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2 頁


貧道理當奉陪前去才是,奈貧道還有些正事。」言畢起身就走,那郝鸞謝之不盡,又留他不住,那司馬傲臨別之時,說道:「公子千萬莫負貧道這三口劍。」郝鸞點頭相洫,言道:「弟子謹依師命。」拱手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4)

貧道理當奉陪前去才是,奈貧道還有些正事。」言畢起身就走,那郝鸞謝之不盡,又留他不住,那司馬傲臨別之時,說道:「公子千萬莫負貧道這三口劍。」郝鸞點頭相洫,言道:「弟子謹依師命。」拱手而別。時尚書屋

只見司馬傲是個高人,卻也不敢違他吩咐。就與老家人商議,由此去河南,奈路程遙遠,盤川俱無,怎生去得?老家人道:「大爺慮得極是,且把今歲過了,到明春再作區處,待老奴慢慢作法。」郝鸞依言。光陰似箭,不覺又到歲暮,除夕已過,正是:詩曰爆竹一聲催臘去,梅花幾點送春來。時尚書屋
郝鸞過了元宵佳節,又對老家人說:「正月將終,我要行走,起身出門,你是怎樣替我作法?」老家人道:「為今之計,只得與那些受過大爺恩惠的,與他們借些盤費、衣服行李才了。」郝鸞道:「怎與他們啟齒?」老家人道:「相公不必開言,等我與他們說便了。」郝鸞道:「你可就去請他們來。」那老家人去不多時,請到四十多位人來祠堂中,與郝鸞見禮已完,依次坐下。時尚書屋
只見眾人齊道:「大爺呼喚有何吩咐?」郝鸞只不開口,老家人在旁說道:「我家大爺請列位到此,並無別事,只因要到河南開封府去,有一親眷,幾年未曾探望,前日有信到此,請大爺前去走走,奈路途遙遠,欠缺盤費、行李衣服。思來想去,並無別處設法,然後老奴思想到列位身上,大家量力幫助,日後加利奉還,所以請列位來一同商議。」那眾人道:「我等蒙大爺天高地厚之恩,尚且無以可報。」內有一個說道:「我的父母承大爺多少恩情。」
又有一人說道:「我們有了官司,要大爺救出來,大恩未報。」眾人又說道:「我們的家資情願與大爺分用。」郝鸞道:「列位若出此言,我就當受不起,連幫我盤費都不敢領了。」眾人見郝鸞如此,便道:「小弟說話,一時唐突,大爺休怪。」
眾人們又說道:「我們等大爺動身,告辭,小弟們權且告退,明日即當送上。」郝鸞道:「真真承情。」送眾人出門長揖而別。時尚書屋
且說眾人到一個僻靜所在,相同商議,說郝兄乃大丈夫,來日是他出門,況且向眾人說過借貸的話。今日我等大家開了名字,一一湊出程儀。有送二兩的,有送一兩五錢的,一時寫了六十多兩銀子,還有未曾開寫者,眾人各自散去。到次日總湊一堆,俱到郝家祠:「眾人蒙大爺吩咐,小弟們不敢違命,遂將名字同銀子,放在桌上。」
郝鸞道:「我實不過意,蒙各位厚情。」眾人道:「大爺何出此言?少表寸心。」大家朝上一揖,躬身而散。郝鸞的家人把銀子單帖收了。時尚書屋

次日,還有些朋友,聽得郝鸞要往開封府,齊齊捐資,郝鸞一一收了,共有二百多金。叫家人去備了行李衣服。又得幾個牲口,郝鸞又謝了眾人。時尚書屋
擇二月初二日起程,眾人備酒送行。前一日郝鸞買了三牲,拜辭宗祠,又到墳前拜辭父母,當晚用了夜飯,又取幾兩銀子,與老家人。又拜託各朋友,照看老家人。次日天明用過早飯,吩咐老家人:「我去之後,用心照管門戶,多則半年,少則兩三月就回。」
老家人說:「不須大爺吩咐,自然曉得。只是大爺路上須要小心。」便把行李牲口,備得停當。郝鸞將銀子收在身上,腰中掛了龍泉劍,那兩口劍收在行李內,跨上牲口,主僕灑淚而別,投河南開封府。時尚書屋
一路曉行夜宿,那日到了河南開封府,進得城來,尋了下處,進了客房,便叫人搬行李進店。小二拿了一壺茶說;「相公恐未用飯?」郝鸞道:「取來。」小二取了酒飯,郝鸞用過,小二收去。一宵已過。時尚書屋
到了次日,郝鸞來到街坊尋訪英雄。雖有幾人,入眼不上。又訪幾日,並無一人。一日站在店門口,便問小二道:「這裡果有熱閙所在,玩玩否?」小二道:「相公要玩玩,出了西門不上二里路,有一爭春園。時尚書屋
百花開放,何不去飲酒散悶?」郝鸞聽了,便將房門鎖上,出了店門,奔爭春園而來。一路見玩的人,三三兩兩而去,郝鸞隨了眾人行走。時尚書屋
有一里路,遠遠望見園林,掛着一面白色的招牌,上寫「爭春園」三個字。園裡共三十多座亭台,兩邊數不盡的樓間。亭中有一小亭,上寫「四賢亭三字。郝鸞便走上亭來,亭中放張八仙桌子,八張椅子。時尚書屋
郝鸞就在椅上座下,只見一個小童掃地,過來放了幕,在爐上泡了一蓋碗細茶,捧到郝生面前,叫聲:“爺吃茶。」郝生認是園內到來的茶,一飲而盡,將碗放桌上。時尚書屋
那書僮又到面前:「爺還是吃酒,還是遊玩?」郝生道:「是來遊玩。」小童依舊掃地,不一時那書跪下說到:「家爺來了,請爺速行。」郝鸞因他照會過的,立起身要走,那位長者早已近來。頭帶金綫方巾,身穿大紅,足下綾襪珠履,滿口鬍鬚,年在五十以上。時尚書屋
後隨一位書生,頭帶片玉,身穿天藍,足下珠履綾襪。後跟二名管家,擔了食盒。那老翁見郝生頭帶紅巾,抹額,淡紅,箭衣,獵皮靴子,面如重棗,兩道濃眉,氣象昂昂,威風凜凜,那老翁愛之不盡,想道:天下有這等英雄,笑嘻嘻拱手上前說:「老夫欲與兄敘。」一手輓住,郝身欠身說:「晚生驚駕,大人怒罪。」
二人到亭子上,見禮坐下,小童獻茶。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