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8 頁


夫人小姐聞言心中大喜,鳳公將歷本一看,擇本月十三日吉時起身,叫了幾個有力的家人,收拾行李,僱備牲口,又着家人到監中知會孫佩,送些銀子與禁子使用。那些家人忙忙收拾行李,早有人吹到米公
作者:待考 / 頁數:(8 / 54)

夫人小姐聞言心中大喜,鳳公將歷本一看,擇本月十三日吉時起身,叫了幾個有力的家人,收拾行李,僱備牲口,又着家人到監中知會孫佩,送些銀子與禁子使用。那些家人忙忙收拾行李,早有人吹到米公子耳內,就與包成仁商議:「我為風小姐費了許多心,才把孫佩問成死罪。今聞老鳳擇于十三日,帶家眷往湖廣,投他兄弟鳳林。我想,他往湖廣去,把一個花花小姐,竟脫了套。」

包成仁聞言,上前道喜。米公子道:「喜從何來?」鮑成仁道:「非門下誇口,若老鳳在家居住,小姐難得與大爺完姻,如今帶了家眷遠出,小姐必在其內,此乃天助,大爺不費吹灰之力。」米公子見他說得有禮,問道:「你有何計,可以到手?」包成仁說:「計有在此,大爺打個響馬頭兒才得到手。」米公子道:「宰相之子,如何去做強盜?」包成仁道:「大爺差了,不是叫相公做強盜,若是真強盜,莫說大爺不做,我們亦不做。時尚書屋
不過倚大盜之名,方能得鳳小姐。」米公子道:「怎樣裝法?」包成仁道:「大爺領了家丁,裝做響馬,出開封府去城百餘里,有一地名叫『上道』,上道就是蘭村,村中共有百十家人,鳳公必到那裡歇宿,待他起身,截他去路,劫到小姐,與大爺完姻,有誰知道?」米公子開言拍手大笑:“好計,好計!老鳳已矣。等齊了家丁打手,三十三名,米公子同包成仁,帶了盤費兵器,到了十三日,預先起身,住在蘭村。着人打探鳳公消息,不表。時尚書屋
且說鳳公到了十三日,拜了祖先,家中托老成管家料理,此時夫人小姐上轎,三四房婦女,一齊上轎,悄悄的出了北門,上湖廣大路而行。一路行來,天色已晚,到了蘭村地方,那掌鞭的對鳳公道:「天色已暮,若過了此處,前面沒有宿店,儘是山林子。」鳳公道:「我恨不得一時就到了,今夜有月色在此稍息,今晚放個夜棧。」掌鞭道:「夜放不得,恐有歹人。」
鳳公笑道:「我又不是任滿官府,不怕打劫。」掌鞭的不敢違命,只得趕過蘭村。用了酒飯,喂了牲口,還了飯錢,又上大路而行。米家家丁打聽明白報道:「方纔老鳳在村用飯,要放夜走。」
包成仁道:「真天賜姻緣。」米公子便叫家人會了房錢,離了蘭村。到無人之處,俱用顏色涂面,白巾纏頭,手執兵器。鳳公騎的驢子走得慢,米公子騎的馬走得快,離了蒲村四十多里,早已趕到。時尚書屋
包成仁又問探信的,家人說道:「乘騾轎是鳳小姐,小人看見跟隨婦女,俱在店外下轎,只有兩頂錫頂轎,在店內方下。」包成仁道:「那錫頂轎定是夫人小姐了。」吩咐家丁打手,認定錫頂轎搶。當時包成仁一馬當先,從鳳公右手跑去,復轉馬時,對面照來,早被掌馬鞭的看破,大叫:「不好了,強盜來了!」正是:將離虎尾黃幡客,又遇喪門弔客星。時尚書屋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6回

真英雄衝散強人

話說鳳公在蒲村打過了尖,放夜走四十多里,忽一匹馬衝過復來,掌鞭的:「不好了,響馬來了。」鳳公問道:「怎麼?」
掌鞭的說道:「方纔一匹馬,右衝過去,左轉過來,這是響馬暗號。」話猶未了,左道又是一匹馬衝過去了,鳳公看見心中大驚,就叫家人把夫人小姐轎攢在當中,只聽放一板響,擁出許多響馬,鳳公見了響馬,心中暗想:不免上前哀求。主意已定,縱馬向前叫道:「列位大王在上,我鳳竹不是客商,也不是任滿臓官,只因避禍,沒有多資,求大王開恩,放我過去。」
鐵頭和尚姚期上前喝道:「你避患,我只要買路錢。」鳳公道:「不可,幾兩銀子,幾件衣服,大王欲要老漢奉上?」姚期道;「連你身上都要剝下,方纔放你。」鳳公說:「大王差矣,自古打劫不傷其命,求大王開恩。」包成仁向米公子說道:「大王不必在此,可引幾個家丁搶小姐去。」
米公子依言,引了四名打手,從右首來。此時約有二更,皓月當空,那鳳公家人埋怨老爺,不聽好言,一心放夜,果然遇盜。小姐聽了鳳公與強盜說話,放心不下,挑起轎門看,被米公子在月光之下,見中間錫頂轎,現出一個白麵佳人,米公子一看,便叫五個家人,將中間一頂轎子抬來,五個家人打馬一沖,鳳公家人盡行衝散。扒山虎樊噲跳下馬來,把風小姐一把拉出來,向米公子馬前一放,樊噲同米公子上馬,一齊加鞭去了。時尚書屋
鳳公還與他們說話,忽聽有人喊:「寶貝已經到手,你等還不快走,等待何時?」包成仁聽了此言,亦跑去了,不一時眾人散了。鳳公暗喜道:「響馬被我片言,竟自去了。」忽然聽得婦女齊聲哭來,鳳公吃了一驚,心想響馬之計,必與我搭話,他將東西劫去,雖然幾兩銀子,也不在我心上,只求合家團圓。到夫人轎前,聽得夫人啼哭,鳳公道:「夫人不必啼哭,可是響馬將衣服銀子劫去?」
夫人道:「女兒被強盜劫去了。」鳳公聽了此言,問道:「女兒怎樣?不劫去衣服?』』婦女哭稟道:“適纔老爺與強劫說話,有五匹馬沖道轎前,竟把小姐劫去。」鳳公聽了此言,痴了。時尚書屋
那些響馬去後,家人方敢出來說:「小人本事不佳,不能救護。」
鳳公因小姐不見,心如刀割,並不回言,一個個目蹬口獃。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