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3 頁


那老翁道:「足下不是開封府人,貴處何方?」晚生乃洛陽人氏。”老翁道:「兄是洛陽人,老夫有一相知,兄可認得?」郝生道:「不知大人相知是何人?」老翁道:「老夫相知之人,聲名浩大,此人結
作者:待考 / 頁數:(3 / 54)

那老翁道:「足下不是開封府人,貴處何方?」晚生乃洛陽人氏。”老翁道:「兄是洛陽人,老夫有一相知,兄可認得?」郝生道:「不知大人相知是何人?」老翁道:「老夫相知之人,聲名浩大,此人結交四方朋友,名叫跨鳳。他父在日,曾與我同盟又同僚,兄可知否?」郝生聞言道:「小侄有眼不識,望您恕罪。」老翁驚道:「原來跨鳳賢侄。」

重見一禮。郝生道:「老伯貴姓大名?」老翁道:「姓鳳名竹字名山。曾做太常寺少卿,因有病辭職。」又指那書生道:「此是小婿,姓孫名佩字玉琢。時尚書屋
他父親是做武昌府,亦與令尊同盟。」郝鸞道:「先父在日,曾向小全主過,不知老伯駕臨。小侄孤身路遠,少來與老伯孫世兄候安。」孫佩道:「真乃幸遇,望兄恕罪。」
郝生起身,辭道:「小侄失陪。」鳳公與孫佩道:今日幸會,連請也請不至,怎出此言?郝鸞道:怎好叨擾。”那鳳公道:「請坐」不上一會,擺下酒席,那鳳公請郝生首坐。郝生道:「老伯請上坐,小侄怎敢上坐。」
孫佩道:「郝兄是客,家岳是主,那有主人替坐之禮。」鳳公又道:「小婿言之有禮。」謙遜一會,郝生只得告坐,鳳公對坐,孫佩橫坐。家人送酒上來,吃了幾杯。時尚書屋
只見兩乘大轎到來,跟隨仆婦們,直奔四賢亭而來。家人向鳳公道:「夫人小姐到了。」鳳公道:「請他們到浮山亭去,此處有孫姑爺在此不便。」家人領命,叫那轎伕抬到浮山亭,轉彎抹角去了。時尚書屋
郝鸞道:「小侄有屈老伯母世妹了,今日禮該拜見,恐其不恭,唐突不便,明日到府去見禮。」風公道:「到明日,自然奉請。」
又敬了幾杯,孫佩談些詩文,郝鸞談些武藝,正是投機,鳳公大悅。正談得高興,下面又到了一起人。先一位頭帶方巾,身穿大紅,面麻鬍鬚,足穿烏靴。左者一人,面麻有須,儒巾儒服打扮。時尚書屋
右者一人,不上三尺,也是一樣,儒巾儒服,後跟有二十多名管家。鳳公、孫佩吃了一驚。不知這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2回

爭春園英雄救人

話說那位公子,同了兩個幫閒的,正到園中之時,朝四賢亭一看,低言向二人說道:「老鮑你看亭子上面,卻是老鳳同了孫佩在此,我正要尋他,今日在此撞住,待我抓他下來,打他一頓出氣。」那矮子道:「這卻不可,我自有主意。」對公子低言道:“門下才聽得有人說,他家夫人小姐,也在園內玩耍。時尚書屋
大爺可將打手傳來,抬一乘小轎,伺候抬鳳小姐,況且那同他的漢子,卻是精壯之人,此時動手,恐紅臉發氣,我們人少,等打手到此,人多勢眾,不怕那人。只把鳳小姐搶去與大爺完姻,就是老鳳與孫佩告狀,門下做個硬保,就是府縣不敢斷離。時尚書屋
不知大爺意下何如?”公子道:「老石的計正好。提起孫佩奪我婚姻,恨不得食他之肉,方泄我恨。」那鮑說:「大爺不必性急,少不得處治他。」公子點頭,叫家人回府,叫齊打手。時尚書屋
公子同鮑石二人,往雪浮亭等去了。時尚書屋
且說鳳公孫佩見三人去了,鳳公對孫佩說:「早知遇此賊,不來到也罷。」郝鸞看見他郎丈二人低言細語,面上失色,便問道:「方纔面麻之人是誰?」風公道:「不瞞賢侄說,老夫與他,不知那世的冤仇。此人姓米名玉字斌儀,他父乃當朝宰相,名叫米中立。那長漢姓鮑名成仁,那個矮子姓石名談,因他生得矮小,人已叫他石敢當。時尚書屋
我無子侄,只生一女,名棲霞。今年十六歲,雖沒天姿,卻也端正。米斌儀訪知小女才貌,叫鮑石二人前來做媒。我想米中立是個奸臣,日後有禍。時尚書屋
況他兒子米斌儀又無才貌,倚他父親之勢,任鮑石二人引誘,所為皆不公不法之事,又強占民間婦女,奪人田地,無所不為。雖有地方官,不敢拿他。老夫不允。前月小女許配孫佩,米斌儀聞知,甚是心中不悅,屢尋我翁婿。時尚書屋
況我年已六旬,小婿書儒,忍了多少氣。今日到此地,仇人窄相逢,足吃他的苦了。」孫佩道:「米家打手甚凶,岳母在此不便。」郝鸞聽了怒道:「開封府內怎容此人,若論別的,不敢請教,若說打字,小侄最喜。時尚書屋
有小侄在此,老伯放心。」鳳公道:「雖然如此,賢侄能打得許多人?」郝生道:「非是小侄誇口,有名好漢見過若干,何況這些鼠賊。」鳳公和孫佩聽了此言,不好再說,只愁在心。三人又飲子幾杯且表米家打人湧進園內,圍了亭子,米斌儀叫家丁只咐店主人要借亭子一用,那店主人聽了,叫小二和那些飲酒人說,那些人聽了,誰敢管事,盡都散了。時尚書屋
鳳公在亭上,見眾人一時四散,心內着急,又不好催客起身。那店小二忙忙收拾碗盞,恐怕打碎。走堂的收拾桌椅子,小二捧了往後走,方轉彎不防有人解手,站立身來,將碗撞在地下,油湯潑了一身。那人道:「凶人樣的,你家死了人,這等忙?油湯潑我一身。」
小二看吃了一驚,見此人身長九尺,白布袖頭,青布戰衣,足下着一雙皮靴。小二連忙陪小心說:「米府今日要搶風小姐,恐其相打,收拾傢伙,忙了些,得罪,碗打碎是小人晦氣。」說完拾起碎碗便走。那人擋住:「你把話說明再走,不要你賠衣服,不然打死你這狗頭。」
小二道:「爺莫動氣,我說,這開封府姓鳳的,曾做太常寺,生下一女,十分貌美。有姓米的,他父親是朝中首相,前去求婚,鳳公不允,將小姐許子孫佩,米家心中不悅。今日那鳳公同孫相公,又有一紅面人在四賢亭飲酒,他夫人小姐在後亭遊玩。米公子叫許多打手,搶鳳小姐。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