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二刻拍案驚奇 第 12 頁


此時天色將晚,小道人恨不得一霎時黑下來。直到點燈時候,只見對面肆里撲地把門關上了。小道人着了急,對老嬤道:「莫不這小妮子負了心?有煩嬤嬤往彼處探一探消息。」老嬤道:「不必心慌,他要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217)

此時天色將晚,小道人恨不得一霎時黑下來。直到點燈時候,只見對面肆里撲地把門關上了。小道人着了急,對老嬤道:「莫不這小妮子負了心?有煩嬤嬤往彼處探一探消息。」老嬤道:「不必心慌,他要瞞生人眼哩!再等一會,待人靜後沒消息,老身去敲開門來問他就是。」

小道人道:「全仗嬤嬤作成好事。」正說之間,只聽得對過門環鐺的一響,走出一個丫鬟來,徑望店裡走進。小道人猶如接着一紙九重恩赦,心裡好不僥倖,只聽他說怎麼好話出來。丫鬟向嬤嬤道了萬福,說道:「侍長棋師小娘子多多致意嬤嬤,請嬤嬤過來說話則個。」
老嬤就此同行,起身便走。小道人趕着附耳道:「嬤嬤精細着。」老嬤道:「不勞吩咐。」帶著笑臉,同丫鬟去了。時尚書屋
小道人就像熱地上蚰蜒,好生打熬不過,禁架不定。正是:眼盼捷旌旗,耳聽好消息。若得遂心懷,願彼觀音力。時尚書屋
卻說老嬤隨了丫鬟走過對門,進了肆中,只見妙觀早已在燈下笑臉相迎,直請至臥房中坐地,開口謝道:「多承嬤嬤周全之力,日間對局,僥倖不失體面。今要酬謝小道人相讓之德,原有言在先的,特請嬤嬤過來,交付利物並謝禮與他。」老嬤道:「娘子花朵兒般後生,恁地會忘事?小道人原說不希罕財物的,如何又說利物謝禮的話?」妙觀假意失驚道:「除了利物謝禮,還有什麼?」嬤嬤道:「前日說過的,他一心想慕娘子,諸物不愛,只求圓成好事,娘子當面許下了他。方纔叮囑了又叮囑,在家盼望,真似渴龍思水哩!娘子如何把話說遠了?」妙觀變起臉來道:「休得如此胡說!奴是清清白白之人,從來沒半點邪處,所以受得朝廷冊封,王親貴戚供養,偌多門生弟子尊奉。時尚書屋
那裡來的野種,敢說此等污言!教他快些息了妄想,收此利物及謝禮過去,便宜他多了。」說罷,就指點丫鬟將日間收來的二百貫文利物一盤托出,又是小匣一個放著五十貫的謝禮,交付與老嬤道:「有煩嬤嬤將去,交付明白。」分外又是三兩一小封,送與老嬤做辛苦錢。說道:「有勞嬤嬤兩下周全,些小微物,勿嫌輕鮮則個。」

那老嬤是個經紀人家眼孔小的人,見了偌多東西,心裡先自軟了;又加自己有些油水,想道:「許多利物,又添上謝禮,真個不為少了。那個小伙兒也該心滿意足,難道只痴心要那話不成?且等我回他去看。」便對妙觀道:「多蒙娘子賞賜,老身只得且把東西與他再處。只怕他要說娘子失了信,老身如何回他?」妙觀道:「奴家何曾失甚麼信?原只說自當重報,而今也好道不輕了。」
隨喚兩個丫鬟捧着這些錢物,跟了老嬤送在對門去。吩咐:「放下便來,不要停留!」兩個丫鬟領命,同老嬤三人共拿了禮物,徑往對門來。果然丫鬟放下了物件,轉身便走。時尚書屋
小道人正在盼望之際,只見老嬤在前,丫鬟在後,一齊進門,料到必有好事到手。不想放下手中東西,登時去了,正不知是甚麼意思,忙問老嬤道:「怎的說了?」老嬤指着桌上物件道:「謝禮已多在此了,收明便是,何必再問?」小道人道:「那個希罕謝禮?原說的話要緊!」老嬤道:「要緊!要緊!你要緊,他不要緊?叫老娘怎處?」小道人道:「說過的話怎好賴得?」老嬤道:「他說道原只說自當重報,並不曾應承甚的來。叫我也不好替你討得嘴。」小道人道:「如此混賴,是白白哄我讓他了。」
老嬤道:「見放著許多東西,白也不算白了。只是那話,且消停消停,抹乾了嘴邊這些頑涎,再做計較。」小道人道:「嬤嬤休如此說!前日是與小子覿面講的話,今日他要賴將起來。嬤嬤再去說一說,只等小子今夜見他一見,看他當面前怎生悔得!」老嬤道:「方纔為你磨了好一會牙,他只推着謝禮,並無些子口風。時尚書屋
而今去說也沒幹,他怎肯再見你?」小道人道:「前日如何去一說,就肯相見?」老嬤道:「須知前日是求你的時節,作不得難。今事體已過,自然不同了。」小道人嘆口氣道:「可見人情如此!我枉為男子,反被這小妮子所賺。畢竟在此守他個破綻出來,出這口氣!」老嬤道:「且收拾起了利物,慢慢再看機會商量。」
當下小道人把錢物併疊過了,悶悶過了一夜。有詩為證:親口應承總是風,兩家黑白未和同。當時未見一着錯,今日滿盤還是空。時尚書屋
一連幾日,沒些動靜。一日,小道人在店中閒坐,只見街上一個番漢牽着一匹高頭駿馬,一個虞候騎着,到了門前。虞候跳下馬來,對小道人聲喏道:「罕察王府中請師父下棋,備馬到門,快請騎坐了就去。」小道人應允,上了馬,虞候步行隨着。時尚書屋
瞬息之間,已到王府門首。小道人下了馬,隨着虞候進去,只見諸王貴人正在堂上飲宴。見了小道人,盡皆起身道:「我輩酒酣,正思手談幾局,特來奉請。今得到來,恰好!」即命當直的掇過棋桌來。時尚書屋
諸王之中先有兩個下了兩局,賭了幾大觥酒,就推過高手與小道人對局,以後輪換請教。也有饒六七子的,也有饒四五子的,最少的也饒三子兩子,並無一個對下的。諸王你爭我嚷,各出意見,要逞手段,怎當得小道人隨手應去,儘是神機莫測。諸王盡皆歎服,把酒稱慶,因問道:「小師父棋品與吾國棋師妙觀果是那個為高?」小道人想著妙觀失信之事,心裡有些懷恨,不肯替他隱瞞,便道:「此女棋本下劣,枉得其名,不足為道。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