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10 頁


公子雙手捧着下腮,喊道:「不好了,下腮又打下來了。」你想鳳小姐是房中弱女,有何氣力就打得米公子下腮?因手帶孫佩行定的一串八寶嵌珠的金鐲,手起之時,二物落在手腕之下,前日將米公子下腮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54)

公子雙手捧着下腮,喊道:「不好了,下腮又打下來了。」你想鳳小姐是房中弱女,有何氣力就打得米公子下腮?因手帶孫佩行定的一串八寶嵌珠的金鐲,手起之時,二物落在手腕之下,前日將米公子下腮打了,尚未全愈,又被鳳小姐打了,所以下腮易下。不知小姐脫得此難否?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7回

破佛寺白璧遭險

話說米斌儀將鳳小姐搶至破佛寺,強成親事,卻被鳳小姐一鐲將下腮打下了。「你們為甚慌忙?」包成仁說:「請公子快快上馬,外面大路有一個大漢趕來了。」米公子聽得此言,便慌得手足無措,只得撇了風小姐,同成仁出了寺門,扶公子上了馬,跑下山岡。鮑剛已離不遠,口中罵道:「快快將小姐留下。」
放大步趕去,只隔一節,包成仁道:「我看此人好像在爭春園與紅面漢子打散眾人的黑漢子一般。」那家丁道:「快拿他送官。」又有家丁道:「動不得手,我們假裝響馬,也有不妙。」
包成仁說;「快走為妙。」鮑剛聽得明白,強人又多,不知小姐在那處?緊緊趕來。包成仁道,「你看那大漢追得甚急。」想了一會,此人喊叫要小姐,若與他說又不信,我若不言,他又趕來亂打,倘若天明,被人看見,反為不美,如今用計,叫家人四散,鮑剛趕了半晌,見人四散,趕東不是,趕西不是,腿又軟了,米公子騎快馬已走不見了。時尚書屋
鮑剛想:救不得小姐,不如轉身回大路,看時風爺夫人卻不見了,鮑剛想:他們等不得先去了,待我追趕,不言。時尚書屋
再說米公子等到天明陸續進城,將風小姐丟在破佛寺,不言。且說破佛寺東首有鄉村,名仙人鄉。只隔二里多路,叫莫家莊。內有一個破落戶,此人叫莫倫,自幼失母,只有一父。時尚書屋

當年家中稍可,年長二十六歲。為人奸猾,作為非禮,鄉人代他起個號,叫「莫上天」。前日賭輸了十多兩銀子,四處借些債,逼得無法,其父莫士王雖有幾兩銀子,卻不替他兒還。莫倫拿了索子,到破佛寺前尋短路。時尚書屋
進得廟門,哭道:「我莫倫命苦,今日今時,是我盡頭日子。」此時天色將亮,尚未大明,莫倫正在落地扣索子,抬頭一看,望見大殿上有個女子,吃了一驚。想道:我才尋死,就有吊死鬼來了。便向前大膽道:「你是何人,在此勾當?」且說風小姐在氈條上坐了,見米公子出去,一心思想自縊。時尚書屋
忽外面一人進來,頭帶破帽,身上破衣,手拿索子,號啕哭進廟來,又向小姐問道:「你是人是鬼?」
鳳小姐答道:「是人。」莫倫道;「既是人,怎到此處?」小姐道:「我乃開封府鳳竹之女,被奸人謀害,父母帶投湖廣叔父處安身,不料遇響馬劫我到此,若君子送我回去,自有金帛相謝。」莫倫聞言暗喜道:「開封府離此三百多里,不上三日到了,那鳳老必有重賞,還了眾人,餘下些再賭一場,真死中得生。」
將索收拾去了。「原來是小姐,失敬了。」又道;「小人家下不遠,小人姓莫,名孝先。今早遇得小姐,不才願送回開封府。」
小姐說道:「不回開封府,請你送我到湖廣去。」莫倫說:「小人情願。」於是請小姐到小人家內,僱個車轎,此時小姐在急難,欲要回見父母,有米公子欲到湖廣,又不知莫倫人心如何,正是: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隨。時尚書屋
話說小姐起身,「既承君子相送,奴家只得造府。」莫倫道:「何出此言,凡事方便第1,但是怕怠慢小姐。」說罷將地上鋪一條紅氈,卷在手中。小姐出了廟門,上了高岡。時尚書屋
此時天色已明,莫倫偷眼將小姐一看,吃了一驚,想到天生得如花女子,不若帶她回去強他成親,不枉人生一世。又想道;「不好,她若不從,喊叫起來,反為不美。前日有個算命先生,說我今年有干金財運,莫非應在此人身上?」不覺已到自家門首,將門推開,莫倫將手朝外一指。莫士王是個九流三教之人,已會意外面有人,便不做聲,莫倫道:「此乃是開封府鳳老爺的小姐,被強人劫了,在破佛寺內,歹人不知去向,方纔兒過寺前,見小姐一人,便請到家明日送小姐往湖廣。」
莫士王道:「鳳老爺千金,小兒請到,寒舍輕慢,恕罪。」小姐答禮道;「我因被強人劫了,煩令郎送我到湖廣,父母團圓,自有重賞。」莫士王說:「此去湖廣甚遠,小兒一路不便,老漢在家沒事,一同送小姐何如?」小姐道:「老翁若去,更妙。」莫倫就去收拾,一宿已過。時尚書屋
次日天明,莫倫父子備辦早飯,風小姐用過道:「老翁幾時起程送我到湖廣去?」莫士王說:「不瞞小姐,此處去湖廣三千多里,兩月方到,約要盤費五千餘金,老漢要想向朋友相商借兌。」小姐暗思:莫家父子如此貧寒,怎備得許多銀兩?時尚書屋
若我久處,恐生不測。想了一會,想別的東西當不起銀子,不如將孫郎聘我這副金鐲取下當了,早早起程。就在手上將鐲取下,不覺兩淚汪汪,傷心起來,暗想:當初孫郎定我,只望天長地久,永戴此鐲,不料禍起,如今孫郎身陷囹圄,又不知何日得脫此難?此時無奈,只得棄了此鐲,到了湖廣命人來取,將物放在桌上,說道:「老伯一時難借許多銀子,不如將此鐲去當幾十兩銀子,早早起程。」莫士王即便叫兒子去當,小姐說:「君子,此物只可當,不可換。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