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12 頁


原來吳公夫婦所生一女,名若蘭,年方十六尚未字人。因他容貌端莊,詩詞歌賦,又件件過人。吳公夫愛如真寶,要擇個乘龍方好。吳公郝生正在書房談話,忽有家人報道:「常柳二位公子到來。」吳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54)

原來吳公夫婦所生一女,名若蘭,年方十六尚未字人。因他容貌端莊,詩詞歌賦,又件件過人。吳公夫愛如真寶,要擇個乘龍方好。時尚書屋

吳公郝生正在書房談話,忽有家人報道:「常柳二位公子到來。」吳公道:「請他二人進來。」對郝生道:「二位在外遊學,今日方回,二生頗有才能,去歲入了學。」不一時二人進來,前面一人,頭帶方巾,身穿大藍,足下朱履,面如塗粉,年不過二十。時尚書屋
後面一人,頭帶武巾,身穿大紅,足下朱履面貌彷彿,笑容而進。笑道:「老年伯在上,小侄特來候」吳公道:「二位賢侄常禮罷。」禮畢,問:此位是誰?”吳公答道:「一賢侄常禮罷。」禮畢,問:「此位是誰?」吳公答道:「舍甥,姓郝名鸞。」
常柳二人又與郝鸞見禮,方纔坐下。吳公指道:「此位姓常,名讓號支仍,乃吏部侍郎如春之子。這位姓柳,名緒號貴之,乃兵部左侍郎逢春之子。」各人談了一會。時尚書屋
只見家丁稟道:「相公來了。」吳公道:「請他進來。」對郝甥道:「因他自幼在我家來往,如今不好阻他。」常讓道:「幼時同窗還尊重,目下隨門下客,習了滿口流言。」
柳緒道:「我們談得正興厭物又來了。」正說不了,史通從外叫道:「老伯,小侄史通來了。」郝鸞把史通一看,只見頭帶逍遙巾,身穿元色,足下朱履,與柳緒相彷彿。後跟一個門客,頭帶鴨皤巾,身穿青藍,卻也不俗。時尚書屋
史通見常柳二人笑道:「原來二兄在此,不知何時到的,就瞞我到伯府上。」柳緒道:「小弟二人才來,尚未拜府。」史通與吳公見禮,問道:「此位是何人?」常讓道:「乃是老伯的外甥。」
史通亦與郝生見禮。那門下客姓劉,名棟,亦各見禮已畢。史通老着臉坐下,說道:「小侄忝在老伯教下,非止一日,今日難得常柳二兄在此,況且郝兄又是初會,不論殘酒殘餚,願領一杯。」當時與劉棟坐下。時尚書屋
酒至數巡,史通道:「二兄遊學,不如小弟訪得游妓。」常讓道:「小弟尋師訪友,學習正道,這些小弟不知。」史通道:「你二人又推托子,想是老伯在此,你裝老實。」說道:「小弟已訪得有名之妓,生得千嬌百媚,兩眼令人魂銷,明日小弟作東,請郝兄與二位同樂一番,有何不可?」

郝生想母舅之言,果然不差。這史通真不成人,與他交而無益。時尚書屋
吳公見史通出言不遜,又不好當面說他,便起身有些不樂,要去後堂安歇。「你們在此少坐片時。」史通大喜道:「既然如此,老伯請便。」史通見吳公去後,便將他花柳中妙處,長長短短說個不了。時尚書屋
常柳二人不耐煩了,說道:「小弟今日方回,恐後母在家懸望,不能奉陪。」史通見他二人告辭,便掃了興,又不好留他,只得起身同去。郝生送他們出府,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9回

吳經略奉旨伐寇

話說常讓離了吳府,對柳緒說:「我看郝兄倒十分義氣,我等正談得高興,卻被厭物吵了去。明日我家設個香案,同郝兄結金蘭,不知兄意下何如?」柳緒道:「弟也是此意,須悄悄的把郝兄請來,瞞了那厭物。」計議已定,叫家人如此如此請他,各回家了。時尚書屋
再說史通與劉棟,吃了幾杯酒,真正有情,卻被常柳二人告辭。劉棟道:「大爺可知常柳二人意思?」史通道:「不知。」
劉棟道:「大爺說話,常柳二人愁眉不展,兩人丟了眼色,出門時又同家人說話。」史通道:「他人為何厭起我來?」劉棟說;「門下思想,常柳明日必請郝兄飲酒,大爺與門下再去同他閙一常」史通說道:「說得有禮,明日定去。」再說郝生見常柳有請,便來後堂稟吳公,說:「常柳二兄相請,愚甥明日要到他家飲酒,不知母舅意下如何?」吳公說:「若是常柳二人請,你可去,下次不必告我。但史通那畜生,不可同他往來。」
郝生道:「遵命。」吳公設宴後堂,與夫人郝生同飲,談些家務。時尚書屋
又說道:「老生,只養得一女,為你表妹擇一佳偶,費了許多心思。止有常柳二生中我之意,柳緒已有岳家,常讓尚未聘定,我欲將你表妹許配於他,無人作伐,幸得你來,可以從中說合。」
郝生道:「常兄果有才學,明日愚甥與柳緒從中說合。」郝生辭了吳公、夫人,回書房安歇。次日天明,常柳二人悄悄着人來請郝生,便取了幾件新衣服,帶了家丁,往常府而來。到了常府,家丁報道,柳緒先到,二人出來迎接到了大廳,見禮已畢,常柳二人說:「昨承兄與老伯雅愛。」
郝生道:「不恭,何勞稱謝。」常讓道:「史通那厭物所以得罪。」柳緒道:「小弟斗膽,欲與我兄結金蘭,不知尊意如何?」郝鸞道:「弟乃山野匹夫,既蒙雅愛,敢不從命?」常柳二生見郝兄允了,心中大喜,叫家人擺上香案,敘了年庚,郝生長,常讓二,柳緒三,誓同生死,拜畢起來,郝生又到後堂見常夫人,常讓道:「今日本請郝兄飲酒大廳才是,恐厭物要來,不若請郝兄到紫霞軒敘談。」
郝生與常柳二生走進軒來,一看是個小小花園,栽有奇花異果。時尚書屋
當下三人坐定,家人擺上酒餚,飲了一會,郝鸞道:「今日幸會二位賢弟,實乃天幸,我意欲煩柳賢弟代舍表妹作伐,與常賢弟聯姻,不知尊意如何?」柳緒道:「極妙。」常讓道:「不敢高攀。」柳緒道:「仁兄不必推辭,明日小弟同郝兄面會年伯,一言為定。」三人正在說話,門公進來稟道:「史相公同劉相公來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