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二刻拍案驚奇 第 6 頁


拍手道:「好象是吾家經上的,何緣得在此處?」老者道:「賢師徒驚怪此紙,必有緣故。」辨悟道:「老丈肯把得此紙的根由一說,愚師徒也剖心相告。」老者擺着椅子道:「請坐了獻茶,容老漢慢講。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17)

拍手道:「好象是吾家經上的,何緣得在此處?」老者道:「賢師徒驚怪此紙,必有緣故。」辨悟道:「老丈肯把得此紙的根由一說,愚師徒也剖心相告。」老者擺着椅子道:「請坐了獻茶,容老漢慢講。」

師徒領命,分次坐了。奉茶已畢,老者道:「老漢姓姚,是此間漁人。幼年不曾讀書,從不識字,只靠着魚蝦為生。後來中年,家事盡可度日了,聽得長老們說因果,自悔作業太多,有心修行。時尚書屋
只為不識一字,難以唸經,因此自恨。凡見字紙,必加愛惜,不敢作踐,如此多年。前年某月某日晚間,忽然風飄甚麼物件下來,到于門前。老漢望去,只看見一道火光落地,拾將起來,卻是一張字紙。時尚書屋
老漢驚異,料道多年寶惜字紙,今日見此光怪,必有奇處,不敢褻瀆,將來粘在壁間,時常頂禮。後來有個道人到此見了,對老漢道:'此《金剛經》首葉,若是要念全經,我當教汝。'遂手出一卷,教老漢唸誦一遍。老漢隨口唸過,心中豁然,就把經中字一一認得。時尚書屋
以後日漸增加,今頗能遍歷諸經了。記得道人臨別時,指着此紙道:'善守此幅,必有後果。'老漢一發不敢怠慢,每唸誦時,必先頂禮。今兩位一見,共相驚異,必是曉得此紙的來歷了。」
住持與辨悟同聲道:「適間迷路,忽見火光衝天,隨亮到此,卻只是燈火微明,正在怪異。方纔見老丈見教,得此紙時,也見火光,乃知是此紙顯靈,數當會合。老丈若肯見還,功德更大了。」老者道:「非師等之物,何雲見還?」辨悟道:「好教老丈得知:此紙非凡筆,乃唐朝侍郎白香山手跡也,全經一卷,在吾寺中,海內知名。時尚書屋
吾師為此近日被一個狠官人拿去,強逼要獻,幾喪性命,沒奈何只得獻出。還虧得前年某月某日湖中遇風,飄去首葉,那官人嫌他不全,方得重還。今日正奉歸寺中供養,豈知卻遇著所失首葉在老丈處,重得瞻禮。前日若非此紙失去,此經已落他人之手;今日若非此紙重逢,此經遂成不全之文。時尚書屋
一失一得,不先不後,兩番火光,豈非韋馱尊天有靈,顯此護法手段出來麼?」
老者似信不信的答應。辨悟走到船內,急取經包上來,解與老者看,乃是第2葉起,將來對著壁間字法紙色,果然一樣無差。老者嘆異,唸佛不已,將手去壁間揭下來,合在上面,長短闊狹無不相同。一卷經完完全全了,三人盡皆歡喜。時尚書屋

老者吩咐治齋相款,就留師徒兩人同榻過夜。住持私對辨悟道:「起初我們恨柳太守,如今想起來,也是天意。你失去首葉,寺中無一人知道,珍藏到今,若非此一番跋涉,也無從遇著原紙來完全了。」辨悟道:「上天曉得柳太守起了不良之心,怕奪了全捲去,故先吹掉了一紙。時尚書屋
今全卷重歸,仍舊還了此一紙,實是天公之巧,此卷之靈!想此老亦是會中人,所云道人,安知不是白侍郎托化來的!」住持道:「有理,有理!」是夜,姚老者夢見韋馱尊天來對他道:「汝幼年作業深重,虧得中年迴首,愛惜字紙。已命香山居士啟汝天聰,又加守護經文,完全成卷,陰功更大,罪業盡消。來生在文字中受報,福祿非凡。今生且賜延壽一紀,正果而終。」
老者醒來,明明記得。次日,對師徒二人道:「老漢愛護此紙經年,今見全經,無量歡喜。雖將此紙奉還,老漢不能忘情。願隨師父同行,出錢請個裱匠,到寺中重新裝好,使老漢展誦幾遍,方為稱懷。」
師徒二人道:「難得檀越如此信心,實是美事,便請下船同往敝寺隨喜一番。」
老者吩咐了家裡,帶了盤纏,喚小廝祖壽跟着,又在城裡接了一個高手的裱匠,買了作料,一同到寺裡來。盤桓了幾日,等裱匠完工,果然裱得煥然一新。便出襯錢請了數眾,展念《金剛經》一晝夜,與師徒珍重而別。後來,每年逢誕日或佛生日,便到寺中瞻禮白香山手跡一遍,即行持念一日,歲以為常。時尚書屋
年過八十,到寺中沐浴坐化而終。寺中寶藏此卷,聞說至今猶存。有詩為證:一紙飛空大有緣,反因失去得周全。拾來寶惜生多福,故紙何當浪棄捐!小子不敢明說寺名,只怕有第2個像柳太守的尋蹤問跡,又生出事頭來。時尚書屋
再有一詩笑那太守道:傖父何知風雅緣?貪看古蹟只因錢。若教一卷都將去,寧不冤他白樂天!
卷二小道人一着饒天下女棋童兩局注終身
詞云[
百年伉儷是前緣,天意巧周全。試看人世,禽魚草木,各有蟬聯。時尚書屋
從來材藝稱奇絶,必自種姻野文君琴思,仲姬畫手,匹美雙傳。時尚書屋
詞寄《眼兒媚》。時尚書屋
自古道:物各有偶。才子佳人,天生匹配,最是人世上的佳話。看官且聽小子說:山東兗州府巨野縣有個穠芳亭,乃是地方居民秋收之時,祭賽田祖先農、公舉社會聚飲的去處。向來亭上有一扁額,大書三字在上,相傳是唐顏魯公之筆,失去已久,眾人無敢再寫。時尚書屋
一日正值社會之期,鄉裡父老相商道:「此亭徒有其名,不存其扁。只因向是木扁,所以損壞。今若立一通石碑在亭中,別請當今名筆寫此三字在內,可垂永久。」此時只有一個秀才,姓王名維翰,是晉時王羲之一派子孫,慣寫顏字,書名大盛。時尚書屋
父老具禮相求,道其本意。維翰欣然相從,約定社會之日,就來赴會,即當舉筆。父老礱石端正。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