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醋葫蘆 第 8 頁


那媒婆少不得定是姓王,不見戲文內,但是王婆,便有三分手段,況且這王婆,更又不同,總不出三姑之右,頗列在六婆之前,眼睛都會發抖,鼻子也會打諢。那時聽得扣門之聲,即便出來。怎生打扮?《
作者:待考 / 頁數:(8 / 72)

那媒婆少不得定是姓王,不見戲文內,但是王婆,便有三分手段,況且這王婆,更又不同,總不出三姑之右,頗列在六婆之前,眼睛都會發抖,鼻子也會打諢。那時聽得扣門之聲,即便出來。怎生打扮?《臨江仙》為證:

腳踏西湖船二隻,髻籠一個烏升。真青衫子兩開衿,時興三不像,六幅水藍裙。 修面篦頭原祖業,攜雲握雨專門。賺錢全仗嘴皮能,村郎賽潘岳,醜女勝昭君。時尚書屋
王婆見着成茂,便笑道:「我道是誰,原來便是成叔叔。甚風兒吹得你到?稀奇,稀奇。」成茂唱了喏道:「王媽媽,一向不見你,越後生了。」王婆道:「叔叔不要說起媳婦不好,終朝淘盡我氣,氣得老了若干,不然,還後生哩!請坐下,待我燒茶你吃。」
成茂道:「媽媽,燒茶不如暖酒快。」王婆道:「遭瘟的,今朝來見老娘,也不說些正經言語,莫不又要尋個貨兒?」成茂道:「這到不比前十年的興了。只為我家院君要娶位二娘子,特着區區尋個酸蟲。我在院君跟前把你一力舉薦,還不知我的好處哩。」
王婆道:「小花嘴,又來弔謊!你家院君有名閻羅王的妹子、鄧天君的女兒。若要他替丈夫娶妾,除非娘肚子裡翻個筋斗,今世夢也夢不着哩!」成茂道:「說也不信,正為昨日天竺進香,不知如何被周員外一勸,竟勸轉了。」王婆道:「有這等事!我道周員外向來是個會說話的。叔叔,既是這樣,過午同去。」
成茂道:「不勞了,就此去罷。」•成茂先行,王婆隨後,一徑來到。王婆見成[王圭],道:「員外,恭喜,恭喜!若早作成,王婆說位二娘子,如今公子也不知添幾位了!定要歷練老成,才尋這個門路。」成[王圭]道:「正是這等說,如今全要仗你。時尚書屋
院君等候已久,快請進去。」王婆見都氏,道:「院君呼喚老身,敢是要尋位二娘子,一發湊巧得緊,絶妙一門在此。」都氏道:「媽媽吃了茶飯,慢與說知。」王婆道:「院君不須說得,尋着老身包你停妥,進門便有兒子養,依頭順腦,揀也沒處揀這一位好娘子,正是對付?」都氏道:「這話從何說起?誰着你尋什麼二娘子來?」王婆道:「大叔這等講,員外也這等講。」
都氏道:「不可聽他!我聞得你手段好,會做買賣,有些貨兒要你發脫。」王婆道:「院君解庫中有的是金銀珠翠,正是老身本行,忒會發賣。」都氏道:「不是這些,卻是些有腳貨。」王婆道:「有腳的一發會賣,不拘金獅子、玉貓兒、西洋紅、祖母綠、花心俏、簪掩鬢倒插都賣得。」

都氏道:「不是那些有腳貨,是我的紅蕖、綠萼。」王婆道:「紅旗、綠藥,不會賣!不會賣!」都氏道:「是你本行,怎倒推阻?」王婆道:「我兒子又不充兵,丈夫不會行醫,要這紅旗、綠藥做什麼?」
都氏笑道:「不是。我有兩個丫環,名喚紅蕖、綠萼。」王婆道:「原來便是尊婢美名。請問院君,府上廚前灶後,那裡不要兩個人用?若是嫁他,何不留在家下,慢慢配個對兒,卻不用做副手?」都氏道:「媽媽有所不知:兩個丫頭年紀大了,漸漸有些聞香臭氣,我家老子又有些賊頭狗腦,日後做出事來,叫我那裡淘得許多閒氣!」王婆道:「既如此,客貨主人賣,請出一看。」
都氏喚兩個丫環出來。但見遍身俱備素食果品名色,《西江月》為證:
臉似荔枝生就,眼如圓眼妝成。腳如山藥帶毛根,手像建州綠筍。 頭若有須芋艿,耳如帶殻風菱。口如吐蚨藎如唇,鼻涕還如海粉。時尚書屋
王婆見了,叫聲苦,往外便走。都氏扯住道:「為何去了?」王婆道:「叫我看尊婢,如何喚個魑魅出來?嚇死我也!」都氏道:「這就喚名紅蕖,這就喚名綠萼。」王婆道:「原來就是二位,失敬了,得罪了。這二位姐姐請尊便,老身才敢安坐。」
兩個丫環走了進去。•王婆暗想道:「世上有這等事,這樣一對鬼樣丫頭,難道六十來歲的家主肯看上他?莫說是成員外,老身看了,也有三日吃不飯下,不虧早晨吃得生薑出來,險些吐個不止。活晦氣!我道娶位二娘子,也嫌他幾圓錢使用,便是賣丫環,也可打些後手,誰想撞着這對罕貨!尋得有人受納,也自好了,那想還好趁他錢鈔?沒奈何,過水田兒不瘦,替他出脫出脫也好。」乃問道:「院君,尊婢已瞧見了,只要請價,好歹待老身去問主顧看。」
都氏道:「媽媽是曉得的,舊規一歲一兩罷。」王婆道:「院君,近來世事不同,這價久不作了。比如人家做小,也有三五分人物,手裡來得,肚裡識得、算得,便只十三四歲,這樣的尋着一個財主,也要索他一二百聘金。我們做媒的,也有幾分道路。時尚書屋
比如一般做妾,人不出眾,貌不超群,男家原說只要度種,生得兒子便罷,女家只要出脫,有得飯吃也休。這便是四十多歲,也索不得十來兩銀子。若是丫環們,總也不過如此。若院君照歲啟錢,我王婆今年六十五歲了,倒還值了個半把元寶哩!院君只說個實價,省得老身盤門旋戶,落得走破鞋幫。」
都氏道:「我也只圖鬆快,不論錢了,但憑你罷。」王婆道:「這極使得。院君,君子不羞當面。若論錢財,原是小事,王婆自用,總多些,不比別家,只恐他人不肯出錢,那時王婆卻不像了體面。時尚書屋
依老身說,兩個丫頭,若到得兩個肉豬價錢,勸你賣了,省得淘氣。你家員外原不是好主兒,適纔見了老身,也要說些風話的呢。」都氏道:「正謂如此,只今但憑,只要速些便好。」•
王婆見依他說話,心下止不住快樂。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