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二刻拍案驚奇 第 5 頁


說話的,你差了。隔府關提,盡好使用支吾,如何去得這樣容易?看官有所不知,這是盜情事,不比別樣閒訟,須得出身辨白,不然怎得許多使用?所以只得來了。未見官時,辨悟先去府中細細打聽劫盜與
作者:待考 / 頁數:(5 / 217)

說話的,你差了。隔府關提,盡好使用支吾,如何去得這樣容易?看官有所不知,這是盜情事,不比別樣閒訟,須得出身辨白,不然怎得許多使用?所以只得來了。未見官時,辨悟先去府中細細打聽劫盜與行腳僧名字、來蹤去跡,與本寺沒一毫影響,也沒個仇人在內,正不知禍根是那裡起的,真摸頭路不着。說話間,太守升堂。時尚書屋

來差投批,帶住持到。太守不開言問甚事由,即寫監票發下監中去。住持不曾分說得一句話,竟自黑碌碌地吃監了。太守監罷了住持,喚原差到案前來,低問道:「這和尚可有人同來麼?」原差道:「有一個徒弟、一個道人。」
太守道:「那徒弟可是了事的?」原差道:「也曉得事體的。」太守道:「你悄地對那徒弟說:可速回寺中去取那本《金剛經》來,救你師父,便得無事;若稍遲幾日,就討絶單了。」原差道:「小的去說。」
太守退了堂。原差跌跌腳道:「我只道真是盜情,原來又是甚麼《金剛經》!」蓋只為先前藉此為題詐過了好幾家,衙門人多是曉得的了,走去一十一五對辨悟說了。辨悟道:「這是我上世之物。怪道日前有好幾起常州人來寺中求買,說是府裡要,我們不賣與他。時尚書屋
直到今日,卻生下這個計較,陷我師父,強來索取。如今怎麼處?」原差道:「方纔明明吩咐稍遲幾日就討絶單。我老爺只為要此經,我這裡好幾家受了累。何況是你本寺有的,不送得他,他怎肯住手,卻不枉送了性命?快去與你住持師父商量去!」辨悟就央原差領了到監裡,把這些話一一說了。時尚書屋
住持道:「既是如此,快去取來送他,救我出去罷了。終不成為了大家門面的東西,斷送了我一個人性命罷?」辨悟道:「不必二三,取了來就是。」對原差道:「有煩上下代稟一聲,略求寬容幾日,以便往回。師父在監,再求看覷。」
原差道:「既去取了,這個不難,多在我身上,放心前去。」

辨悟留下盤纏與道人送飯,自己單身,不辭辛苦,星夜趕到寺中,取了經卷,復到常州。不上五日,來會原差道:「經已取來了,如何送進去?」原差道:「此是經卷,又不是甚麼財物。待我在轉桶邊擊梆,稟一聲,遞進去不妨。」果然原差遞了進去。時尚書屋
太守在私衙,見說取得《金剛經》到,道是寶物到了,合衙人眷多來爭看。打開包時,太守是個粗人,本不在行,只道千金之物,必是怎地莊嚴;看見零零落落,紙色晦黑,先不像意。揭開細看字跡,見無個起首,沒頭沒腦。看了一會,認有細字型大小數,仔細再看,卻原來是第2葉起的。時尚書屋
太守大笑道:「凡事不可虛慕名,雖是古蹟,也須得完全才好。今是不全之書,頭一板就無了,成得甚用?說甚麼千金百金,多被這些酸子傳聞誤了,空費了許多心機,難為這個和尚坐了這幾日監,豈不冤枉!」內眷們見這經卷既沒甚麼好看,又聽得說和尚坐監,一齊攛掇,叫還了經卷,放了和尚。太守也想道沒甚緊要,仍舊發與原差,給還本主。衙中傳出去說:「少了頭一張,用不着,故此發了出來。」
辨悟只認還要補頭張,懷着鬼胎道:「這卻是死了!」正在心慌,只見連監的住持多放了出來。原差來討賞,道:「已此沒事了。」住持不知緣故。原差道:「老爺起心要你這經,故生這風波。時尚書屋
今見經不完全,沒有甚麼頭一張,不中他意,有些懊悔了。他原無怪你之心,經也還了,事也罷了。恭喜!恭喜!」
住持謝了原差,回到下處,與辨悟道:「那裡說起,遭此一場橫禍!今幸得無事,還算好了。只是適纔聽見說經上沒了頭張,不完全,故此肯還。我想此經怎的不完全?」辨悟才把前日太湖中眾人索看,風捲去頭張之事,說了一遍,住持道:「此天意也!若是風不吹去首張,此經今日必然被留,非復我山門所有了。如今雖是缺了一張,後邊名蹟還在,仍舊歸吾寺寶藏,此皆佛天之力。」
喜喜歡歡,算還了房錢飯錢,師徒與道人三眾僱了一個船,同回蘇州來。時尚書屋
過了滸墅關數里,將到楓橋,天已昏黑,忽然風雨大作,不辨路徑。遠遠望去,一道火光燭天,叫船家對著亮處只管搖去。其時風雨也息了,看看至近,卻是草舍內一盞燈火明亮,聽得有木魚聲。船到岸邊,叫船家纜好了。時尚書屋
辨悟踱上去,叩門討火。門還未關,推將進去,卻是一個老者靠着桌子誦經。見是個僧家,忙起身敘了禮。辨悟求點燈,老者打個紙捻兒,蘸蘸油點着了,遞與辨悟。時尚書屋
辨悟接了紙捻,照得滿屋明亮。偶然抬頭帶眼見壁間一幅字紙粘着,無心一看,吃了一驚,大叫道:「怪哉!怪哉!」老者問道:「師父見此紙,為何大驚小怪?」辨悟道:「此話甚長!小舟中還有師父在內,待小僧拿火去照了,然後再來奉告,還有話講。」老者道:「老漢是奉佛弟子,何不連尊師接了起來?」老者就叫小廝祖壽出來,同了辨悟到舟中,來接那一位師父。時尚書屋
辨悟未到船上,先叫住持道:「師父快起來!不但投着主人,且有奇事了!」住持道:「有何奇事?」辨悟道:「師父且到裡面見了主人,請看一件物事。」住持同了辨悟走進門來,與主人相見了。辨悟拿了燈,拽了住持的手,走到壁間,指着那一幅字紙道:「師父可認認看。」住持抬眼一看,只見首一行是「金剛般若波羅密經」,第2行是「法會因由分第1」,正是白香山所書,乃經中之首葉在湖中飄失的。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