子這都是些頗貴重的嗜好,是我不能時常滿足的。也有可能會去觀光歌劇院。這是說,需要一輛車子,來回柯凡脫花園一次,在一家旅館破費一晚。但我現在可先不要胡說八道了,我會接受下來,做番思考。時尚書屋
真的,到底什麼使拉斐爾先生—你知不知道,為什麼他要做出這件特別的事情;無論如何,為什麼他認為我能替他做?他必定知道,時間已過一年多了,自從他第1次見到我至今已快兩年了,可能我較以前更軟弱無力,更沒有能力做到這麼一件事情。他是在冒險。應該還有旁的人,比我更適合擔任這件工作。?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