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東遊記 第 12 頁


因問仙姑曰:「汝從何來?」仙姑曰:「有唐廣貞,因 血疾別夫修道,吾從而度之。」鐵拐戲之曰:「惟汝無夫,亦欲他人無夫耶?」 仙姑答曰:「人皆有妻,汝何獨無妻乎?」拐笑曰:「獨留與卿作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22)

因問仙姑曰:「汝從何來?」仙姑曰:「有唐廣貞,因 血疾別夫修道,吾從而度之。」鐵拐戲之曰:「惟汝無夫,亦欲他人無夫耶?」 仙姑答曰:「人皆有妻,汝何獨無妻乎?」拐笑曰:「獨留與卿作配耳。」二 人正戲語間,忽藍采和騎張果之驢至,喝曰:「好好做甚事來?道友之中, 一人宿娼妓,你二人又私相調戲,大玷仙教清規,吾將妝等奏帝去也。」鐵 拐曰:「汝從何來?」采和曰:「吾見蝙蝠老兒息歇,吾盜其驢,周游八極耳。」

鐵拐曰:「好,好,我等並無作賊,汝盜張果老之驢,臓物現在,乃欲強曰 奏人耶?我等當先奏汝矣。」鐵拐向前故奪其驢,三人相與大笑。鐵拐徐問 曰:「何人宿娼?」采和曰:「汝果不知耶?呂洞賓嫖淫白牡丹,綢繆特甚, 今暫相別,日復至矣。」鐵拐曰:「鐘離每稱其徒資質高邁,卻用如此功夫, 不如同往戲之何如?」仙姑曰:「可。」
采和曰:「汝二人先往,吾當送驢還 果老去也。」於是鐵拐作丐夫,仙姑作丐婦,商議如此如此,竟往白牡丹家 去。卻說白牡丹自別回道人,終夜思其所動所為,必非凡品。正在獨坐沉 吟,忽有貧子來乞。時尚書屋
牡丹曰:「何故到此?」貧子曰:「醫汝心病。」牡丹極 有眼力,見其人言語古怪,神氣非常,與他人面目不同,與以酒食,二人求 益則益之,以財物求,又與之。仙姑乃謂牡丹曰:「汝曾思回道人乎?」牡 丹曰:「然。」又曰:「汝知其不泄精之故乎?」答曰:「正不知其故耳。」
姑 曰:“彼仙人也。吾今教汝,候其再至,交感正濃之時,故以手忽指其兩肋, 彼一時驚覺,必泄其精,此謂迅雷不及掩耳,乃奪生之奇方也。汝得之可不

-Page 21

-
死矣,切勿露其機。”牡丹欲再問,忽不見二人。牡丹曰:「彼皆仙人也,其 言不可不信。」次日洞賓果踐約至其家。時尚書屋
牡丹喜甚,置酒共飲。夜來與雲雨, 大展其能。至洞賓恣意之時,以手指其兩肋,洞賓忽然驚覺。不及提防,一泄其 精。時尚書屋
洞賓起曰:「誰教汝如此?」牡丹曰:「昨有貧子教我。」洞賓曰:「此二 仙何饒舌至此。」牡丹細問其故,洞賓曰:「吾乃純陽也。彼二貧子鐵拐,何 仙姑耳。」
牡丹再懇求度。洞賓曰:「汝塵緣未滿,須當滿足。」因與牡丹一 物曰:「服此可以脫凡。」乃呼童子至前,喝聲復成劍,佩腰間騰空而起。時尚書屋

後 來牡丹亦仙去。 三至岳陽飛度洞賓在牡丹家泄後,一別不敢復至。因自念曾有度盡世人之言,今何 未能?乃復游于岳陽之間,以賣油為名,暗想有買不求添者度之。賣幾一年, 所遇皆過求利己者。時尚書屋
惟一老嫗持一壺市油。洞賓與之,即持去。洞賓訝之, 問曰:「凡買物者皆求益,汝獨不求何也?」嫗曰:「所意惟一壺,今已滿足, 君之功多矣。何敢求益。」
復以酒謝洞賓。洞賓欲度之,見其屋間有井。乃以米數粒投井中,謂姥曰:「賣此可以 致富。」老嫗留之,不答而去。時尚書屋
姥回視井中水皆酒也。賣之一年,果大富。 一日洞賓又至其家,老嫗不在家中,問其子曰:「數年賣酒何如?」其子曰:「好則好矣,但苦于豬無糟耳。」洞賓嘆曰:「人心貪得無厭,一致于此。」
乃取其米而行。老嫗歸視之,井皆水矣。姥急追之。洞賓從岳陽度洞庭,同 鐘離度湘子而去。時尚書屋
留詩其上云:朝游篷島暮蒼梧,袖裡青蛇膽氣粗;三至岳 陽人不識,吟詩飛過洞庭湖。後至宋政和中,宮中有人曰,嘗見邪姿類王妃嬪,屢為祟。上多設計 較,竟莫能除。自二月至三月初九,六十日。時尚書屋
一夜,夢見金甲丈夫,形類道士,碧蓮 刀,紫藕柄,手執水晶如意,謁上曰:「臣奉上帝命,來治此祟。即召一金 甲丈夫祛祟,捉而斬之且盡。」上問:「丈夫何人?」道士曰:「此乃陛下所 封義勇真君關羽也。」上勉勞再三。時尚書屋
因問:「張飛何在。」羽曰:「張飛為臣累, 卻世世勞苦一身,今已為陛下生於湘州家矣。」上問道士姓名,道士曰:「我 乃呂純陽,四月十四日生。」由是知其為洞賓也。時尚書屋
自此宮禁安然。遂詔天下 有洞賓香火處,皆加妙通真人之名。其神通妙用,不能盡述。仍有詩詞歌訣 皆存留于世。時尚書屋
後岳武穆父果夢張飛托世。故以飛為名雲。 湘子造酒開花韓湘子,字清夫,唐人韓文公之猶子也。生有仙骨,索性不覊,厭繁

-Page 22

-
華濃麗,喜恬淡清幽,佳人美女,不能蕩其心,旨酒甘餚,不能溺其志。惟 刻意修煉之法,潛心黃白之術。文公屢勉之學。湘曰:「湘之所學與公異。」
文公怒而叱之。一日,出外訪道尋師,正與純陽、雲房相遇,乃棄家從之遊, 得傳其道。後到一處,見仙桃紅熟,湘子緣樹而摘之,忽枝斷墮地,身死而 屍解。湘子欲度文公,因其人持正,故先以術動之。時尚書屋
適其年天旱,帝命文公 出南壇祈禱雨雪,久禱不得,將罷官。湘子化作道士,立一招牌曰:「出賣 雨雪。」人報文公,文公使人請之祈禱,道人登台作法,俄爾天大雪雨。文 公未信其妙,謂道士曰:「此雪我所祈乎,汝所祈乎?」道士曰:「我所祈也。」
公曰:「何以憑據?」道士曰:「平地雪厚三尺三寸。」公使人度之,果然, 公略信其異。一日,文公壽誕,親友盈門稱賀,設席大宴。忽湘子歸,與公 祝壽。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