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二刻拍案驚奇 第 2 頁


」夢後果生一兒,因感夢中之語,就取名為王曾。後來連中三原,官封沂國公。宋朝一代中三原的,止得三人,是宋庠、馮京與這王曾,可不是最希罕的科名了!誰知內中這一個,不過是惜字紙積來的福,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17)

」夢後果生一兒,因感夢中之語,就取名為王曾。後來連中三原,官封沂國公。宋朝一代中三原的,止得三人,是宋庠、馮京與這王曾,可不是最希罕的科名了!誰知內中這一個,不過是惜字紙積來的福,豈非人人做得的事?如今世上人見了享受科名的,那個不稱羡道是難得?及至愛惜字紙這樣容易事,卻錯過了不做,不知為何,且聽小子說幾句:蒼頡制字,爰有妙理。三教聖人,無不用此。時尚書屋

眼觀穢棄,顙當有。三原科名,惜字而已。一唾手事,何不拾取?時尚書屋
小子因為奉勸世人惜字紙,偶然記起一件事來。一個只因惜字紙拾得一張故紙,合成一大段佛門中因緣,有好些的靈異在裡頭。有詩為證:翰墨因緣法寶流,山門珍秘永傳留。從來神物多呵護,堪笑愚人欲強謀。時尚書屋
卻說唐朝侍郎白樂天,號香山居士,他是個佛門中再來人,專一精心內典,勤修上乘。雖然頂冠束帶,是個宰官身,卻自唸佛看經,做成居士相。當時因母病,發願手寫《金剛般若經》百卷,以祈冥佑,散施在各處寺宇中。後來五代、宋、原兵戈擾亂,數百年間,古今名蹟海內亡失已盡,何況白香山一家遺墨,不知多怎地消滅了。時尚書屋
唯有吳中太湖內洞庭山一個寺中,流傳得一卷,直至國朝嘉靖年間依然完好,首尾不缺。凡吳中賢士大夫、騷人墨客曾經賞鑒過者,皆有題跋在上,不消說得;就是四方名公遊客,也多曾有讚歎頂禮、請求拜觀、留題姓名日月的,不計其數。算是千年來希奇古蹟,極為難得的物事。山僧相傳至寶收藏,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且說嘉靖四十三年,吳中大水,田禾淹盡,寸草不生。米價踴貴,各處禁糶閉糴,官府嚴示平價,越發米不入境了。原來大凡年荒米貴,官府只合靜聽民情,不去生事。少不得有一夥有本錢趨利的商人,貪那貴價,從外方賤處販將米來;有一夥有家當囤米的財主,貪那貴價,從家裡廒中發出米去。時尚書屋
米既漸漸輻輳,價自漸漸平減,這個道理也是極容易明白的。最是那不識時務執拗的腐儒做了官府,專一遇荒就行禁糶、閉糴、平價等事。他認道是不使外方糴了本地米去,不知一行禁止,就有棍徒詐害,遇見本地交易,便自聲揚犯禁,拿到公庭,立受枷責。那有身家的怕惹事端,家中有米,只索閉倉高坐,又且官有定價,不許貴賣,無大利息,何苦出糶?那些販米的客人,見官價不高,也無想頭。時尚書屋

就是小民私下願增價暗糴,懼怕敗露受責受罰。有本錢的人,不肯擔這樣幹系,幹這樣沒要緊的事。所以越弄得市上無米,米價轉高,愚民不知,上官不諳,只埋怨道:「如此禁閉,米只不多;如此抑價,米只不賤。」沒得解說,只囫圇說一句救荒無奇策罷了。時尚書屋
誰知多是要行荒政,反致越荒的。時尚書屋
閒話且不說。只因是年米貴,那寺中僧侶頗多,坐食煩難。平日檀越也為年荒米少,不來佈施。又兼民窮財盡,餓殍盈途,盜賊充斥,募化無路。時尚書屋
那洞庭山位在太湖中間,非舟楫不能往來。寺僧平時吃着十方,此際料沒得有凌波出險、載米上門的了。真個是:香積廚中無宿食,淨時鉢裡少餘糧。寺僧無計奈何。時尚書屋
內中有一僧,法名辨悟,開言對大眾道:「寺中僧徒不少,非得四五十石米不能度此荒年。如今料無此大施主,難道抄了手坐看餓死不成?我想白侍郎《金剛經》真跡,是累朝相傳至寶,何不將此件到城中尋個識古董人家,當他些米糧且度一歲?到來年有收,再圖取贖,未為遲也。」住持道:「相傳此經值價不少,徒然守着他,救不得饑餓,真是戤米囤餓殺了。把他去當米,誠是算計。時尚書屋
但如此年時,那裡撞得個人肯出這樣閒錢,當這樣冷貨?只怕空費着說話罷了。」辨悟道:「此時要遇個識寶太師,委是不能夠。想起來只有山塘上王相國府當內嚴都管,他是本山人,乃是本房檀越,就中與我獨厚。這卷白侍郎的經,他雖未必識得,卻也多曾聽得。時尚書屋
憑着我一半麵皮,挨當他幾十挑米,敢是有的。」眾僧齊聲道:「既然如此,事不宜遲,只索就過湖去走走。」
住持走去房中,廂內捧出經來,外邊是宋錦包袱包着,揭開裡頭看時,卻是冊頁一般裝的,多年不經裱褙,糨氣已無,周圍鑲紙多泛浮了。住持道:「此是傳名的古物,如此零落了,知他有甚好處?今將去與人家藏放得好些,不要失脫了些便好。」眾人道:「且未知當得來當不來,不必先自耽憂。」辨悟道:「依着我說,當便或者當得來。時尚書屋
只是救一時之急,贖取時這項錢糧還不知出在那裡。」眾人道:「且到贖時再做計較。眼下只是米要緊,不必多疑了。」當下僱了船隻,辨悟叫個道人隨了,帶了經包,一面過湖到山塘上來。時尚書屋
行至相府門前,遠遠望去,只見嚴都管正在當中坐地。辨悟上前稽首,相見已畢,嚴都管便問道:「師父何事下顧?」辨悟道:「有一件事特來與都管商量,務要都管玉成則個。」都管道:「且說看何事。可以從命,無不應承。」
辨悟道:「敝寺人眾缺欠齋糧,目今年荒米貴,無計可施。寺中祖傳《金剛經》,是唐朝白侍郎真筆,相傳價值千金,想都管平日也曉得這話的。意欲將此卷當在府上鋪中,得應付米百來石,度過荒年,救取合寺人眾生命,實是無量功德。」嚴都管道:「是甚希罕東西,金銀寶貝做的,值此價錢?我雖曾聽見老爺與賓客們常說,真是千聞不如一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