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東遊記 第 2 頁


你欲隨吾,焉可得乎?」喜曰:「入 火赴湯,下地上天,灰身沒命,願隨大仙。」老君曰:「汝難,當相合道法當 成,雖然受道日淺,未能通神,安得變化隨吾之身?汝當清修此道,日久自 然即可成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2)

你欲隨吾,焉可得乎?」喜曰:「入 火赴湯,下地上天,灰身沒命,願隨大仙。」老君曰:「汝難,當相合道法當 成,雖然受道日淺,未能通神,安得變化隨吾之身?汝當清修此道,日久自 然即可成道,行化諸國矣。」於是復以道德五丁言授之,期以千日之外,可 尋吾于蜀,青羊之肆也。言訖,聳身空中,坐雲華之上,面放五明,身現金 光,洞然十方,冉冉丹空光燭,館舍五色雲現,良久乃沒。時尚書屋

喜目斷雲霄,涕 位纂戀。其日江河泛漲,山川震動,有五色光射天,太微遍及四方。喜遂將 老君所說理國修身之法,去奢滅欲之言,敘而編之,為三十六章,名曰 《西 昇經》。喜乃屏絶人事,三年之內,修煉丹汞,凡所授書,悉臻其妙。時尚書屋
乃自 著書九篇,號 《關尹子》。至二十五年,往西蜀,尋青羊之肆。老君以甲寅部升天,至乙卯歲復從太微宮分身,降生蜀國大官李氏之 家。已先敕青龍化生為羊,色如青金,常在聽生嬰兒之側,愛玩無數。時尚書屋
忽一 日失羊,童子尋覓得于市肆。喜至,遍問居人,無青羊肆者。忽見童子牽羊, 因自解曰:「既有青羊,復在市肆,聖師所約其在此耶?」因問:「此誰家羊? 牽欲何往?」童子答曰:「我家大人生一子,愛玩此羊。失去兩日,兒啼不 止。時尚書屋
今已復得欲回家。」喜即囑曰:「願為告大人之子云,尹喜至矣!」童子 如其言,入告兒。兒即振衣而起曰:「令喜前來。」喜入其家,庭宇忽然高大, 湧出一蓮花之座,見化數丈白金之身,光明如日,頂上回光,建七曜之冠,

-Page 3

-
衣晨精之服,披九色離羅之帔,坐于蓮花之上。舉家見之俱驚怪。兒曰:「吾 老君也。太微是宅,真一為身,太和降精,曜魄為人,主客相因,何乃怪也。」
喜欣喜無量,稽首言曰:「不意今日復奉天顏。」老君曰:「吾向留子者,以 子修世未久,深染恩愛,初受經訣,未克成功,是以待子于此。今子保形煉 氣,已造真妙,心結紫絡,面有神光;金名表於玄圃,玉札系于紫房;氣參 太極,解形合真矣。」即命召三界眾真,諸天帝君,十方神王,洎諸仙眾。時尚書屋
頃刻淨空而至,各執香花,稽首聽命。老君敕五老上市,四極監真,授喜玉 冊全文,號文始先生,位為無上真人,居二十四天正之上;統領八萬仙真, 飛騰虛空,參侍龍駕。其家長幼二十餘口,即時拔空升天。至敬王十六年,孔子問道于老聃。時尚書屋

老子曰:「良賈深藏若虛,盛德容貌 若愚。」孔子退而嘆曰:「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龍興風雲之中,吾 不知其上下。老子其龍乎?」烈王三年過秦,秦獻公問以曆數。遂出散關。時尚書屋
赧王九年,復出散關,飛昇崑崙。秦時降陝河之濱,號河上公,授道于安期 生。漢文帝時,號廣成子。文帝好老君之旨,遣使詔問之,公曰:「道尊德 貴,非可遙問。」
帝即命駕詣之。帝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 莫非王臣。天下有四大,王居一也。子雖有道,亦朕民也。時尚書屋
不能屈,何乃高 乎,朕能使人貧賤富貴,子知之乎?」公乃附掌冉冉在虛空中,如雲之駕, 去地百餘尺而止於玄虛。良久,俯而答曰:「今上不在天,中不類人,下不 居地,何民之有?陛下焉能令富貴貧賤乎?」帝乃悟,知是神人,下輦稽首 謝禮。授帝 《道德經》。成帝時,降曲陽泉,授于吉 《天下真錄》。時尚書屋
章帝時,授于吉一百八十八 戒。安帝時降,授劉赦 「罪福新科」。順帝時降,授天師 《三洞經錄》。桓帝 時,降天台,授萬年先 《上清大寶》八洞諸經。時尚書屋
明帝時,降嵩山,授天師冠 注之 《新科》等經。唐高祖時,降羊角山,語言善行,唐公授命符。玄宗天 寶初,降丹鳳門,帝親享之興慶宮,上又降語田同秀,以函谷所藏金甲相傳。 又降語王元真妙真符。時尚書屋
宋政和二年,降華陽洞天,授梁先生 《加句天童護命 經》。蓋無世不出,先塵劫而待化,後無極而常存;隱顯莫測,變化無窮, 普度天人,不可具述。史云:老子西升之時,五色光貫紫微。昭王令太史占 之云:「當有聖人西去,千年之外,聲教返北,此西化之兆也。」
自昭王甲寅 至漢永平,累千年,為績博物誌雲。唐高祖武德二年,普州人告善行于羊角 山,見白衣父老呼善行曰:「為我告唐大子言,為老君即其祖也。」高祖因立 廟,高宗追尊元玄皇帝;明皇為注 《道德真經》。宛邱先生者,服制命丸得道。時尚書屋
至殷湯之末世,已千餘歲。以方傳弟姜 若春服之,至百年,視之如一十歲童于。彭祖師之,受其方三首。此老君、 宛邱之出處,開引道教之源流也。時尚書屋
二仙華山傳道一日,老君與宛邱在華山論道,忽清風一陣,吹入堂中。老君謂宛邱 曰:「君知此風平?」宛邱曰:「似有異人來此。」老君曰:“吾觀仙籙,李鐵

-Page 4

-
拐將欲成道,今日之來,乃鐵拐同道也。”即命二童候于山下。二童甫至, 忽見一人仙風道骨羽服,飄飄而來。二童趨近問曰:「君得非李先生乎?」 李曰:「是也,君何以知我?」二童曰:「吾奉老君命,迎君于此。」
先生暗 喜曰:「老君知我,諒必于道有緣也。」乃向前行禮稱謝,遂同二童登老君之 堂。但見老君在上,毫光照曜,景墾慶雲。肌膚綽約,似閨中之處子;精 神充溢,猶襁褓之嬰兒。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