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50 頁


話說柳緒得了這錠銀子,過了幾日,一路行來,直奔鐵球山而來。這一日到了山下,朝上一望,望見一人,只得走上山來,不見屋宇,只有亂磚亂瓦,心內好不憂慮。只見山凹走出四個人來,叫聲霜手拿鐵
作者:待考 / 頁數:(50 / 54)

話說柳緒得了這錠銀子,過了幾日,一路行來,直奔鐵球山而來。這一日到了山下,朝上一望,望見一人,只得走上山來,不見屋宇,只有亂磚亂瓦,心內好不憂慮。只見山凹走出四個人來,叫聲霜手拿鐵,扣走上山來。原來郝鸞燒了此山,有些零星在內,每日淘沙的人,上山來淘沙,柳緒拱手問道:「列位兄長,借問一聲。」

淘沙人說道:「你問什麼?」柳緒道:「我是落難之人,聞得此山有位郝大哥在於此山,我來投奔他,特來避難的,所以動問他們到那裡去了?」淘沙的四個人,有一少年人,一把抓住柳緒說:「不得了,此人在此山,打家劫舍,放火殺人,無所不為,今奉上司行文各處緝拿,你來問他一定是與他同黨,把你拿去見官。」柳緒嚇得跪下哀求道:「我是落難之人,並非歹人,望爺爺饒了小人罷。」幸喜內中有個年老的人,便勸道:「龔大哥,諒這人也不是個歹人,況此刻你我還有正經事做,與他作什麼對頭?看我面上饒他去罷。」
那人說道:「若不是老大,你今天死定了。」便挑籮下山去了。時尚書屋
那柳緒只得移步下山,便想道:我自幼在家,何曾受此饑寒,今又不知那裡去向,叫我如何是好?怎樣度日?又走了幾步,腹中饑餓口內又渴,巴巴又望不見一個人家,又行走不動,真實難挨。因想道:干休萬休,不如死休。前面有座樹林,且到那裡去歇歇。走到樹林,內見一座墳塋,上前看時,有了石牌坊,刻着「金氏墳塋」四字,上前拜了一拜,就地坐下。時尚書屋
前思後想,流落得緊,終不免溝渠一鬼,倒不如早早尋個自盡罷,免得見醜有辱祖宗。就在腰間解下半新的絲條,作個扣兒,一頭掛在樹上,又哭了幾聲,爬上墳堆,將頭往扣內一伸,雙足離地。時尚書屋
且說這時,來了一個半百年紀的人,也不知往那裡去的,至林內將驢子扣在樹上,說道:「許久不曾來看看。」進得林來,聽「哈」一聲喊,吃了一驚,仔細一看,見樹上吊了一個人,只嚇得那老兒急急忙忙爬上墳堆來,抱住那人往上一撮,用手替他解下了帶子,放在地下歇了半會,方纔有些微氣,不多時方纔醒過來。嘆了口氣,睜開眼睛,看見一人摟住他,便道:「好苦呀。」老者道:「你這後生,有什麼過不去的事情,走到俺家墳上來上吊,幸喜遇著俺進來,若不來看見你,豈不吊死在此,又要連累我跪官跪府。時尚書屋
我看你不是低三下四之人,面貌莊嚴,骨格清秀,日後自有好處。你是那裡人氏,姓甚名誰?」

柳緒只是嘆氣不做聲,那老兒又說道:「你為何不說與俺知道。」
柳緒不說真名,便隨口道:「晚生是江南人氏,姓金名緒。因家寒苦,便來投往親友,不意又被強人劫去衣服,只得每日沿門求乞,只因受不得饑餓,所以在此短見,實在不知是尊府貴塋,今蒙老者大恩救下,晚生終究不過多活幾天,我到別處去便了。」站起身來作了一個揖:「謝謝老者。」伸手拿了條帶,哭着便走。時尚書屋
那老者一把扯住了,說道:「慢走,慢走,俺有話說。」柳緒只得站住,老兒道:「你且坐下,老漢也是姓金名帷德,離此山五十里,是我小莊。我夫婦二人一百多歲,止生一女,已出嫁了。我看你年紀不過二十餘歲,流落外方,不是個長法,不若隨我回家做了買賣,以後倒有好處,且免今日之死,你意下何如?」柳緒想道:「我如今無投奔,不若就拜他為父,隱跡在此處,也好訪問父親與郝大哥的消息,藉此安身。」
便道:「晚生既蒙特愛,又有救命大恩,豈有不從之理,晚生願拜膝下。」金老兒見他依允,又做了他的兒子,滿心歡喜,說道:「先在墳上拜了祖先。」柳緒就拜了四拜,金老兒見他拜了墳塋,就牽了驢子,說道:「我兒腹中饑餓騎驢罷。」柳緒上了牲口,一路行來。時尚書屋
柳緒道:「父親今日那裡去的?」老兒道:「我今在女兒家去的,今早起身,所以到墳上看看,不想遇見了你,這也是有緣的。」說著閒話,不覺已到自家門首,此莊上甚是熱閙,與鎮市一般。二人進了圈門,第5家就是金老金家了,便輓住了牲口,說道:「這就是我家門口。」金老兒敲門叫道:「媽兒開門!」金老領了柳緒進得門來。時尚書屋
那媽兒問道:「這是何人?」金老兒道:「是我的孩子。」柳緒朝上拜了四拜,金老兒便將在墳上救他情由告訴一遍,又叫媽兒炒飯與孩兒吃,肚中餓了。金媽媽聽說好不歡喜,便往廚下收拾了飯,大家吃了。金媽媽晚間搬出一副行李,與他歇宿。時尚書屋
此時柳緒就住在金家。且按下不提。時尚書屋
再說登州吳公與常柳二人及郝鸞等在營商議道:「這些賊寇,狂妄之至,必須要設計擒他。」郝鸞上前稟說道:「愚甥卻有一計。」明日且看這一陣,誰人勝敗,怎樣交戰,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十六回征米寇天降神仙

話說次日,吳公領兵出營,與賊寇大戰,叫殺連天。那賊首海天王,領三賊兵海寇,擁出營盤交戰,郝鸞挺槍越馬當先,賊人見了拍馬來迎,二人交不了十合,郝鸞戰敗往本陣而走,賊首海天王見兵丁得勝,催動了一班賊將,便入陣來。吳公與常柳二公,正在中軍將台上看得明白,賊將總到陣內,即將紅旗一招,四面伏兵盡起,只見這邊二將紛紛驟馬,那邊賊將急急進兵,好一場大戰,不多時,只見郝鸞槍挑着一將,鮑剛刀劈二人,投降的倒盔卸甲,拒敵的血流滿地,海天王眾賊將都被擒,餘者追殺奔逃,殺了一夜,方鳴鑼收兵回營。眾將報功註冊,將擒住海天王並賊將打入囚車,班師回朝。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