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49 頁


又命兵部米雲堅守城池。眾臣奏道:「此假駙馬定是米相同謀羽黨,俟柳緒回朝認實真假治罪。」那王世元回旨道:「米相等家眷全無,只有空房。」天子聞奏大怒,傳旨頒行天下:「着各省文武,捕獲米
作者:待考 / 頁數:(49 / 54)

又命兵部米雲堅守城池。眾臣奏道:「此假駙馬定是米相同謀羽黨,俟柳緒回朝認實真假治罪。」那王世元回旨道:「米相等家眷全無,只有空房。」天子聞奏大怒,傳旨頒行天下:「着各省文武,捕獲米中立、周明、史明德等解京,如有隱匿,九誅同斬。時尚書屋

米相門生俱拿下天牢,俟拿着米中立一起治罪。」天子退朝回宮。太后與娘娘無不讚馬俊救駕之功。時尚書屋
且說馬俊出了朝門,來到書院門,與常讓相會。常讓見馬俊為侍衛之職,好不歡喜,出來迎接。馬俊到內廳坐下,說道:「前日不講,愚兄去殺駙馬,焉有今日麼?」二人嘆了一會,馬俊又道:「在獄內天井,見飛下司馬先生來帖,上寫着叫俺救駕,砍殺刺客,天子大喜,封我禦前侍衛之職。」前後說了一遍,常讓道:「吾兄真乃大丈夫,全仁全義,又全其忠。」
馬俊道:「前日煩賢弟修書一封,送到鐵球山,與郝大哥同眾位兄弟知之,叫他們在山上不可亂為,着人各處尋訪柳賢弟。」

至晚常讓慶賀馬浚

且說柳緒赤手空拳,無處投奔,每日求乞而逃。那日柳緒住于破廟,天降大雨,又饑又餓好不苦惱。柳緒左思右想,欲投鐵球山,卻遠在杭州。聽說郝大哥,叫眾位兄弟,若是救了鳳林到鐵球山來,眾位在此齊集,不可有誤。時尚書屋
不知郝大哥與眾人如今可在鐵球山?恐其不在,如何是好?正在思想,不覺苦楚起來了,心意欲尋個自盡,不知他生死何如,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十五回遇金翁情結父子

且說柳緒受了許多磨難,饑餓難忍,欲尋自盡,正在廟內淒慘之間,只見廟門外來了一位老者,拿着香燭到神前燒香叩拜。聽得嘆氣之聲,那老者吃了一驚。便問道:「是誰?」柳緒道:「我是落難之人,只因饑餓難忍,欲尋個自荊」那老者是個吃齋行善的人,聽得此言,便道:「不可行此短見,俺看你相貌堂堂,後來必有好處。」便在腰內取出一錠銀子,與柳緒說道:「你自己將這銀子用幾天,速速投奔親友去罷。」

柳緒接了銀子,致謝不盡,又問公公姓名,老者道:「你問我姓名,我姓趙。」又說道:「你速速投親友去罷。」柳緒告別老者,那老者帶上了廟門,竟自奔去了,不提。時尚書屋
再說吳蘭征剿海寇已經得勝兩次,不能滅絶。吳蘭命吳興背本進京,求請虎將肋戰。吳興領命行至中途,直奔鐵球山分路,只見山頭添了一支人馬,意欲向前對敵,又不知那裡人馬,是由何處而來。只得勒轉馬頭迴避走過一旁,不期那支人馬看見趕上前來,便使撓鈎下了馬來,捆綁去會見郝鸞。時尚書屋
郝鸞正在山上閒坐,叫嘍囉下山打擾。此時吳興解在營前,看見中間一位將軍,吳興卻認得郝鸞,便道:「大爺,小的吳興奉老爺之命進京的。」郝鸞見押的原來是吳興,便叫嘍囉解了綁,放了吳興,吳興叩見郝鸞,郝鸞道:「我正要着人探聽你家老爺的消息,征寇的事,如今怎樣了?一一詳細說來,再言你太太在家安否?可有人來往?」吳興即將征寇的事,怎樣交兵大戰幾回,得勝了幾回,卻不能全勝,所以奉老爺之命,如今送本進京見駕奏聞聖上,求發大將數員,征剿海寇,方能全勝。不意此地遇見太爺的兵將,把小人綁來,不知太爺不在家中,因何到此,領的何處兵馬?要往那裡去戰?”郝鸞將前事細細告訴他一遍,如今不得回鄉了,吳興聽得此言,叫道:「太爺的話,正合我家老爺之機,如今老爺領了十萬大兵,千員戰將,征剿海寇,尚未成功,幸喜我家老爺與柳老爺得勝了幾回。時尚書屋
據小人看來,這裡這些爺們,有如天神天將,若依小人看來,棄了此山,小人也不進京,竟同太爺與列位爺們領兵一同助戰,幫我家老爺收服海寇,一戰成功。那時班師回朝見駕照功封官,豈不為美?」郝鸞等聞言無不歡喜,眾人都到郝鸞面前,說道:「此言甚是有理。」郝鸞道:「愚兄亦有此意久矣。」傳令回山,領了兵將,並吳興到了山上,與鳳文商議。時尚書屋
忽見廳前有一嘍囉跑下來稟道:「京中來了一人,說是馬爺差來的,不敢擅入。」
郝鸞聽見是馬俊有信,便道:「喚他進來。」嘍囉將來人引至聚義廳前跪下,呈上兩封信,郝鸞拆開一看,又驚又喜,即與大家同看,方知米中立、史德明、曹奎等逃走外邦去了。大家看完,無不歡喜,鳳公聽得明白,感謝神明不已。郝鸞叫能幹人,到各處尋訪柳緒不提。時尚書屋
且說鳳公與眾人一面改了旗號,嘍囉改為官兵。鳳公領了各家眷屬,因得了馬俊之信,方纔放心,回到開封府去。郝鸞等收拾盔甲馬匹草料完備,領了陳雷、鮑剛、周龍、周順、王雙、王常、鳳武、孫佩等人,又準了焦豹之奏,吳興與眾人齊奔而來,一路並不攪擾百姓。那一日到了登州地界,郝鸞領大小三軍,安營紮寨,先叫吳興去稟知吳公,吳公告知吳柳二公,便着將官迎接列位將軍。時尚書屋
到了大廳,大家上前倒身下拜,報上姓名冊傳,吳公照冊點名,看見眾人俱是身長魁梧,好似神將一般,喜不自勝。當時郝鸞等在席上,將柳緒得了綵球,被史通陷害,並馬俊救駕,米中立、史德明等逃走外邦之事,說了一遍。柳滂大大着惱。吳公解勸了一遍,又講等候收伏賊兵之後,將功奏聞聖上,免赦前罪見功封官。時尚書屋
當晚席散各歸營寨,準備次日交戰。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