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劍俠奇中奇全傳 第 9 頁


只見松林內,跳出一個人,手持短棍,頭帶氈帽,身穿短青衣,腳下皮靴,腰掛一口寶劍,從林內跳出。口內叫道:「好混賬,失其重託。」你道這人是誰?乃是的鮑剛。前日與郝鸞分別,又有司馬傲先生
作者:待考 / 頁數:(9 / 54)

只見松林內,跳出一個人,手持短棍,頭帶氈帽,身穿短青衣,腳下皮靴,腰掛一口寶劍,從林內跳出。口內叫道:「好混賬,失其重託。」你道這人是誰?乃是的鮑剛。前日與郝鸞分別,又有司馬傲先生點路,今日在蒲村飲酒,吃完就在街上耍,更深入松林中,和衣倚樹睡了。時尚書屋

此時方醒,跑出松林,只見大路上一堆人喧嘩,鮑剛提短棍大叫道:「我來也。」鳳公見有喊叫,又向家人道:「響馬去,短路又來。」鮑剛道:「你們果是鳳老爺家眷?」內中有膽大者答應「是」。「我是順天府的鮑剛,曾在爭春園同郝兄打散米家人,蒙孫兄弟盛情,拜為兄弟,誰知米家人打來,石敢當被我撞了,頭碎而死,又打死數十人。時尚書屋
與郝大哥逃出城來,遇高人指點。今日鳳家在此經過,命我在此保護。」鳳公聞言,下了牲口,與鮑剛見禮,說道:「好漢來遲了。」便將方纔小姐之事說了一回。時尚書屋
鮑剛道:「真真誤事了,如今強盜那裡去了?」鳳公道:「強盜將小女搶往西方去了。」鮑剛道:「諒他們去不遠,老爺在此少坐片時,待我趕上強人,將小姐奪回。」說罷提起短棍而去。那鳳公正在大路上等鮑剛回信,只見樹林內走出五六人來,俱是隨常打扮,騎了牲口,喊道:「你們可是開封府鳳竹老爺?」家人答應是,那六人下了牲口,說他們奉司馬先生指點,特來迎接,有柬帖在此,請爺觀看。時尚書屋
鳳公接過柬帖,家人掌燈,來與鳳公折開,看時上寫道:司馬梟梟子字奉岐山老先生台下,啟者。貧道細論陰陽,數該如此。但令愛遭逢此難,鮑剛只可破賊,未必能救令愛,日後自有相逢之日。所有令袒,該有百日之難,自有文士救他。時尚書屋
屈老先生同陳雷等,共去鐵球山安身,湖廣不日有患,老先生若不依從,後必有禍,悔之晚矣。請自思之,至囑至囑。時尚書屋
鳳公看後想:郝生言司馬傲贈他三口劍,往開封府尋好漢。時尚書屋
方纔鮑剛又說司馬先生指點,今日在此救我家眷,此時又是司馬傲柬帖,叫我不可到湖廣去,恐有災難,我想司馬先生,定是個高人。但不知鐵球山是什麼所在,不如依他柬帖而行,料不能誤我。又說鮑剛,只可破賊,不能救我女兒,那鮑剛是個直漢,救不回我女,定無面見我,不免由他去罷。主意已定,便叫家人抬轎與陳雷等往鐵球山了。時尚書屋

只待後來往鐵球山,玉蚨蝶,三閙開封府之時,才有相會。時尚書屋
再說米公子等劫了小姐,走了二十多里,鮑成仁猛生一計,對米公子說:「今晚有三更時分,帶到別處不便,離此不遠,有古廟名破佛寺,寺內並無僧人,大爺可將小姐帶入寺中,先成親事,那鳳小姐明日塞口難言。天明僱轎抬回府中。」米公子道:「那有在寺成親之理,豈不有犯神聖?」包成仁道:「若不成親,路上恐生他變,不若成親。」公子笑道,「老包我今夜成親,明日着人修廟。」
到了寺前,下了牲口,家丁將氈條鋪在地下,將小姐放在氈條上,此時鳳小姐人事不知,渾身冰冷。時尚書屋
一者受了嚇,二者馬上馱走一會,猶如死的。公子想道:費了心機搶來,是死的不能成親,想是無緣,不若去了,往外便走。時尚書屋
只聽「哎喲」一聲,米公子回頭看時見小姐醒來,便立住了腳。時尚書屋
那時小姐醒來,睜眼看時,見不像在轎內,米公子上前深深一揖,叫聲:「小姐,我米斌儀在此等了多時。」小姐聞言,立起身來:「你是何人?焉敢劫我到這裡,我的親父母在何處?好好送我回去,萬事干休,若不依,便鳴官究治。」米公子笑道說:「那裡話來,既來之,則安之,小生不是匪類,亦不是下流之人,家父當朝宰相。因上年小生屢求婚,令尊不允,後來將你許孫佩,小生實不心悅,孫佩隱匿凶人,打死石敢當與小生家人三十五人。時尚書屋
如今孫佩問成死罪,只候詳文一到,便要處決。令尊將小姐帶往湖廣,小生同包成仁議論,裝扮響馬,不搶財物,只搶小姐。況今日乃黃道吉日,小生與小姐成就百年大事如何?」鳳小姐聞言,吃了一驚,大罵:「大膽強盜,弄得我家七零八落,我父母被你算計不過,方纔離開封府。豈知你又假裝大盜,將我劫來,做了無法無天之事。時尚書屋
我鳳棲霞寧可今夜一死,怎肯失節與你強盜。」米公子道:「小生為了小姐,多少心思才得你到手,怎肯不成親就罷?」走向前來抱小姐,小姐便往後退,不想到壁邊,沒處迴避,罵不絶口。米公子便近身說:「莫說小姐罵,就是打小生也不認真。」相着臉去向風小姐說:「請小姐打小生一頓出氣。」
小姐此刻恨不得一口吞他下肚,見米公子送臉過來叫他打,便提起右手,恨了一聲,用力一下打着米響馬。時尚書屋
「你們往那裡走?好好將鳳小姐留下萬事干休,如若不然,叫你強盜難逃性命。」包成仁同眾人,正在寺門口,聽得喊叫,只見大路上如飛的跑來一個大漢,手執短棍,叫道:「留下小姐,萬事干休。」包成仁道:「事已如此,快請大爺上馬。」樊噲道;「大爺在裡面與小姐成親,怎好去?」包成仁說:「事已至此,顧不得了。」
眾人一齊將門推開,又見小姐站立一旁,包成仁道:「大爺不好了。」只見大爺不開口,樊噲道:「病又發了。」成仁把米公子下腮托住,往上一湊,米公子方纔開言,公子捧了下腮,哼聲不絶。時尚書屋
再表鮑剛,提短棍趕來,遠望高山,一叢人馬,鮑剛大叫。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