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11 頁


」莫倫允諾,拿到街上,三文不值二文,換了七十餘兩銀子,就開了賭債,買了幾件衣服,備了行李,又尋人寫了一張假票,回來交與小姐收了。此金鐲要孫佩開封府災滿,方歸小姐,後話不敘。莫士王一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54)

」莫倫允諾,拿到街上,三文不值二文,換了七十餘兩銀子,就開了賭債,買了幾件衣服,備了行李,又尋人寫了一張假票,回來交與小姐收了。此金鐲要孫佩開封府災滿,方歸小姐,後話不敘。莫士王一連收拾三四日,僱了車子起程。鳳小姐見莫家父子二人老實,放下了心。時尚書屋

誰知他父子拐至揚州,將小姐賣入煙花,按下不表,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8回

紫霞軒赤繩聯姻

不言莫家父子送小姐往湖廣。再表郝鸞自開封府與鮑剛分別,得了司馬傲柬帖,往浙江而來。想到司馬先生,叫我到杭訪得好漢,方可救孫兄弟。況杭州文風所在,那有好漢?一日到了杭州,天色已晚,想道我母舅是好興頭的,今晚去恐不恭,不若下了寓所,明日再去。時尚書屋
只在前面掛着燈上寫公文寓所,郝生走進問裡面有人否?小二忙來答應:「爺可是下店的?」郝生道:「是。」便把行李交與小二,小二掌燈引郝生進門。只見柜上坐著一人,面如靛染,唇似硃砂,頭紮花布手巾。此時二三月天氣微熱,身穿青布戰衣,大紅裙褲,旁立一個小使斟酒。時尚書屋
那漢子見了郝鸞並不起身,郝鸞思想道:這個狗頭無禮,忍了氣,同小二上樓來。小二將行李放下,點了燈跑下樓,取盆熱水洗面,郝生洗了。小二又拿茶來,放了一個破碗,郝生又忍了氣。小二拿了號簿筆墨上來,請問:「爺尊姓大名,那裡人氏?」郝生道:「問怎的?」小二道:「奉上司行文,開飯店來往客商,俱要上號,每月初一十五,到縣內去對。時尚書屋
恐有來歷不明,店傢俱有干係,所以要開姓名。」郝生見他說到有禮,道:「我乃洛陽人,胡士信。」小二不知其意,寫丁送付那大漢去了。便送飯上來,郝生見是大米飯,一碗豆腐,罵道:「這個該死的,爺到此該煮白米飯,大魚大肉,好酒,難道爺不把錢與你?」小二笑道:「說差了,東有店,西有店,那些店才有魚肉好酒、白米飯。時尚書屋
我店內只是這樣,明日算賬還要白銀一兩,才可放你出門。」郝鸞聽了就將這些丟將下去,把小二打了一頓。小二負痛下樓,喊叫:「我去把大爺請來。」郝生道:「就請金剛來也不怕。」

小二跑至藍面大漢前,說:「小人被惡漢打傷,請爺出氣。」那漢問道:「他因何事打你?」小二道:「他要白米飯、大魚大肉,小人回沒有,他就大怒,損了物件,打了小人,不說連你都罵了。」那漢聞言大怒道:「這個狗才大膽。」遂走至樓下,罵道:「那裡來的野漢,在此胡行,敢下來打?」郝生已知是藍面大漢,把衣角紮好,挺立樓門,那漢道:「你敢下來!」郝生道:「我便下來。」
將扶手用力一推,認定那漢打來,那漢側過,郝鸞乘空跑下,那漢搶一步照郝生面上一拳打來,郝鸞側過,舉右手照那漢頭上一下,那漢翻身跌倒,郝生正要趕上再打,那漢搖手道:「莫打,小弟得罪,兄果是洛陽人?」郝生住手,那漢陪笑說:「請到後面少敘。」郝生說道:「你想誘我進去,添些打手,我也不怕。」
那漢道:「豈有此禮。」就同那漢走到後面,卻是三間大房子收拾乾淨,擺了許多軍器、桌椅。那漢換了衣服,與郝生見禮,已畢,問道:「尊姓大名,弟望見教。」郝鸞道:「在下洛陽人氏,姓郝名鸞字跨鳳。」
那漢說;「原來孟嘗君,小弟得罪。」郝鸞道:「足下姓甚名誰?請教。」那漢道:「小弟姓陳名雷,字霓霞,山東東昌府人,世人見小弟粗俗,起了一個名號“值年太歲」,不知兄到此何事?”郝鸞道:「父母雙亡家業凋零,前日母舅着人喚弟,今日到此。」陳雷道:「令舅大人,高姓?」郝鸞道:「曾做經略大元帥,因老告假。」
陳雷道:「莫非吳羅漢老爺。」郝鸞道:「正是。」陳雷道:「小弟久慕大名,未曾會過,」就喚小二取些酒餚,二人暢飲。郝生言道:「只因小弟接鳳老爺家眷上山之後,才到杭州開店,訪好漢是實。」
以後各言心事,一宿已過。時尚書屋
次日,郝鸞起身別了陳雷,離子店門,往吳府而來。到了吳府門首,看了府門高大,對面照壁八字牆門內,放二張大凳,坐了十多個家人,真正威武。郝鸞上前問道:「這裡可是吳老爺府中?」家丁答道:「正是。」問他怎的?郝生道:「煩你們通報一聲,說我是洛陽人,特來拜望老爺。」
內中有一個老家人曉得,郝相公是老爺的外甥,卻不曾會過,便起身說道:「莫非是姑太太的公子麼?」郝生道:「正是。」眾家丁一齊站起來說道:「小人們不知大爺到,恕罪。」郝相公道:「恕你們無罪。」老家丁道:「請大爺到廳上少坐片時,老爺出來再請相見。」
那家丁進內一會說:「老爺請公子後堂相見。」郝生便走至後堂,只見母舅、舅母俱在堂上,便搶步上前雙膝跪下,「二位大人在上,愚甥拜見。」吳公雙手扶起道:「一路風霜,只行常禮。」夫人道:「幾年不見,如今長大成人了。」
郝生又與表見禮,坐下,說道:「愚甥自幼父母雙亡,家業凋零,少來問安,望乞恕罪。」夫人道:「自一母之後,叫我日日思想,今日你方到此,不要回去,在我這裡。況且我與你母舅,年紀已老,將來無人倚靠,你是外甥,也同兒子一樣。」
郝生點頭說:「遵命。」叫了婦女捧茶來,又擺飯用過。郝生叫家丁到陳雷飯店限取行李。當晚飲酒談些些家務,吳公夫人書房收拾牀帳,請郝公子安歇。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