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二刻拍案驚奇 第 11 頁


」妙觀道:「果是甚麼事?」老嬤道:「這件事,易則至易,難則至難。娘子恕老身不知進退的罪,方好開口。」妙觀道:「奴有事相央,嬤嬤盡着有話便說,豈敢有嫌?」老嬤又假意推讓了一回,方纔帶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217)

」妙觀道:「果是甚麼事?」老嬤道:「這件事,易則至易,難則至難。娘子恕老身不知進退的罪,方好開口。」妙觀道:「奴有事相央,嬤嬤盡着有話便說,豈敢有嫌?」老嬤又假意推讓了一回,方纔帶笑說道:「小道人隻身在此,所慕娘子才色兼全,他陰溝洞裡想天鵝肉吃哩!」妙觀通紅了臉,半晌不語。老嬤道:「娘子不必見怪,這個原是他妄想,不是老身撰造出來的話。時尚書屋

娘子怎生算計,回他便了。」妙觀道:「我起初原說利物之外再贈五十千,也不為輕鮮,只可如此求他了。肯讓不肯讓,好歹回我便了,怎胡說到這個所在?羞人答答的。」老嬤道:「老身也把娘子的話一一說了。時尚書屋
他說道,原不希罕錢財,只要娘子允此一事,甘心相讓,利物可以分文不取。叫老身就沒法回他了,所以只得來與娘子直說。老身也曉得不該說的,卻是既要他相讓,他有話,不敢隱瞞。」妙觀道:「嬤嬤,他分明把此話挾制着我,我也不好回得。」
嬤嬤道:「若不回他,他對局之時決不容情。娘子也要自家算計。」妙觀見說到對局,肚子裡又怯將起來;想著說到這話,又有些氣不分,思量道:「叵耐這沒廉恥的小弟子孩兒!我且將計就計,哄他則個。」對老嬤道:「此話羞人,不好直說。時尚書屋
嬤嬤見他,只含糊說道若肯相讓,自然感德非淺,必當重報就是了。」嬤嬤得了此言,想道:「如此說話,便已是應承的了。我且在裡頭撮合了他兩口,必有好處到我。」千歡萬喜,就轉身到店中來,把前言回了小道人。時尚書屋
小道人少年心性,見說有些口風兒,便一團高興,皮風騷癢起來,道:「雖然如此,傳言送語不足為憑,直待當面相見親口許下了,方無番悔。」老嬤只得又去與妙觀說了。妙觀有心求他,無言可辭,只得約他黃昏時候燈前一揖為定。時尚書屋
是晚,老嬤領了小道人徑到妙觀肆中客坐裡坐了。妙觀出來相見,拜罷,小道人開口道:「小子云游到此,見得小娘子芳容,十分僥倖。」妙觀道:「奴家偶以小藝擅名國中,不想遇著高手下臨。奴家本不敢相敵,爭奈眾心欲較勝負,不得不在班門弄斧。時尚書屋
所有奉求心事已托店主嬤嬤說過,萬望包容則個。」小道人道:「小娘子吩咐,小子豈敢有違!只是小子仰慕小娘子已久,所以在對寓棲遲,不忍捨去。今客館孤單,若蒙小娘子有見憐之心,對局之時,小子豈敢不揣自逞?定當周全娘子美名。」妙觀道:「若得周全,自當報德,決不有負足下。」

小道人笑容滿面,作揖而謝道:「多感娘子美情,小子謹記不忘。」妙觀道:「多蒙相許,一言已定。夜晚之間,不敢親送,有煩店主嬤嬤伴送過去罷。」叫丫環另點個燈,轉進房裡來了。時尚書屋
小道人自同老嬤到了店裡,自想:適間親口應承,這是探囊取物,不在話下的了。只等對局後圖成好事不題。時尚書屋
到了第3日,胡大郎早來兩邊邀請對局,兩人多應允了。各自打扮停當,到相國寺方丈裡來。胡大郎同支公子早把利物擺在上面一張桌兒上,中間一張桌兒放著一個白銅鑲邊的湘妃竹棋枰,兩個紫檀筒兒,貯着黑白兩般雲南窯棋子。兩張椅東西對面放著,請兩位棋師坐著交手,看的人只在兩橫長凳上坐。時尚書屋
妙觀讓小道人是客,坐了東首,用着白棋。妙觀請小道人先下子,小道人道:「小子有言在前,這一着先要饒天下最高手,決不先下的。直待贏得過這局,小子才占起。」妙觀只得拱一拱道:「恕有罪,應該低者先下了。」
果然妙觀手起一子,小道人隨手而應。正是:"花下手閒敲,出楸枰,兩下交。爭先布擺妝圈套,單敲這着,雙關那着,聲遲思入風雲巧。笑山樵,從交柯爛,誰識這根苗。時尚書屋
右調《黃鶯兒》。時尚書屋
小道人雖然與妙觀下棋,一眼偷覷着他容貌,心內十分動火,想著他有言相許,有意讓他一分,不盡情攻殺,只下得個兩平。算來白子一百八十着,小道人認輸了半子。這一番卻是小道人先下起了,少時完局。他兩人手下明白,已知是妙觀輸了。時尚書屋
旁邊看的嚷道:「果然是兩個敵手,你先我輸,我先你輸,大家各得一局。而今只看這一局以定輸贏。」妙觀見第2番這局覺得力量扌朋拽,心裡有些着忙。下第3局時,頻頻以目送情。時尚書屋
小道人會意,仍舊東支西吾,讓他過去。臨了收拾了官着,又是小道人少了半子。大家齊聲喝采道:「還是本國棋師高強,贏了兩局也!」小道人只不則聲,獃獃看著妙觀。胡大郎便對小道人道:「只差半子,卻算是小師父輸了。時尚書屋
小師父莫怪!」忙忙收起了利物,一同眾人哄了女棋師妙觀到肆中,將利物交付,各自散去。時尚書屋
小道人自和一二個相識,尾着眾人閒話而歸。有的問他道:「那裡不爭出了這半子?卻算做輸了一局,失了這些利物。」小道人只是冷笑不答。眾人恐怕小道人沒趣,多把話來安慰他,小道人全然不以為意。時尚書屋
到了店中,看的送的多已散去。店中老嬤便出來問道:「今日賭勝的事卻怎麼了?」小道人道:「應承過了說話,還捨得放本事贏他?讓他一局過去,幫襯他在眾人面前生光采,只好是這樣湊趣了。」老嬤笑道:「這等卻好。他不忘你的美情,必有好處到你,帶挈老身也興頭則個。」
小道人口裡與老嬤說話,一心想著佳音,一眼對著對門盼望動靜。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